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网文写手古代生存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33 侯府

网文写手古代生存录 令狐BEYOND 2491 2019.06.29 15:00

  年底喜事多,京城桂和街梧桐里一带,从早上开始,就有很多装饰华贵的马车从四面八方聚集而来。

  这些坐在马车上的达官贵人,之所以会齐聚这里,是为了参加承恩侯老夫人七十大寿的寿诞。

  承恩侯本身就是当朝皇后的亲哥哥,是名符其实的国舅爷。而老夫人正是皇后的亲生母亲,其身份自然万分尊贵。

  她老人家七十大寿这种大喜日子,京中各个世家和各级官员当然得过来庆祝一下。

  更重要的是,这跟朝中某位大佬开宴会不同,底下的官员不需要考虑派别和站队的问题,所以这天几乎全京城大半的世家和官员都来了。

  侯府正门大开,两边挂着一对洒金红联,梁檐上还挂着八个大红灯笼。门外用竹竿高高挑着一串大鞭炮,看上去很是喜庆。

  男客直接从正门进入,在那里侯府管家早就带着一大帮男下人站在正门负责迎接,并把客人逐批带进大厅。

  至于从偏门进入的女眷,会在婆子和丫环的带领下,来到二门,然后再经抄手廊进入到专门接待女眷的后院以及后花园。

  承恩侯本人,正带着三个儿子红光满脸地在大厅里接待着不断涌入的男客人。

  在后院和后花园那边,侯夫人也正精神抖擞地接待到访的各位夫人和小姐。

  身为寿诞主角的承恩侯老夫人,以她的身份已经不需要再招待任何人。此时她就坐在后院的客厅里跟几位老姐妹在叙旧。

  这承恩侯府不仅地方够大,而且装修得极其奢华。到处可见雕廊画栋,就连门窗廊柱也是描金绘彩,看上去相当的富贵气派。

  整个后花园占地十分宽广,不仅有长满荷花的人工池,还有各种名贵花卉。假山流水、奇珍异石,应有尽有。

  许多第一次来侯府的客人,都会对这里的奢华景象印象深刻。

  而承恩侯本人,一向给人的印象也是一个极会享受生活的富家翁。

  他对政事毫不关心,只对吃喝玩乐、美酒华服感兴趣。

  曾经有不少人想从他这里打通皇后的路子,结果不知他是真不懂还是装糊涂,总之那些人钱花了不少,却一点作用也没有,于是渐渐地也就没人再找他办事了。

  安顺侯夫人廖氏带着两个女儿简书诗和简书琴在一个婆子的引领下,来到了后院。

  在年少时就已经跟廖氏是手帕交的承恩侯夫人张氏一见到她,立刻亲热地过来打招呼,“还以为你身子还没好来不了呢,这下我可放心了。”

  安顺侯夫人廖氏笑了笑说:“前天只是身子有点不爽利而已,已经没事了。

  原本想早点来,只是外面路上全是来你家祝寿的马车,我们也是等了好久才走到,让你久等了。诗儿,琴儿,还不快向侯夫人问好。”

  “侯夫人好。”“侯夫人好。”

  “好,好,都好。你家诗儿真是越长越漂亮了,等将来及笄后不知会有多少媒人踏平你家门槛。”

  “夫人又取笑人家。”简书诗红着脸娇嗔道。

  承恩侯夫人张氏笑呵呵地掐了一下她还有些婴儿肥的小脸,这让简书诗的脸变得更红。

  站在旁边的简书琴撇了撇嘴,眼中露出一丝不屑的神情。

  廖氏笑道:“你就别夸她了,小孩子家家的不经夸。行了,你们两个自己去找小姐妹顽吧,只是不要乱走,有事就让丫环去做。”

  “是,母亲。”“是,母亲。”

  两人走后,承恩侯夫人有些鄙夷地说:“你这庶女越来越上不了台面了。我刚刚只是夸一下诗儿而已,她就摆出那副嘴脸,还以为别人都看不到。”

