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网文写手古代生存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34 贵客

网文写手古代生存录 令狐BEYOND 2390 2019.06.30 09:00

  简书诗和简书琴两姐妹走到花园后,很快就分开各自去找自己认识的朋友玩。

  会跟简书诗玩在一起的朋友都是家中的嫡女,而跟简书琴好的也大多数是家中的庶女。

  嫡庶之间,泾渭分明,在这个上流社会的交际圈里更是如此。

  简书诗刚一坐下,就有两个八卦的女生凑过来问:“阿诗,听说你哥哥还没回家,究竟是怎么回事?真的像传闻那样离家出走了吗?”

  简书诗皱了一下眉头道:“你们听谁乱说的,我哥哪里是离家出走,他只是想暂时搬到外面住好安心读书而已。等他参加完乡试后,自然就会回来的。”

  虽然不是很相信这套说辞,但既然当事人的亲妹妹都这样说了,她们也不好再追问下去。

  平日跟简书诗最要好的平阳伯嫡次女方桐趁机帮她解围道:“你们猜猜我刚刚跟老夫人请安的时候,见到了谁?”

  一位世家小姐笑道:“你这个问题问得太宽了吧。今天是老夫人的寿诞,要向她行礼请安的人太多了,我们怎么知道你见到了谁?”

  另一个世家小姐也附和道:“就是,我们哪里猜得到你见到了谁?”

  方桐神秘兮兮地说:“事情当然没这么简单,如果是普通人的话,我会特意拿出来讲吗?”

  “你的意思是,对方不是一般人,是个身份很高的人?”

  “没错,对方的确不是一般人。

  当时老夫人是这样介绍的,说那位是她的一个小外孙女,今天特意来给她祝寿的。在场各位都是她的长辈,今天就不用讲究什么繁文缛节了,就当是普通晚辈就行。”

  “老夫人说那是她的一个小外孙女?可是不对呀,她除了侯爷和皇后娘娘外,没听说过还有其他女儿啊。难道,那位是公主殿下?!”一个世家小姐很快就反应过来。

  方桐笑眯眯地说:“没错,那位正是公主殿下。她今天是代皇后娘娘来给老夫人祝寿的。因为不想惊动太多人,所以很早就微服过来了。

  听老夫人的意思,应该也是不想引起骚动,才特意那样说的。既然她都这样说了,其他人也只好装作不知道。”

  “那现在公主殿下还在老夫人那里?”

  “这我就不知道了。”

  “既然连公主殿下都来了,那其他几位皇子会不会也来了?”

  “这个要找人去正院那边打听一下才知道。”

  “我觉得就算别的皇子不来,大皇子也会来的,毕竟老夫人是他亲外祖母啊。”

  “你们不用想了,大皇子铁定来不了,因为早在一个月前,他就被皇上派往北方巡视民情去了。这是我爹亲口告诉我的。”

  “如果是这样,那就没办法。”

  就在几位世家贵女议论纷纷时,一个身材微胖的女生走过来说:“你们不去看戏吗?戏要开演了。”

  “有什么好看的,每年都是那几出,看都看厌了。”

  “我们现在聊的事可比看戏重要多了。”

  “就是,你以为个个都像你一样爱看戏吗?”

  “可是你们不是最喜欢《梁祝》这本书吗?现在要上演的就是《梁祝》,听说是长园春新排的戏。”

  “你说什么?演的是《梁祝》?这怎么可能?!”

  “你们不信过去一看就知道了。”

  “你没骗我们吧,真的是《梁祝》?”

  “哎呀,我都说了是真的,你们怎么都不信我。”

  “可是《梁祝》不是悲剧吗?在这种大喜日子演适合吗?”

  “戏牌就是这样写的,只不过名字好像多了一个字,叫《梁祝改》,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行了,我们赶紧过去看看就一清二楚了,快走快走。”

  “对对对,我们赶紧过去。”

  “你们不要走那么快,等等我。”

  消息传得很快,没过多久在场大部分千金小姐都知道了这个消息,立刻一窝蜂似的涌到了看戏的地方。

  原本正在看戏的夫人们望着突然冒出来的一大片小娘子,不禁都觉得有些惊讶。

  “天呀,还真的是梁祝。”一个世家小姐在看清楚戏牌后,忍不住小声惊呼出来。

  接下来,一大群女孩子按要好程度分成几拨人陆陆续续地坐在空位上,然后满怀期待地看着台上的表演。

  正跟承恩侯夫人张氏坐在一起的安顺侯夫人廖氏也在这群女孩子当中找到了自己女儿,忍不住小声对闺蜜说:“真是奇了怪了,平时诗儿这丫头可不是有耐心听戏的人,今天怎么突然改性子了。”

  张氏笑道:“可能女孩子家开窍了吧。”

  在老夫人专属的座位上,摆着一张长榻。一个穿着明黄宫装、眉目如画的十一、二岁少女坐在长榻上面搂着承恩侯老夫人的手臂很是得意地说:“外祖母,我说得没错吧。只要这戏一开场,这些女孩子根本不用人叫,自己就会过来的。”

  承恩侯老夫人一脸宠溺地用手指点了一下她的额头说:“你这小丫头就得意吧。”

  “那也得我够聪明才得意得起来啊。母后说过,我这聪明劲就是从您那里传过来的,您可要好好疼人家。”

  “好了好了,你这小嘴真不是一般的甜,怪不得你父皇和母后都快把你宠上了天。”

  “那倒不是因为这个,说白了不过就是物以稀为贵而已。宫里就我一个女孩子,而且又排行较小,自然就显得稀罕了。”

  这话可把老夫人逗乐了,一边笑一边搂着她说:“哪有人会这样说自己的,还物以稀为贵呢,你当自己是货物啊。

  哎呀,你这小丫头太会逗人了,让我差点笑岔气。”

  看到外祖母这么开怀,焞芳公主也很高兴,尽情依偎在她怀里感受着她的体温。

  跟皇祖母相比,她更喜欢这个外祖母。

  因为她能清楚感觉到对方是真心疼爱自己,而不是像皇祖母那样对她的宠爱更像是在演戏。

  她很小就察觉出来,皇祖母其实心里面真正喜欢的是谢贵妃所生的二皇子,也就是她二哥。

  原因无他,因为谢贵妃是安国公的嫡长女,也正是皇祖母的亲侄女。

  当然,皇祖母贵为太后,在外人面前当然会一视同仁,甚至还对她这个宫中唯一的公主宠爱有加。

  但焞芳公主心里很清楚,别看她在宫里受尽万千宠爱于一身,风光无限。可是一旦将来登基皇位的不是她一母同胞的大哥而是别人,别说她大哥没什么好下场,她也好不到哪里去。

  明明大哥才是正宗的嫡长子,可父皇却迟迟不肯把他立为太子,而且还让二哥执掌五城兵马司这种极为重要的位置。

  这其中的意味,细想之下实在让她觉到脊背发凉。

  自古天家无小事,为了那张椅子,从来都是你死我活的,不会有任何退路。

  她今天特意微服过来承恩侯府,一来是替母后给外祖母祝寿,二来是想出来散散心,放松一下心中的压力。

  没想到意外地发现,承恩侯府请来的戏班会演《梁祝》,而且又是改过结局适合在大喜日子里演的戏,于是她就直接点了这出,看看这戏班演得怎么样,还有到底改了什么地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