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网文写手古代生存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84 请人

网文写手古代生存录 令狐BEYOND 3568 2019.08.03 20:00

  既然已经把香皂的配方卖掉,池非觉得是时候退居二线了。

  他决定招个掌柜、一个帐房和两个伙记回来正式经营随缘皂店,而他就当个幕后东家回去好好写小说去。

  至于张小娥和大牛,就跟他一起留在四合院里。

  他们平日除了负责家务外,另一个重要工作就是制作肥皂和香皂,做好后就送到店里出售。

  池非信不过其他人,所以这件事只能由他们两个来做。

  池非并没有让他们白做,跟店里的伙记一样每月另外付给他们工钱。

  张小娥和大牛一开始怎么也不敢收,还是池非硬要他们收下的。

  池非毕竟是现代人,虽然他们两个都是他买回来的下人,但他没有让人做白工的习惯,该给的还是要给的。

  池非并没有打算扩大生产,能保持现在的产量就可以了。

  他开随缘皂店的主要目的是为了吸引其他商人的注意,从而引人来买他的配方。

  现在目标已经实现,他也没想过要靠这小店赚大钱,能每月稳定赚上一笔就够了。

  他很清楚,凭他这种小店,是没办法跟那些大商家竞争的。

  他们既然已经拿到配方,一定会开作坊大规模生产。

  虽然他们十几个人组建了皂业商会统一了价格,但那只是针对京城本地的市场而已。

  私下里,他们肯定会将货卖到外地去,扩大市场。

  这出货量一大,价格自然会有所降低。

  因为这属于各个会员自己的贩卖路线,皂业商会既无权,也不应该干涉。

  总体而言,随着香皂生产规模不断扩大,总有一天价格一定会降下来的,到时香皂很可能跟肥皂一样,变成普通的消费品。

  这是供求关系所决定的,谁也控制不了。只不过在这一两年内,价格还是可以暂时控制的。

  能想到这点的不止是池非,那十几个商界人精也肯定想到了。

  所以在这一两年内,这些大商家趁着暴利期还没过,一定会卯足了劲大量生产香皂卖钱。

  已经从售卖配方当中大赚了一笔的池非就不跟他们抢生意了,也争不起,还是安安心心做他的写手吧。

  关于请掌柜和帐房,池非决定去找陈帐房帮忙看看有没有合适的人选推荐。

  刚开始的时候池非原本不想麻烦陈帐房,但后来他想起自己以前看过的一篇文章。

  这篇文章大概的意思是:一个晚辈偶然去找长辈帮些小忙,其实是一种亲近的表现。长辈通常并不会觉得厌烦,反而会觉得很高兴,感觉自己受到了晚辈的依赖和尊重。

  池非想起陈帐房几次帮自己的态度,觉得这篇文章说得有点道理,于是他带着礼物去探望陈帐房。

  他现在什么最多?当然是自家生产的香皂和肥皂了。

  所以他这次除了循例带些点心水果外,还带了十几块香皂和一大块未切开的肥皂当手信。

  对于池非的来访,陈帐房很高兴。

  他是东升米铺总店的老臣子,德高望重,很多事已经不需要他亲自动手。

  他现在已经处于半退休状态,大部分时间都在家里,只有月尾要盘帐的时候才会回到店里帮忙。

  因为平日里太闲,所以池非来看他,他觉到很高兴。

  然而比他更高兴的,是陈帐房的儿媳刘大婶。

  原本对池非态度一般的刘大婶,自从得知现在全京城最火的随缘皂店就是他开的以后,对他的态度马上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热情得让池非有些受不了。

  刘大婶也想不到家公的学生竟然这么有本事,开了这样一家店。

  可惜自己女儿早在两个月前就跟一个秀才订了亲,否则她真想把女儿嫁给家公这个学生。

  虽然女儿是订亲,但她还有一个云英未嫁的亲侄女啊。如果能让他们两个凑一对,那以后她的娘家就不愁没钱花了。

  抱着这种想法,刘大婶十分热情地问:“苏真啊,听说你那店生意很好。你可真是本事啊,小小年纪就这么有出息。大婶问你,你订亲没有?”

  “呃,还没有。”

  “没有就好……不是,我是说你这么年轻没有订亲也很正常。

  是这样的,我有个亲侄女,年纪跟你差不多。不是我自卖自夸,我这侄女不仅人长得好,而且性子也好,贤良淑德,珠圆肉润,是个顶好的小娘子。

  我知道苏真你无父无母,不如我就作为你的长辈,安排你们两个见一见如何?”

  还真是安排相亲的。身为当事人的池非顿时一头黑线。

  池非立刻婉拒道:“大婶,我年纪还小,而且还在守孝当中,暂时不方便考虑亲事,多谢大婶您的关心。”

  刘大婶毫不放弃地说:“也不是叫你们马上成亲,就是见一面而已。具体什么时候成亲可以慢慢来嘛。”

  正当池非头痛之际,旁边忽然传来了陈帐房的声音,“苏真,来我书房,我有事找你。”、

  池非如获大赦,立马回道:“是,先生,我这就来。”

  然后对刘大婶抱歉道:“大婶,先生找我,我先过去了。”说完,他逃难似的溜掉了。

  刘大婶一脸可惜地看着他走掉。

  书房里,陈帐房看着有些狼狈的池非忍不住笑道:“看来你这小子也成香馍馍了。”

