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网文写手古代生存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2 入城

网文写手古代生存录 令狐BEYOND 2585 2019.06.11 15:25

  看着城门处正在排队的人龙以及负责检查的守门官兵,池非不禁头痛该怎么进城。

  因为他身上并没有路引。

  古代对于户籍管理是很严的,对外来流动人口的监管更是如此。

  朝廷规定,假如有人要远离所居地百里之外,都需由当地府州县发放路引。

  要进入任何县城,都需要查验路引,确认无误后方可放行。

  魏律规定:“凡无文引,私度关津者杖八十,若关不由门,津不由渡,而越度者,杖九十。若越度缘边关塞者,杖一百徒三年。因而外出境者绞,守把之人,知而故纵者,同罪。失去盘诘者,各减三等,罪止杖一百。若有文引,冒名度关津者,杖八十。家人相冒者,罪坐家长。守把之人知情与同罪。不知者不坐。其将马骡私度关津者,杖六十,越度,杖七十。”

  也就是说,路引相当于出门凭证,没有路引之人很难进入县城。被捉到的话,轻则杖刑,重则监禁。

  因此在城外的流民只能在路边乞讨,而无法进入城内谋生。

  如果在京城有亲友的流民,倒是可以在亲友的担保下,去户籍司申请办理“白籍”,也就是临时居住证。

  每张“白籍”期限只有一年,到期后需要续办,否则一旦抓到就按无路引者处理。

  另外“白籍”者如若在当地购有房产,就可以申请“黄籍”,即永久居住证,正式落户本地。

  这房产不单指城内,城外碑界内有屋有田的农户也是有“黄籍”的合法居民。

  至于那些在京城没有亲友,却有一门手艺或一身力气的流民,想在京城谋生的话倒也有办法。

  那就是找中间人买一户“假亲戚”。

  只要有需要,自然就会有市场。

  有些人专做这门生意,帮无亲无故的外地人办理“白籍”。

  简单来说,就是中间人会先记下雇主的所有信息,包括出生地、父母叫什么名字、名下有无子女等等。

  然后去找一家有“黄籍”的本地人,让他冒充雇主的亲戚,为其作担保,帮雇主申请“白籍”。

  既然是担保,自然是有风险的。

  一旦这位雇主在京城犯法,身为“亲戚”的这家本地人自然会受到牵连,就连中间人也难逃责任。

  然而俗话说有钱能使鬼推磨,虽然有风险,但因为其中利润大,所以做的人还不少。

  有的本地人一个人名下就有十几户这样的“亲戚”,分到的钱即使什么也不干也能过得很好。

  其实这行刚出现的时候,中间人赚的是大头,负责冒充亲戚的本地人那边拿的是小头。

  但做这行的人多了以后,时间一长,负责冒充亲戚那边的本地人也自然知道内幕了。

  谁也不是傻子,凭什么我担最大的风险拿的却是最少钱?

  于是行情逐渐发生了改变,中间人想再用以前的价钱来忽悠本地人就没人干了。

  想干也可以,加钱吧。

  到后来,这“办理费”的大头逐渐落到了本地人那边,因为担的风险最大,小头则是中间人那边,并慢慢成了行规。

  苏真一个身无分文的小乞丐当然没钱搞这套,但不进城的话他也没什么活路,只能冒险进去。

  由于流民潮刚过没多久,城外还有一些流民没走,负责守门的官兵对每个进来的人都查得很严,没有身份凭证的人根本无法进城。

  苏真年纪小,如果穿着好一点的话,只要跟着某个大人身边冒充别人家孩子,倒是有机会进去。

  但他一身破衣烂衫的,一看就是个小乞丐,守门的官兵又不是瞎子,会放他进去才怪。

  观察了好久,池非忽然眼睛一亮,他想到办法了。

  在排队的人龙中,还夹杂着一些牛车和马车,池非瞄中的就是一辆载着两头大肥猪的牛车。

  他偷偷走到牛车附近,只见牛车的车主是一个穿着布衣和草鞋的中年人,一看就是在附近养猪种田的农家汉子。

  牛车上面除了两头被绑住四肢不能动弹的大肥猪外,还有几箩框稻谷、花生、红豆等作物,应该是想进城一起卖掉的。

  那中年汉子正跟一个排队的大叔在聊天,显然是老相识了,聊得正起劲。

  苏真退后几步突然大声叫道:“你们看后面,有人在打架!”

