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网文写手古代生存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73 铺位

网文写手古代生存录 令狐BEYOND 3307 2019.07.25 20:00

  “往左边擦一下,左边。我说的是左边啊,你怎么往右边擦啊。”

  “这不是左边吗?”

  “左你个头啊,那是右边,你连左右都不分吗?你真是比猪还笨。”

  “你胡说,我可比猪聪明多了。猪只会吃喝拉睡,我会做的事多多了。”

  “对,你是比猪聪明一些。”张小娥被他气笑了。

  大牛觉得这话怎么越听越不对呢,想了半天才明白过来,顿时气呼呼地说:“张小娥你又取笑我。”

  “这话不是你说的吗?是你自己说比猪聪明的。”

  “老是笑我,我不理你了。”

  “唷,还长脾气了。你赶紧把上面的梁柱擦干净,我们还有大把事要做呢。”

  “哼,就是你不说,我也会擦干净的。”大牛把气撤在柱子上,擦得很是用力。

  池非走到院子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两人一边干活一边斗嘴的情景,忍不住笑了起来。

  果然家里多了个人以后,明显热闹了许多。

  经过一个多月的观察,池非看出这李大牛的确是个老实憨厚的人。

  虽然吃得多,但干活很勤快,人也很听话。自从他来了以后,张小娥明显轻松了许多。

  为了赏罚分明,池非像张小娥一样,开始给大牛发月钱,每月三两银子。并跟他说清楚,如果做错事的话就从月钱里扣。

  大牛想不到每月还有钱拿,高兴得嘴都快笑裂了,二话不说就跪下给池非“嗵”一声磕了个响头。那头撞地板的声音光让人听到都觉得痛。

  也怪不得大牛这么激动,在他以前的村里,许多人家每月辛辛苦苦干活还赚不到一二两银子。

  如今当家一给就是三两,这可把他高兴坏了。他就想着把这钱好好存起来,将来好讨个老婆。

  至于更早进来的张小娥,池非私下给她多加了一两,提到了每月四两银子。张小娥一开始怎么也不肯收,还是池非硬要她收下的。

  池非算了一下自己的身家,已经有一万二千多两。这其中包括了月初的时候,金掌柜送来的四千多两分成。

  如果换作普通平民百姓,按每月二十两的花费来算,这一万二千多两差不多够用一辈子了。

  池非不想坐吃山空,想用这笔钱搞点小投资什么的。

  想了半天,他想到了一个最稳妥的投资方法。那就是用这笔钱买一两个铺位,到时出租也行,自己搞些小生意也罢,可攻可守一举两得。

  于是他又找了上次陈帐房给他介绍的那位马中人,让他帮忙留意看看有没有好一点的铺位出售。

  马中人想不到他这么快又要买铺位,更觉得这少年实在有本事,小小年纪就这么出息。

  于是他立刻去找要出售的铺位,没过多久,就找到了几个合适的地方,于是来通知池非去看看。

  池非跟着他来到那几处地方,到了以后他不仅观察铺内的环境,还观察附近周边的人流量以及所处位置。

  他虽然不是搞房地产的,但作为一个有常识的现代人,很清楚用来做生意的铺位跟用于住人的房子是不一样的,所处位置和周边人流量才是最关键的。

  所谓金角银边草肚皮,一个位置不好的铺位,就算面积再大也租不起价钱。

  毕竟租铺位的人是用来做生意的,不是用来住人或作仓库的,如果周边都没什么人经过的话,这生意还怎么做得起来。

  马中人一看池非这架势,就知道他是懂行的人,所以只给他介绍一些位置较好的铺位,位置不好的连看都不看了。

  最后经过几番比对,池非选中了两个位于正街街角附近,周边人流量也很大的铺位。

  这两个店面跟很多铺子一样,在后面连着一个院子。院子里有几间房,既可以住人,也可以当仓库。基本上很多铺子都是这样的结构。

  想要出售铺位的业主也不是傻子,知道自己的地方好,所以这两处位置在这么多铺位当中几乎是最贵的。

  池非算了一下,如果按周边其他铺位的租金,这两处铺位要全部收回投资的话,大概需要十五到二十年时间。

  看起来回收时间很长,但池非知道古代跟现代一样,房屋和商铺的售价跟租金并不是固定的,几乎每隔几年就会有所增长。

  只不过古代房价相对稳定一些,不像现代那样几乎每隔几年就会被人炒翻天。

  主要原因还是因为古代并没有炒房的概念,而且一般人家除非迫不得已,否则是绝对不会轻易卖房的。

  很多平民百姓几代人都住在同一幢房子里代代相传,真到卖房子的境地几乎相当于山穷水尽的地步了。

  虽然古代房价相对稳定,但不管怎样,房价和铺租仍然还是会逐渐上涨的,只不过涨多涨少而已。

