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网文写手古代生存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57 上门

网文写手古代生存录 令狐BEYOND 3303 2019.07.14 09:00

  “请问您找谁?”虽然语气礼貌,但张小娥却充满戒备地看着门外的陌生人。

  简书棋看到开门的是个女孩子,不禁有些懵了,“请问这里有个叫苏真的人吗?”

  “你是当家的朋友?”

  “当家?你当家是谁?”

  “我当家就是苏真啊。”

  “什么,苏真是你当家?他不是暂时寄住在这里的吗,怎么变成你当家了?”

  张小娥被他这一连串问题给绕晕了,根本不明白他在说什么,干脆开门见山地问:“我就问你一句,你是不是认识我当家苏真?”

  简书棋呆呆地点头,“对,我是认识苏真,我是他朋友,我叫简书棋。”

  “行,您先等一下,我去跟当家说一声,如果他答应了我再让你进来。”有些一根筋的张小娥直接把简书棋关在门外,然后自己跑去找池非。

  听到张小娥的禀报后,池非知道这下糟了,穿锅了。

  他当初只想着瞒过简书棋,却忘记跟张小娥对口供了。他更没想到简书棋连通知也不通知一声,就突然上门拜访。

  想了片刻,他苦笑着站起来说:“那个人的确是我朋友。你去准备茶水,那个人由我来招待就行了。”

  “是,当家。”张小娥看他脸色不太好,有些忐忑地退了出去。

  就在简书棋站在四合院门口等得有些着急时,正门再次打开了,这回出来的人正是他熟悉的苏真。

  “原来你真住在这里,我还以找错地方了呢。”看到是他,简书棋顿时松了口气。

  池非有些无奈地说:“简大哥,你来之前怎么不先通知一声?”

  简书棋解释道:“我今天出去会友,正好路过这边,于是就顺便过来看看你。对了,刚刚那女孩子是怎么回事,她为什么会叫你当家?”

  池非叹了口气说:“简大哥,你先进来再说。这件事我会详细告诉你的。”

  简书棋带着满心疑惑跟他来到了客厅。

  在客厅那边,张小娥也已经准备好了茶水。按照当家的吩咐,她放下茶水后就离开了。

  双方坐下来后,还没等简书棋开口,池非就主动向他抱拳请罪道:“简大哥,我先向你道歉,我没有对你说实话,真的对不起。”

  看到他如此郑重的样子,简书棋不禁愣住了,“阿真,我不是很明白你在说什么,为什么要突然向我道歉?”

  池非正容道:“简大哥,其实这幢房子并非我上次所说的那样,是我老师的朋友暂时借给我住的。实际上,这幢房子是我的新买的。至于你刚刚看到的那个女孩子,也是我上个月买回来的佣人。”

  “这房子是你买的?”简书棋这下是真的惊动了。

  他也在市井当中生活过一段时间,就算不知道这房子究竟多少钱,但也知道肯定不便宜,绝非一个做帐房的少年能够买得起。

  “我知道你一定想问,我怎么会有钱买这样的房子。你先等一下,我拿点东西给你看看。”说完,池非走出客厅往自己的书房走去。

  很快,他就回来了,然后把一沓厚厚的稿纸递给简书棋,“简大哥,你先看看这些再说。”

  简书棋满脸迷惑地接过那些稿纸,然后慢慢看了起来。

  只看了两页,他就认出这些手稿写的正是他最喜欢的《仙侠》第一卷的内容。

  他还没想明白苏真为什么要把这一卷的内容抄下来,但很快,当他翻到夹在手稿中的一张很大的画时,突然整个人呆住了。

  那幅图描绘的是这样一个景象:一个漆黑的夜晚,海面上狂风大作。一条孤伶伶的小船漂浮在海面上,船上似乎还有一个小小的人影。而就在小船下方的海水里,一头无比狰狞可怕的怪物正不断游来游去试图接近。虽然那头怪物的样子无法完全看清,但光凭那露出来的无数尖牙以及那带着尖钩的触手,就足以让人为之心寒。

  看到这幅画,简书棋脑中突然产生了一个连他也不敢相信的大胆想法。

  他有些僵硬地转头看着池非,然后以一种仿佛见鬼似的惊悚表情说:“阿真,你不要告诉我,你就是《仙侠》的作者池非。这不会是真的吧?”

  池非苦笑道:“恭喜你,猜对了。”

  在这一瞬间,简书棋的嘴张得完全塞得进一个鸡蛋。

  如果做成表情包的话,绝对能火。

  ……………………………………

  “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天啊,我不会是在作梦吧。阿真你就是池非,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MD你是复读机吗?