  廖氏悠悠道:“算了,跟她有什么好计较的。如果不是老爷硬要让我带她出来,我还真不想带。因为今天是老夫人的大寿,我原本想让诗儿去给老人家行个大礼,顺便沾点福气。

  但既然带了她出来,总不能把她扔到一边,怎么样也得把她带上,毕竟她名义上也是我女儿。

  可是你也知道,你家老夫人对庶子庶女一向没什么好脸色。我怕她在老夫人那里受了委屈,回家就向我家老爷哭诉。

  到时府里又是一轮鸡飞狗跳,家宅不宁。所以还是算了,干脆两个都不带过去了。希望老夫人不要见怪。”

  “你家那位实在……唉,算了,不提也罢。

  你这样做也没错,我家老夫人现在是越活越像个老小孩,喜欢的话就喜欢得不行,不喜欢的话能当场拉下脸来,让人有些下不了台。

  其实不止你一个,只要知道我家老夫人忌讳的人,都不会轻易触她老人家的虎须。

  说起来,她老人家当年的情形跟你倒是挺像,也是被家里的贱妾给害惨了,她第一个孩子就是这样没的。所以对于姨娘、妾侍、庶子庶女之类的都深恶痛绝,恨之入骨。

  拜他老人家所赐,我家老爷才不敢纳妾。老实说,我娘当年会相中我家老爷当女婿,就是因为有这位老太君在。”

  “伯母她不图家世,只愿你能嫁个好郎君,这才是真正的慈母心。”

  “我娘对我是真的没话说。

  不过她也算是误打误撞,当年很多人都在背后笑我嫁了个无权无势的白丁,光有世家的名头,其实早已是个空壳子。

  谁曾想到我们家出了头金凤凰,姑奶奶竟然变成了皇后娘娘。

  这下那些人的嘴脸又变了,个个都舔着脸向我们摇尾巴讨好,简直让人作呕。”

  “这世上,锦上添花的人比比皆是,可是真正肯雪中送炭的人又有几个,这不是很正常吗?”

  “哎呀,扯远了扯远了,人老了就会变得越来越唠叨。

  你放心,我家老夫人不会怪你的。她知道你府上的情况后,对你特别怜惜。还叫我以后如果看到你有什么难处,能帮忙的就尽量帮忙。

  我跟她说,我和你是从小认识的青梅竹马,你有事我当然会帮。她老人家听了很高兴,还夸我做得对,有良心不忘旧。”

  廖氏红着眼眶说:“老夫人性情高洁、急功好义,实在让人钦佩。”

  为免引起别人误会,她装作整理头发的样子顺手擦了一下眼角。等她做完这些,已经恢复成之前那副端庄文雅的样子,一点也看不出有过情绪波动。

  张氏笑道:“跟以前相比,你倒是越来越会装样子了。”

  廖氏淡淡道:“如果连这都学不会的话,只会被人欺负到头上来。为了一对儿女,我怎么也得撑下去。”

  “说起你那对儿女,诗儿聪明可爱就不用说了,最难得的是你家棋儿竟然这么争气,年纪轻轻就考上了秀才。

  在众多勋贵子弟中,像他这样出息的实在太少见了。”

  廖氏叹了口气,“还不是因为我这做母亲的没用,棋儿才会拼命读书想帮我争口气。

  前几个月他跟老爷大吵一顿之后就离家而去,其实也是为了我。不是我这做母亲的自卖自夸,棋儿的确是个好孩子,投胎到我这里也算是可惜了。”

  “行了,你就别唉声叹气了。你们能成为母子,这是天生的缘份,谁也带不走。

  你放心,棋儿这么争气,你日后要享的福还有大把呢。”

  “我也不求他飞黄腾达,只求他一生平安喜乐就够了。不说这些了,来了这么久,还没拜见老夫人呢,你快带我过去拜见一下。”

  “她在客厅跟几位老祖宗叙旧,我现在就带你过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