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网文写手古代生存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12 往事如烟

网文写手古代生存录 令狐BEYOND 2636 2019.06.25 00:23

  “放在这里吗?”

  “对,放在这里就可以了。辛苦你了,大春哥。”

  “客气什么,举手之劳而已。对了,你这个是什么东西啊?我从未见过这样的家俱。”

  “只是用来练力气的东西,顺便还可以挂东西。我看它挺便宜的,就买回来了。”

  “原来是这样,用这几根棍子挂东西倒是挺方便的。行了,没什么事我走了,泉子他们还在外面等我呢。”

  “好的,谢谢你了,大春哥。”

  “说了不用这么客气,走了。”

  “好,再见。”

  今天一下工,池非就拜托张大春跟他一起去家俱店把刚做好的木人桩抬回来。

  等张大春离开后,池非用十分熟练有力的动作在木人桩上打了起来。

  房间内,不断响起“啪”“啪”“啪”的清脆撞击声。

  打完一套后,池非对这个木人桩的质量颇为满意。

  不愧是专做木制家俱的老字号,用料扎实,尺寸精准。虽然细微处跟标准的木人桩还有些差别,但已经足够他使用,这一两半银子花得值。

  趁着还有时间,池非又练了起来。

  这一打就是半个时辰,直到邓全在外面叫他吃饭才停手。

  等池非吃饭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两只手臂都肿了,又胀又痛,几乎连筷子都夹不起来。

  怕引起邓全他们的注意,他只能忍着痛用筷子快速把饭扒进嘴,草草结束了晚餐。

  由于刚刚练木人桩时练得太过专注,他都忘了这具身体并没有练过武,一下子练这么久肯定受不了。

  想当年他刚开始练咏春的时候,每天练完回去都要擦跌打药酒散淤,否则第二天手臂肯定会肿起来。

  只有等手臂的肌肉逐渐适应了击打,才算是入门。

  想练咏春偷懒是不行的,每天打木人桩是最基础的练习。一来是锻练身体反应,二是避免太久没练肌肉会松驰下来。

  因为咏春本身就是需要埋身肉搏的拳术,双臂和小腿是最容易和对手发生碰撞的部位,如果不够坚实有力的话,是很容易受伤甚至骨折的。

  你套路学得再好,招式再多,可是软手软脚的话又怎么打赢别人?

