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网文写手古代生存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66 没来

网文写手古代生存录 令狐BEYOND 2217 2019.07.21 20:00

  书商交流会的主场设在紫竹园的中央,是紫竹生长最茂密的地区,旁边还有一个人工湖,湖边有两座亭子,看上去十分的风雅。

  华人不像西方人那样喜欢站着说话,一般都会习惯于坐着与人聊天。

  池非和金掌柜来到会场的时候,只见那里摆放着许多桌椅,方便客人随时就坐。

  只要一有人坐下,很快就会有穿着统一蓝色短褂的下人立刻用托盘端着茶水过来招待客人。

  这时代的有钱人不管是宴会还是聚会,总喜欢热热闹闹,所以戏班子也是必不可少的。

  在园子的正南边,早就搭好了戏台,有一个戏班子正在那里表演着一部欢快易懂的戏剧。

  有不少跟丈夫一起来的女眷带着孩子正津津有味地坐在那里一边看戏一边吃点心。有几个丫环专门负责招待他们。

  此时会场里面已经有不少人来了,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说话聊天,其中不乏年纪较大的人。

  金掌柜很快就在人群当中看到了自己当家,于是对池非说:“小兄弟,等一下没什么人的时候,我带你去见一下我们当家。你应该还没见过吧。”

  “那就有劳掌柜了。”

  金掌柜带着池非去跟几个相熟的书商和话本作者打招呼,在介绍池非的时候,统一口径说是他的侄子。池非也很有礼貌地向他们一一问好。

  那些书商看苏真一身布衣,不像是出身富贵或混得太好的人,也就没有多注意他,而是不约而同地问起金掌柜同一个问题,那就是《仙侠》的池非先生有没有来。

  这个问题不仅书商们想知道,许多同为话本作者的同行也都想知道。

  几乎所有人都想亲眼见一下现在京城话本界最红的池非先生究竟长什么样。

  早有准备的金掌柜解释说:池非因为忙于写稿,最近身体抱恙,所以无法出席这次的交流会,心感遗憾。

  对于这个解释,书商和作者们很快就接受了。

  也不知是怎么回事,从今至古写文章或写小说的人,似乎身体都不太好,不是很容易感冒发烧,就是这里痛那里痛,就很少听说身体特别好的。

  听说作者池非因为赶稿而导致身体不舒服,他们大都表示同情和理解。

  其实相对于其他成名作者,池非算是非常勤快了。

  许多作者在未成名之前,为了温饱那是拼了命的写稿。

  但一旦成名,没有了生存压力后,就开始变得放松下来,很难再像以前那样拼了。

  大多数有名气的作者,三个月到半年出一本书很正常。就像以前最红的草堂书生,一般是半年出一本。后来因为要跟池非斗气,才改成三个月出一本而已。

  而池非不一样,他是经过网文时代反复锤练的人,深知想在网文界混,每日更新量是一个很重要的指标,很多写手之所以扑街,至少有一半原因是死在更新上。

  池非现在平均每天能保持四千到五千字左右的更新量,这个字数在现代网文界只能算龟速水准,绝对是扑街的下场。但换作这个时代的话本界,已经是一个非常惊人的更新速度。

  两者之所以会有这么大的差距,主要跟所处环境不一样。

  在现代网文时代,当大多数写手都保持日更八千甚至上万字时,同样身为写手的人怎么可能没有压力,只能拼了命地码字。在这种你追我赶的环境下,大部分人的更新量自然就提高了。

  而这时代的话本作者,一般都是一本就完结的作品,不存在被人催更的压力。再加上大部分作者都是这样的速度,所以自然而然地,三个月到半年出一本书就变得很正常了。

  在书商们看来,池非能够每月准时交一卷的稿量,已经非常了不起了,足足是其他话本作者的三四倍,所以因为赶稿太辛苦而导致身体不舒服也很正常。

  在金掌柜的介绍下,池非不仅认识了几个大书坊的掌柜,还认识了几个有名的话本作者。

  其中一个姓许、留着两撇山羊须的中年男子,就是专写武侠小说的有名作者平湖碧海,池非当初看的那本《张安平匪记》,就是他的作品。

  不过这个时代的武侠小说跟池非所熟悉的武侠小说完全是两回事。既没有内功又没有穴道之类比较玄幻的东西,通常是写得比较血淋淋的。

  例如一刀下去,白花花的肠子流得到处都是,大概都是类似的描写。

  关于具体的打斗场面,写得比较简单和粗糙,主要还是以剧情发展为主。

  还有一个专写狐妖志怪小说的作者姓张,笔名是张鉴生。他的话本主要以妖物鬼怪类为主,走的是恐怖路线。这种类型比较小众,但因为他写得不错,所以也颇受欢迎。

  还有几个跟草堂书生一样,主要写才子佳人类话本的作者,只不过远没有草堂书生红而已。

  在草堂书生名气臭掉之前,他的确是全京城最红的才子佳人类话本作者。

  在众多话本种类中,有两类是最受欢迎的,也是最好卖的,一类是偏男性读者的冒险武侠类,一类是偏女性读者的才子佳人类。

  这两个大类几乎各占话本市场的半壁江山,所以写的人也是最多的。

  在会场的一个角落里,几个作者正在聊天。

  听说池非先生不能来,一个专写才子佳人话本的孔姓作者不无遗憾地说:“我原本还以为有机会见到池非先生,向他好好请教一下在《梁祝》当中那种独特的文风是怎么写出来的,看来是没机会了。”

  “你这话说到我心坎上了,我也是正有此意。”

  “别说你们,现在有不少作者都开始有意模仿池非先生的写法。的确通俗易懂,让人一看就明白。”

  “可是你们不觉得太过直白了吗?我倒是喜欢原来的写法。”

  “哈哈,现在很多人都在争论这个话题,有人觉得太过直白不好缺乏美感,有人觉得这种写法才更容易让人接受。

  我是支持后者。你们想吧,看我们书的人都是平民百姓,他们哪看得懂什么之乎者也,还是这种通俗写法才更容易让他们看明白,也更容易接受。”

  “这话有道理,的确如此。我看不用多久,就会有越来越多作者用这种写法来尝试写作。”

  “那些人想得太简单了,以为只要改一下文风,就能变成另一个池非。虽然我也是写才子佳人的作者,但《梁祝》我是真喜欢,看了一遍又一遍。《梁祝》之所以感人,是因为书中充满了真情实感,那岂是单靠改一下文风就能做到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