  爱看热闹是人的天性,这一声大喝顿时引起了许多人的注意,不少人开始习惯性地往后面看去。

  人是有从众心理的,当有人这样做的时候,会引起更多人的跟风。

  于是很快地,越来越多人好奇地看向后方,想看看究竟发生什么事。就连那两个原本正聊得起劲的农家汉子也不由得伸颈去看。

  早就做好准备的池非立刻弯腰钻到车底,然后寻找可以抓手的地方。

  还好他运气不错,车辕那里正好可以抓手,他仗着身材瘦小让自己的身体尽量攀住车辕不至于掉下来,成功躲进了车底。

  因为并没有人真的打架,骚动很快就平息了。所有人都以为是谁在恶作剧,于是聊天的聊天,抽水烟的抽水烟,继续排队等入城。

  等了足足十来分钟,终于轮到池非所在的牛车接受盘查。

  由于两头大肥猪身上散发着难闻的尿糞味,守门的官兵捂着鼻子随便看了看农家汉子手上的“黄籍”就让他进去了,连问都懒得问一句,只让他赶紧走。

  这也是池非选择这辆牛车的原因所在,他知道一般人多半不想仔细盘查这种载有牲畜散发着气味的车子。

  于是,这中年汉子在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就这样带着池非进了城。

  中年汉子把车推到一家酒楼的后门,然后用绳子把牛车紧紧绑在一边的栏杆上,这才敲门去找里面的人。

  趁着他进去的时候,池非立刻从牛车底下爬出来溜了。

  他一边走一边看着四周的环境,只见到处都是只在古装电视电影里才能看到的古代楼房,大部分由青砖黑瓦建成。

  檐梁高挂,围墙高耸,有着一股隔绝外人的气势。

  其中以四合院居多,有大有小,错致分布。

  行人全都穿着类似于汉服的服装,池非也不知道那叫什么。

  大多数人以布衣长袖为主,只是款式和颜色各不相同,腰间一般束有腰带和各式吊坠。

  偶尔会看到一些穿着短衣短挂、系着毛巾的人挑着箩框经过,那都是一些专门做苦力的人。

  沿街到处可见酒楼、食肆、米铺、布庄、青楼等典型场所,人流密集,热闹非凡。

  置身其中,犹如置身于清明上河图中一样,自己也变成了某个图中的小人物,这让池非更深切地感觉到自己的确来到了古代。

  这里还只是京城当中平民比较集中的外围区域中的一部分,不知道皇宫以及达官贵人所住的城中区又是怎样一番繁华光景。

  池非没有再看下去,因为昨晚只吃了半个馒头的肚子又开始叫了,他必须赶紧找到能吃饭的路子。

  他开始沿着街道一家店铺一家店铺地寻找有没有招人的告示。

  他还去过码头,发现那里是最多人的。数不清的汉子在那里等着船主雇他们到船上卸货。

  然而正所谓僧多粥少,能够被船家选中的并不多,价钱也被一压再压。

  听说以前搬一麻袋是两文钱,现在是一文钱一袋,足足少了一半。

  即使是这样,还有大把人抢着做。

  池非看了看自己的短胳膊短腿,直接走人了。

  那可不是一般的麻袋,随便一个都有上百斤重。

  以他的身形和力气,估计累死了也搬不动一个,还是找别的活干吧。

  走了足足六条街,他才终于在一家规模颇大的米铺门口看到招帐房先生的告示。

  池非想了想,直接走了进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