  不仅是咏春,其他武术也是如此,身体素质才是基础。拳怕少壮就是这个道理。

  自从有了木人桩后,池非要做的事又多了一件。

  每天早上五点左右,他就醒了。

  洗漱干净后,他就在房间里练习木人桩。

  练到六点左右,跟邓全他们去外面买早餐。早餐一般以稀粥和馒头为主,基本两三文钱就够了。

  米店七点开始营业,他们这些当伙房的要在开店前做好各种准备。

  中午的时候,负责做饭的老寡妇会把做好的饭菜用篮子装上送到店里,然后所有伙记逐个轮流吃饭。

  下午五点米店打烊,伙房们开始下工。池非身为帐房还要留下来整理一下帐目,一般要拖到五点半才能走。

  回到六合院后,差不多六点开始吃晚饭。

  吃完饭休息一会后,池非就去邓全的房间教他做帐。

  教到八点左右,他就回自己房间写稿。

  一般写到晚上十一点收笔,然后打水擦完身子后就睡觉。

  这就是他这段时间以来的作息情况。

  开始写稿后,他不由得庆幸当年外公教他写毛笔字时教的是繁体字而不是简体字,不然他可能连字都不会写。

  说起来,外公让他从小学毛笔字,也是为了磨他的性子。

  跟学咏春的原因一样,他小时候不是一般的顽劣,到处打架闹事,被老师通知家长来学校早就习以为常。

  现在想想,当时的自己可能是想通过这种自暴自弃的方式来引起父母的关注。

  他父母的婚姻可以说是现代失败婚姻的典型例子。

  两人是在大学里认识的,别人是毕业就分手。他们倒好,直接搞出了人命。

  这时候只有两个选项:要不就赶紧结婚,要不就堕胎分手。

  可能当时他爸觉得他妈还很新鲜,他妈也觉得他爸还很保鲜,双方感情正浓都舍不得分手,终于决定结婚了。

  然而双方还只是刚毕业的应届毕业生,一点经济基础都没有,结婚靠的就是一时冲动。

  慢慢地,爱情的浪漫逐渐被日常生活的柴米油盐等诸多琐碎所代替,再加上他爸只是一个什么经验都没有的应届毕业生,好不容易找到的工作不仅辛苦,而且薪水又低。

  再加上为了准备孩子出生,各种妇科检查、购买婴幼儿物品等支出不断增加,使得生活压力越来越大,两人不可避免地出现了争吵,而且争吵的次数也越来越多。

  具体的情况池非也不清楚,因为等他懂事的时候,父母就已经离婚了,而且还另外组织了家庭。

  他妈早就已经出国,跟一个老外结婚了。

  他被法院判给了他爸,但他爸此时也已经有了新老婆,对方肚子里还有一个快7个月的婴儿,于是他就成了多余的孩子。

  估计继母也不想看到他,于是没过多久,他就被他爸送到了乡下,跟他奶奶一起生活。

  他奶奶四个儿子,其中三个在乡下种田,多的是孙子孙女,也没空管他。

  于是池非就这样成了留守儿童,每天除了打架摸鱼外,也不知干什么好。

  读书上课什么的他想去就去,不想去就不去,反正也没人管他。

  直到有一天他把骂他是小杂种的堂兄推下山坡,把对方的腿给弄折了,这才意识到这回闯大祸了,赶紧离家出走跑了。

  跑出来后,他也不知道去哪里,凭着零碎的记忆一直往他以前住的地方走。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去那里,或许只是想随便找个地方逃离而已。

  他足足走了两天两夜,走到脚都起水泡了,最后才发现自己迷路了,根本不知道身在何方。

  直到一个警察发现了他,将他带到了派出所。

  警察问他家人的情况,他并没有说出他爸的名字,因为他不想见到那个天天骂他的男人。

  于是他随口报了他妈的名字,反正他妈都出国了,哪里还找得到人。

  结果没想到,第二天他妈没来,一个自称是他外公的老头来了。

  他还第一次见到外公,以前他妈从未带他回去过老家,所以他一直以为他外公已经死了。

  突然见到活着的外公,池非很是惊讶。

  外公先是上下打量了他一会,然后办完手续后就一言不发地带着他回家了。

  外公的房子跟他本人一样,已经很老了。但是很干净,屋子里面摆满了书,其中还有一些是很少见的旧版线装书。

  池非也不知道怎么跟这刚认的外公相处,只能他说什么就做什么,双方完全就是陌生人。

  洗完澡躺在床上的时候,池非怎么也睡不着。

  他不知道外公会怎么处置他,是将他送回乡下,还是交给他爸。不管是哪个他都不想要。

  隐约间,他好像听到外公在外面说话。

  他忍不住下床打开门去偷看。

  果然看到外公就坐大厅里用座机在打电话,只是一开口就让池非听愣了。

  “何正鑫我艹你妈,有你这样养孩子的吗?你以为你在养狗啊。

  你别乱叫,我那没脑子的女儿已经跟你离婚了,我不是你岳父,我就是一糟老头子。

  你现在有了新老婆,对旧老婆生的孩子看不顺眼了是吧?你别忘了,那也是你的种。

  你他娘的还配做人父亲?连狗都不如。

  这小子你不想养了是吧?行,你不养我养。

  以后这小子就跟我姓,明天你给我过来办过继手续。

  你别跟我扯这些废话,如果你明天不回来办手续,我就去你单位闹。反正我已经退休,大把时间陪你耗,听清楚了吗?。”

  说完,外公怒气冲冲地挂断了电话。

  池非轻轻关上门,然后一头钻进被窝里,并紧紧捂住自己的嘴,身子还不停颤抖着。

  大颗大颗的眼泪从他眼睛里夺眶而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