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网文写手古代生存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74 大夫

网文写手古代生存录 令狐BEYOND 2183 2019.07.26 20:00

  池非打量着进来的男子,只见对方年约三十来岁,穿着一身褐色布衣,身材壮实。年纪虽不大,但却满脸风霜。

  在池非打量着对方的同时,那个男子也在打量着他。

  看到如今京城最红的《仙侠》的作者池非竟然是一个年仅十四、五岁的清秀少年,卢靖不禁露出十分惊讶的表情。

  为了确认对方的身份,卢靖走过去拱手行礼道:“请问您是池非先生吗?”

  池非早已看出对方眼中的惊讶神情,平静道:“我的确是《仙侠》的作者池非。因为我自知年纪尚轻,不想招来祸患,所以才不愿别人知道我的真实身份,请卢大夫不要见怪。”

  通过这句话,他不仅承认自己就是池非本人,还顺便把他为何要隐瞒身份的原因解释清楚。

  看着对方淡定的表现,卢靖终于相信眼前这个少年正是池非本人。

  接着,他从身上拿出一块小小的木牌用双手端着呈给池非,“在下是西北大营随军军医卢靖,这是在下的铭牌,请先生过目。”

  池非看了一下那块木牌,只见上面清楚写着“西北大营校医卢靖”几个大字。

  池非以前写小说的时候曾经查过相关的资料,知道古代的军队会给每个军官和士兵发一块铭牌,显示佩戴者的姓名和身份。

  就跟现代的军牌一样,目的是当有军官或士兵伤亡后,可以根据其军牌知道伤亡者的身份。

  不同级别不同身份,铭牌的材质和形制是不一样的,最高级的是象牙,其次是玉石、金银,最后才是木料。

  池非想不到对方不仅是个大夫,而且还是个军医,这越发让他搞不明白对方找他的目的。

  “卢大夫,不知你找我有什么事?”

  “事情是这样的,我在偶然间看到池非先生在《仙侠》第五卷中所写的那些治疗手段,感到十分震惊。

  细想之下,又觉得这种治疗手段有可行的可能,所以就想跟池非先生当面讨教一下。”

  池非摇了摇头说:“那只是虚构出来的故事情节而已,哪能当真。卢大夫太看得起池某了。”

  “那真的不可行吗?先生没有骗我?”卢靖无比紧张地看着他。

  “虚构出来的东西哪里行得通。”

  卢靖一听,顿时露出了无比失望的表情。神情颓丧,仿佛一下子老了好几岁似的。

  看到他这副表情,池非忍不住问:“卢大夫为何会如此关心这些事?”

  卢靖苦笑道:“不瞒先生,我家三代都是军医。我从十岁开始,就跟着祖父和父亲在军中效力,帮忙救治受伤的士兵。

  虽然我们已经尽力施救,但每年都有无数士兵因为伤口化脓感染而死。

  有些运气好只是伤到四肢的士兵,如果伤口不大的话还能自己愈合。如果伤口太大的话,只能进行截肢。

  我这次来京城,就是负责把一批伤兵送回原地。在这批伤兵当中,几乎大半都被截肢了。

  原本去的时候是个好好的年轻人,结果回来的时候已经变成一个不是断手就是断脚的残废。

  然而即使是这样,他们也已经算是比较幸运的一批,至少他们活了下来。

  有更多的士兵却再也回不来了,不是死在战场上,就是死在伤兵营里。

  我不是不想救他们,而是没办法救他们。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给他们上药并包扎好,然后看他们能不能撑过这一关。

  有的人能撑过,但更多的人根本撑不过这一关。

  我眼睁睁地看着他们的伤口逐渐化脓溃烂,却什么也做不了。

  那些人最后都是烂死在病床上的,他们在死前会痛得大声嚎哭,叫声惨不耳闻。他们还会哭着求我救他们,他们说不想死,不想死。

  但我却什么也做不了,每次看到这一幕,我都无比憎恨自己的无能。

  先生,我想救他们,我真的想救他们……”说到这里,越说越激动的卢靖已经泪流满面。

  看着眼前这三十多岁的汉子哭成这样,池非心里也觉得很难受。

  屋内的气氛一下子变得十分压抑安静,只听到卢大夫不断用袖子擦眼泪的声音。

  池非慢慢站起来,然后走到门口处走了几步。

  不知过了多久,他忽然停下来沉声道:“有些话我只会在这里讲,出去以后我是不会认的,你还愿意听吗?”

  “先生请讲。”满脸风霜的卢靖哽咽道。

  “其实书中所写的治疗手段是真的,确有其事。”

  “你…你说什么!那是真的?!”卢靖一下子站了起来,眼睛瞪着老大,呆呆地看着池非。

  池非深吸口气,重新回到位置上看着他说:“那确实是真实的治疗手段,但想在这里施展出来难度太大。你知道人的伤口为什么会化脓溃烂吗?”

  “不是因为利器上面带有铁毒吗?”

  “并非这么简单。就算不是被铁器所伤,因为其他原因所造成的伤口也很容易出现化脓溃烂,不是单纯用铁毒这个说法能解释得通的。”

  “既然如此,那先生一定知道原因,请先生告诉我。”卢靖十分迫切地追问。

  “那是因为在我们所有人身边,或者应该说我们可以见得到的地方都布满了许多看不见的虫子。

  那些虫子十分十分小,小到根本无法用肉眼看到。

  这些虫子并不是只有一种,而是有无数种。有的对人是有益的,有的却是有害的。

  人的伤口之所以容易化脓溃烂,就是因为被一些有害的虫子所腐蚀和感染所致。”

  “虫子?你说我们身边有很多看不见的虫子?”这番说法彻底刷新了卢靖的三观,让他有些不敢相信。

  他忍不住看向自己的双手,想看清楚上面是不是真有虫子。

  “你可能觉得天方夜谭,但这确实是事实。我曾经遇到一个从西方来的传教士,也就是僧人。他曾经用特殊的仪器让我看到了这些虫子的真面目,这些治疗手段也是他告诉我的。”

  卢靖一听这解释,顿时心中信服了许多,接着问:“那该如何应付这些看不见的虫子?”

  “方法确实有,我先说最简单的那个。

  你既然看过书,应该记得鬼医在帮纪正施行手术前,先把小刀在火上烤一会,然后才用那把刀进行手术。

  他这样做,目的就是利用火焰的高温杀灭小刀上面的虫子,避免把虫子带到伤口上造成感染。”

  “这个我记得,我当时正奇怪鬼医为什么要这样做呢,原来是这个原因。那除了这个以外还有别的办法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