  看着都已经快过去五分钟了,却还没冷静下来,仍然在那里鬼叫个不停的简书棋,池非有种想给他一拳让他闭嘴的冲动。

  又过了几分钟后,处于极度亢奋状态中的简书棋终于开始冷静下来,恢复了正常的思考。

  但即使是这样,他仍然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手中的素描原稿说:“阿真,你真是瞒得我好惨。我怎么也没想到,我最喜欢的《仙侠》,它的作者竟然就是我朋友,而且我们还一起做了那么久的邻居,这种事我说出来都没人信。”

  对于苏真就是《仙侠》的作者池非,简书棋已经没有任何怀疑。

  就算手稿可以作假,但原画是作不了假的。

  现在市面上《仙侠》的正版书跟盗版书最大的区别不在于两者的印刷质量,而在于有没有这画风独特的配图。

  就算有盗版商愿意花钱雕版印图,但雕版印图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没有清晰的原图是做不出来的。

  只有真正的作者本人,才有配图的原稿,这是骗不了人的。

  池非解释道:“简大哥,并非我有意瞒你。我在跟你做邻居之前,《梁祝》就已经出版了。我当时年纪太小,而且在京城又无亲无故,并不想引人注意惹来祸端。所以除了聚雅斋的金掌柜外,没有让任何人知道我就是《梁祝》的作者。

  跟你相熟以后,恰巧你又是喜欢《仙侠》这本书的人,我怎么好意思告诉你说,我就是作者本人呢。所以请你谅解。”

  简书棋点了点头说:“你的顾虑也是有道理的,还好我今天刚好路过上门找你,否则我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知道这件事。”

  “其实我也在找适合的时机准备告诉你,因为简大哥你是我为数不多的朋友,又待我以诚,我实在不想再瞒你。”

  “这话还差不多。看在你老实交待的份上,我就不跟你计较了。阿真,既然你是《仙侠》的作者,那你一定有最新的存稿吧,能不能先让我看看解解馋?”简书棋两眼发光地看着他。

  池非摇了摇头说:“存稿早在月初就已经交给金掌柜了,不然来不及印刷出版的。”

  其实池非手上还有另一份备份存稿,但行有行规,在没有出版上市之前,作者是绝不能把稿子给其他人看的。这不仅是行规,也是职业操守,池非不想违背。

  听到池非的回答,简书棋只能无奈地放弃。

  池非安慰他说:“简大哥,虽然看不了原稿,但等新书上市后,我会叫金掌柜给你留一份的,这样你就不用专程跑到外面去买了。”

  简书棋觉得这样也好,既不用特意跑到外面去买,又不用担心买不到,一举两得,于是很快又高兴起来。

  “阿真,你知道吗?我妹妹和她的闺蜜姐妹们最喜欢你的《梁祝》,如果让她们知道我跟你不仅做过邻居,现在还是朋友,她们一定不敢相信。”

  “简大哥,你也知道我的难处,还请你不要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拜托拜托。”

  “放心吧,我也不是那种嘴疏之人,不会乱说的。见鬼,你这都是怎么画的,怎么会画得这么逼真。”简书棋爱不释手地看着那三幅素描原画,越看越着迷。

  第一次在书上看到这三幅附图的时候,他就已经大为惊艳。

  他跟所有人一样,从未见过样逼真写实的独特画风,简直就像是真的一样。

  如今看到放大的原图,那感觉更加震撼。

  那线条、那阴影、那细节,每一处都精细得惊人,完全无法想象这些画是怎么画出来的。

  虽然他不会画画,但从小到大也看过不少名家画作,但从未见过这样的画。

  简书棋原本就觉得苏真所拥有的见识和阅历,完全不像他这个年纪这个出身该有的东西,如今在看到这些精细的原图后,这种感觉更加深刻。

  如果说,话本还可以凭借与生俱来的天赋和才气来写的话,那这些精细入微的画作又如何解释?

  他一个完全不会画画的人也知道,想画出这样的画,没有十几二十年的功底是绝对做不到的。

  他越发觉得,这个好友身上充满了谜团,有种深不可测的感觉。

  不过简书棋也明白,每个人都有不想让别人知道的秘密。即使是最亲近的朋友也没理由一定要对方说出各自的秘密,这样做只会连朋友也做不成。

  凡事皆有度,与人交往也是如此。这个道理简书棋还是懂的。

  所以简书棋没有细问下去,他只要知道苏真是真心把他当朋友就够了。

  所谓日久见人心,他们相处了这么久,这点他是不会看错的。

  自此以后,简书棋就成了这里的常客。

  不知是天天在外面吃饭吃腻了,还是张小娥所做的家常菜意外地合他胃口,简书棋现在几乎每天都来蹭饭。搞得现在张小娥现在去买菜的时候,都会习惯性地买够三个人的分量。

  当然,简书棋也很自觉地交伙食费,只是池非怎么也不肯收而已。

  看着几乎天天来,就差没有搬进来住的简书棋,张小娥觉得有些郁闷。

  就因为这家伙,她已经很久没跟当家一起吃饭了。

  每次这家伙来的时候,她只能一个人躲在厨房里吃饭,想跟当家聊聊天都不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