  池非苦笑道:“先生就不要笑我了。”

  想起刚刚儿媳那副势利的嘴脸,陈帐房不由得在心里叹了口气。

  他这儿媳,实在上不了台面,把孙女都给教坏了。

  还好孙子从小跟他身边,并没有被带坏,否则他那个已经过身的老伴估计在下面也不会安心。

  他老伴生前最后悔的是当时替儿子找媳妇时,没看清这儿媳的本性,结果过门后才逐渐发现这儿媳是个势利小人。

  但人都已经过门了,还能退货不成?所以只能咬牙接受了。

  还好这么多年在老伴的压制下,这儿媳也没做什么出格的事,就是为人贪小便宜,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现在老伴过身了,他身为家公也不方便管儿媳的事,只能睁只眼闭只眼。只要不是太过份的事,他也懒得去管

  两人坐下聊天的时候,陈帐房听说池非想招个掌柜和帐房,想了想说:“我倒是认识几个积年的掌柜和帐房,他们大多已经退休,只是闲不下来想找点轻松的活干。

  你那个店帐目简单,如果找这样的人来做倒也适合。这事你怎么想?”

  “先生这提议好,我那店并没有打算扩大规模,可能以后也就那样了。只是我这店太小,怕会让那些积年掌柜和帐房屈才了。”

  “没事,他们也不想做得太辛苦,只想打发时间而已。既然你没意见,过两天我就带他们过去让你看看合不合适。”

  “那就麻烦先生了。”

  “小事而已。不过话说回来,你小子在经商方面的确有些鬼才。

  我怎么也没想到,你竟然会在自己写的话本里帮自己的店打广告。

  我第一次听说的时候,差点就忍不住喷饭。你这小滑头。”陈帐房笑着点了点他额头。

  广告这个词,他还是从池非嘴里学到的。

  池非也笑着说:“跟先生您有相同想法的还有我那秀才朋友,他直接就说我太无耻了,竟然连这样的馊主意也想得出来。

  我是不管它是不是馊主意,只要有效就行。反正除了你们以外,谁也不知道我就是作者本人。”

  “那倒也是。以后来的时候不要再带香皂来了,我第一次拿的时候还不知道它卖这么贵,一块竟然要十两银子。你这一拿就是十几块,让我怎么好意思收下。”

  “先生您就别燥我了,我这玩意是卖得贵,实际上成本很低的。您尽管用,以后您家的香皂和肥皂我全包了。”

  “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出这玩意来的。不过这样也好,以后大伙洗衣服洗澡就方面多了。”

  “先生放心,以后京城会有越来越多店铺出售香皂和肥皂的,不愁买不到。”

  两人聊了将近一个时辰,池非才告辞离开。

  池非走后,陈帐房的儿媳刘大婶忍不住问家公,“爹,苏真找你什么事?”

  “苏真想请一个掌柜和一个帐房帮他管理他那家店,问我没有推荐的人选。”

  刘大婶一听,顿时眼睛一亮,“我侄子长贵不是没事做吗?可以叫他去啊。”

  陈帐房皱着眉头说:“苏真要请的是掌柜和帐房,你那侄子会做什么?”

  “可以让长贵留在他那里学嘛,苏真当年不也是一边做伙记一边做帐房学徒的,现在不也出人头地了吗?”

  “不用了,苏真的事你以后少管。”陈帐房不想再跟她啰嗦下去,直接回到了书房。

  刘大婶有点害怕这个表情严肃的家公,不敢再出声,灰溜溜地走进厨房准备晚饭去了。

  …………………………

  几天后,陈帐房果然带了两个人过来,都是积年的掌柜和帐房。掌柜姓马,帐房姓张,两个都是五十多岁的老者。

  所谓人生七十古来稀,古人寿命普遍较短,所以五十多岁退休很正常。

  像陈帐房这样早过了退休年龄还坚持工作的人并不多见,大多数人到这个年纪早就退休在家含怡弄孙了。

  既然是陈帐房推荐过来的人,池非当然信得过。所以很快就跟两人谈好,请他们留在这里当掌柜和帐房。至于方面工钱,池非给的是行内最高价。

  看到池非这么大方,两位长者觉得很欣慰,有种被人尊重的感觉。

  商人重利,一个商人嘴人说得再好听,都比不上他肯出多少钱来显示其诚意大小。

  这或许很矛盾,马掌柜和张帐房的确不在意工钱多少,只是想找个打发时间的活计而已。

  但如果东家给的工钱太少,又会觉得对方不尊重他们这些老行家。人就是这么复杂的动物。

  既然掌柜和帐房已经招到,就差两个伙记了。

  伙记倒是很容易找,池非刚贴出招工启示没两天,就有很多人过来应聘。

  池非选了两个看起来比较机灵,眼神又比较正的年轻人来当伙记。

  人都找好后,池非正式退居二线。平时只是偶尔过来店里看看,重新回到了整天写稿的宅男生活。

  他刚做回宅男没几天,一天下午,一个自称林长生的年轻人忽然上门拜访。

  池非在客厅里接待了对方,他不知道这个从未见过的年轻人究竟为何而来。

  林长生先是上下打量了一下池非,眼中流露出一种掩饰不住的震惊。

  过了一会,他收敛住表情拱手行礼道:“请问,您是《仙侠》的作者,池非先生先生吗?”

  听到他的称呼,池非不由得愣了一下。脑中只有一个想法:他是怎么知道我身份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