  如果再算上租金上涨的幅度,池非估计十二到十四年就可以收回全部本金。这样算下来的话,这笔投资还是值得做的。

  两家铺位的业主在马中人的游说劝说下,终于肯适当降价。

  最后,池非分别以四千三百两和五千两的价钱买下了这两处铺位,并且当天就办理了过户手续。

  这两处铺位一买,池非的身家就从一万二千多两,变成了两千七百多两。

  不过拿着刚到手的两份铺契,池非还是觉得很值的。

  他不像这时代的大部分人那样,只想着把钱全都存起来。他很清楚钱放着是不会生钱的,只会越用越少,用来投资才是王道。

  拿到铺位后,池非先请工匠把两个铺子全都粉刷一遍,然后将其中最贵的那个铺子拿来出租,另一个便宜一些的铺子他另有他用。

  由于最贵那个铺子位置实在很好,很快就有人上门求租。对方是一家老字号的布庄,在京城有两家分店,现在打算开第三家。

  原本这布庄东家也想把这铺子买下来的,但可惜晚了一步,让池非给先买了下来。

  池非以前在益和布庄做帐房的时候,对于京城其他布庄也是有所了解的,知道这家长隆布庄的确是京城的老字号,信誉也不错。

  于是他很爽快地跟这长隆布庄的当家签订了租赁协议,每月租金二十五两,为期三年,押二付一。

  每月二十五两的租金收入,基本就足够应付他们三个人的每月伙食跟日常支出,其中还包括了张小娥和大牛两人的月钱以及池非每月笔墨纸张的花费,甚至还有几两盈余。

  这样一来,就算是彻底解决了坐吃山空的问题,实现了良性循环。

  ………………………………

  看着姐姐宁雅珊一针一针地绣着花帕子,宁雅芷若有所思地问:“姐姐,你说如果人受了伤,而且伤口很大的话,能不能像缝衣服一样把伤口缝起来呢?”

  宁雅珊被妹妹这无比惊悚的问题害得差点扎到手,立刻瞪着她说:“你在说什么傻话,人又不是衣服,哪能缝起来。你这脑袋瓜子整天都在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啧,我只是问问而已,你怎么又训人家。不跟你说了,我回去看我的小虎去。”

  “说起你那只刚买回来的小猫,我就一肚子气。

  你养猫就算了,可是哪有女孩子家会把自己养的猫起名叫虎妖的。亏你想得出这样奇葩的名字,让娘亲知道肯定得骂你。”

  “放心啦,我平时都是叫它小虎的,你不说的话娘亲哪里会知道。”

  “你啊,整天不是顾着玩就是骑马逗猫,你就不能好好学学其他大家小姐该学的东西吗?

  琴棋书画就不说了,想指望你开窍,简直比登天还难。

  至少你把女红学一下吧,哪有女孩子连女红也不会的,说出来都丢人。”

  “我才不要学这玩意,扎得我的手到处都是洞。我最讨厌女红了,比我站一天桩还辛苦。爹就从未逼过我做不愿意做的事,我才不干呢。

  姐姐你是大家闺秀,我当只小猴子就够了,反正娘亲不是经常说我是猴子托生的吗?

  你继续绣你的帕子,我要回去摘我的桃子去。”宁雅芷一边走一边还故意模仿猴子做出抓腮挠耳的动作。

  这副搞怪的样子让宁雅珊的几个贴身丫环差点忍不住笑出来,但又不敢笑出声,只能低着头死死地忍住那股强烈的笑意。

  宁雅珊也被妹妹给气笑了,恨不得把这没心没肺的丫头抓回来狠狠打她屁股。

  有时她不得不抱怨父亲和两位兄长,实在把妹妹宠得太过无法无天了,简直跟野小子没两样。

  其实不仅是宁雅芷,凡是看过《仙侠》第五卷的人,都对鬼医的治疗手段印象深刻。

  那其中的细节部分实在写得太真实,好像世间真有如此神奇的治疗方法。

  当然,绝大部分人都不会把小说里面的情节当真,毕竟这种治疗手段实在太过骇人听闻。

  但仍然有极少数的人并没有单纯当它当成小说的桥段,而是开始认真思考起来。

  几天后,金掌柜忽然来找池非,说有一个人想见他。

  对方并非普通人,而是一个大夫。

  池非不明白,为什么一个大夫要特意来见他。

  金掌柜有些为难地说:“那个人一连几天都来店里找我,想请求亲自见你一面,说有些重要的问题想请教你。

  我已经推了好几次,但对方十分坚决,怎么也不肯放弃,坚持要见你。

  我看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只好来问一下你的意见。如果你实在不愿见他,我就想办法推掉吧。”

  池非想了一会,终于同意道:“那好吧,我就跟他见一面。只不过您要让对方先答应一件事,那就是不能把我的身份告诉任何人。”

  “行,我这就跟他说清楚。到时我再找个地方让你们单独见面。”

  “那就麻烦掌柜了。”

  “是我麻烦你才对,原本这种事我应该自己处理才对的。那就这样说定了,到时我再过来通知你。”

  “好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