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网文写手古代生存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16 清白

网文写手古代生存录 令狐BEYOND 2471 2019.06.25 00:25

  “苏真,我再问你一次,这钱你究竟是从哪里偷回来的?”刘掌柜冷声问道。

  池非十分平静地回答:“掌柜,小子刚来米店应聘帐房的时候,就说过:小子自幼读的是圣贤书,知道什么叫礼义廉耻,绝不敢做为非作歹之事有辱先人。这些银票是怎么来的,小子已经解释过了,只是你不信而已。”

  “你当老夫是傻子吗?我去附近的书坊问过,一个新人作者最多也就千字一百文左右。你这一百二两银子,要写多少字才能凑够这钱?我最后再给你一次机会,你究竟是招还是不招?”

  “小子说的就是实话。”

  “好,既然你冥顽不灵,就别怪老夫不客气。长东,把他绑起来,我要带他去见官。”刘掌柜大声喝道。

  “是,掌柜。”刘长东一脸兴奋地拿起绳子走过去。

  看着他这副小人得志的嘴脸,池非冷笑,“阴险小人,你会有报应的。”

  “哼,死到临头还嘴硬,我看你被关进牢里之后还会不会这么嘴硬。”

  正当刘长东要绑人时,刚好从外面赶回来的邓全一见这情形,赶紧跑过去阻止,“等一下,等一下,掌柜等一下,不要动手。陈帐房来了,他就在外面。”

  跟着邓全一起进来的,还有张泉水、张大春、刘安三个。他们是按照刘掌柜的吩咐,今天提前打烊回来的。

  “你说陈帐房,他怎么来了?”刘掌柜皱起了眉头。

  邓全有些心虚地咳了一声,“我也不知道,不过他人就在外面,马上就要过来了。”

  刘掌柜不敢怠慢,赶紧吩咐道:“马上准备茶水,然后请他到客厅来……”

  “不必了,老夫并不是来喝茶寒喧的。”随着一把略显苍老的声音,陈帐房举步走了进来,在他身后还跟着一个人。

  刘掌柜赶紧迎上去,“陈帐房,您怎么来了?”

  陈帐房捋了捋胡子道:“听说你店里发生了一些事,所以老夫就过来看看。”

  “让您受累了。这次的确是我用人不善,信错了人,才会发生这种事。等事情处理完后,我会向当家请罪的。”

  “等一下,你先不要急着请罪,先把事情搞清楚再说。我先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聚雅斋城南分店的金掌柜,他是我特意请过来的。”

  刘掌柜向金掌柜抱拳问好,金掌柜也回了一礼。

  接下来,陈帐房对聚雅斋的金掌柜说:“金掌柜,这次请您过来是想让您认一个人,顺便作个人证,不知您可否愿意?”

  “陈帐房客气了,老夫也是听说此事才来的,当然愿意。”

  “那好,就麻烦金掌柜你仔细看一下,这少年您是否认得?”

  金掌柜于是往站在院子中央的少年望去,在看清楚对方的相貌后,十分确定地说:“这位小兄弟我认得,就在五天前,他把一部新话本的手稿卖给了我。我当时付给他一百二十八两五钱,其中一百二十两是银票,八两五钱是银子。”

  此话一出,所有人顿时大吃一惊。

  接着,金掌柜有些疑惑地说:“只是这位小兄弟跟我说过,那些稿子是他的主人所写,他只是负责跑腿的小厮。这又是怎么回事?”

  陈帐房对池非吩咐道:“苏真,你来说说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池非对金掌柜说:“掌柜,实在很抱歉,小子并没有说实话,其实那手稿是我写的,并没有什么主人。”

  “此话当真?”金掌柜很是惊讶。

  池非十分坦白地说:“因为小子年纪还小,既怕被人瞧不起,又怕被人压价,所以就谎称自己是个小厮,写这稿子的是我家主人。”

  “你可有办法证明你所说是真?”金掌柜还是有些不敢相信。

  这少年怎么看都只有十二、三岁,怎么可能写得出那样惊艳无比的作品。

  “证明的办法很简单,我把手稿的一部分现场默写出来,你再对照一下手稿的字迹,这样就一清二楚了。”

  “这个办法倒是不错,陈帐房,可否拜托您拿些纸墨过来?”

  “请稍等半刻。”陈帐房对邓全挥了挥手。

  邓全赶紧跑到自己房间里去拿东西。

  就在众人等候时,原本得意洋洋的刘长东此时眼中充满了恐慌,他发现事态已经完全脱离了他的想象。

  张泉水他们三个则十分震惊地看着池非,仿佛第一天认识他似的。

  至于刘掌柜,他也开始认识到真相跟他所认定的事实不一样,额头上不禁渗出了冷汗。

  很快,笔墨和纸张都送来了。池非没有客气,直接拿起毛笔在白纸上面写了起来。

  《梁祝》是他多次斟琢用辞,又进行多次修改的作品,对于里面的一切都十分熟悉。

  就算不能一字不差地全部默写下来,但也至少能还原百分之八、九十。

  洋洋洒洒地把第一章开头部分,约两百字左右写下来后,他就把还未完全干透的纸递给了金掌柜。

  金掌柜接过去一看,马上认出这上面的字的确是那部手稿的字迹。

  字写得不算太好,但胜在工整清晰,一目了然,就跟那独特的行文风格一样让人印象深刻,所以他一眼就能认出来。

  金掌柜忍不住苦笑道:“小兄弟,你骗得好惨啊。原来你才是手稿的真正主人。”

  “我这样做也是无奈之举,请掌柜见谅。”

  “好吧,我明白。如果换作是我,也会这样做。

  陈帐房,刘掌柜,老夫已经确认清楚,这位小兄弟的确是那部手稿的真正主人。钱也是我当面所付,并没有什么不可告人之事。不知两位还有何疑问?”

  陈帐房问刘掌柜:“刘掌柜,你可还有疑问?”

  此时已经满头大汗的刘掌柜赶紧回答:“没有,没有,原来一切都是我误会了。还惊动了您老人家,实在很抱歉。”

  陈帐房这才对金掌柜说:“金掌柜,我们没有疑问了。这次劳您专程过来,实在不好意思。”

  “陈帐房客气了,这对于老夫来说只是举手之劳而已。如果没其他事的话,老夫就先走了。”

  “好的,麻烦金掌柜了。”

  在快要离开时,金掌柜还特意对池非说:“小兄弟,等新书印好后,你有时间可以来本店一趟,老夫送你一本精装本作纪念。”

  “多谢掌柜,我会去的。另外再次多谢您为小子作证,小子感激不尽。”

  “客气,客气,老夫先走了。”

  在对其他人抱拳行礼后,金掌柜这才离开了四合院。

  金掌柜离开后,陈帐房先是冷冷地看了看像鹌鹑一样缩成一团不敢出声的刘长东一眼,然后对刘掌柜说:“刘掌柜,既然事情已经搞清楚,就先让他们回去休息吧。我们找个地方谈谈。”

  “好,好,陈帐房这边请,这边请。”刘掌柜赶紧把他请到客厅去。

  两人走开后,刘长东一刻都不敢多留,立刻夹着尾巴溜回自己房间。

  张泉水、张大春、刘安他们三个只是呆呆地看着池非,仍然不敢相信他真的写了一部话本出来,而且还卖了这么多钱。

  在场只有邓全是最高兴的。他就知道阿真不会做偷钱这种勾当,现在总算真相大白了。

  池非看了邓全一眼,又望向客厅那边,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

  虽说现实艰难,人情冷漠。但只要心存善意,总有些人、有些事会让人觉到这世间还有人情,还有温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