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网文写手古代生存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30 戏班

网文写手古代生存录 令狐BEYOND 2551 2019.06.28 09:00

  池非来到聚雅斋的时候,金掌柜一见到他立刻喜盈于色,“小兄弟你来得太巧了,刚刚有人来找你。人刚走,我马上去把人叫回来,你先等一下。

  水生,你赶紧追出去把陶班主叫回来,他应该没走远,赶紧去。”

  “是,掌柜。”那个叫水生的伙记马上跑出去找人。

  把池非迎到内堂后,金掌柜对他解释道:“是这样的,京城有名的戏班子长春园,他们的班主看上了《梁祝》这部话本。

  想请你答应让他们把《梁祝》排成戏,因此特意过来让我跟你约个时间详谈此事。”

  “看来这长春园的班主还是个厚道人。否则他哪里需要问过我,直接拿着话本去排戏就是了。”

  池非说的是事实,这时代根本没有版权可言。戏班想要把某本书排成戏的话,就算是作者也没办法阻止,更别说能收到改编费了。

  金掌柜赞同道:“这长春园是京城的老戏班,口碑一向很好。

  班主是个读过书的秀才,只不过连年乡试都名落孙山,再加上本人又非常喜欢看戏,最后才干脆放弃科举开了长春园。

  为人的确很不错,知书识礼、温文儒雅。”

  两人坐了没多久,被伙记叫回来的陶班主重新回到了聚雅斋。

  这陶班主年约六十多岁,面容和善,头发斑白,留着一缕长须。穿着一身读书人常穿的长衫,显得十分儒雅。

  在金掌柜的介绍下,陶班主这才知道原来红遍京城的《梁祝》竟然是眼前这个十二、三岁的少年所写,顿时感到十分惊讶。

  对于他的反应,金掌柜笑呵呵地说:“陶班主,别说是您,就是老夫刚知道《梁祝》的真正作者就是这位小兄弟时,也倍感震惊。”

  既然金掌柜都已经确认过,陶班主也逐渐接受了这个事实,收敛了一下表情道:“果然是英雄出少年,老夫佩服,佩服。”

  池非连忙说“先生过奖了”,然后开门见山地问:“听说陶班主想把《梁祝》改编成戏?”

  “是的,老夫正是为此而来。《梁祝》这本书老夫也看过,实在写得非常好,感人至深。老夫在感动之余,就动了想把此书改成戏的想法。不知苏先生可否同意?”

  “陶班主您还是跟金掌柜一样叫我小兄弟或苏小哥吧,我是真受不起这先生二字。

  至于您想把《梁祝》改编成戏这件事,我个人没什么意见。

  我只希望陶班主您在改编的时候,不要改变这个故事的结局。

  因为这个故事之所以感人,是因为它本身就是一个悲剧。如果硬要改成大团圆结局的话,就会失去了故事本身的感染力。当然,这是苏真的一点小小建议而已。”

  陶班主捋了捋胡子说:“作为一个喜欢戏剧的人,我是很赞同苏小哥这个建议的。确实,《梁祝》本身就是一个悲剧,如果强行修改它的结局,就会失去原来的味道。

  但我们戏班有时是要到达官贵人家里表演的,而且很多都是寿宴、联姻等喜庆场合,如果不改结局的话,相信不会有人点这出戏的。”

  池非想了想,觉得他说的也有道理。

  试想一下,谁会在大喜日子愿意看这种生离死别的戏,这不是自找晦气吗?

  “陶班主说得对,在下的确考虑不周,您就当我没说过这些话吧。”

  陶班主摆了摆手说:“不,苏小哥,我的想法是保留两个结局,一个是故事原本的结局,另一个是修改过的大团圆结局。

  在外面表演的时候,我们会尽量用原本的结局。而在一些喜庆场合,就会用大团圆结局,你觉得这个提议怎么样?”

  “这已经是最好的办法,陶班主高明。”

  “苏小哥满意就好。”

  池非忽然想起一件事,“其实这个故事本身还配有一段流传已久的音律,如果陶班主有兴趣的话,我可以哼出来让您听一下。”

  “喔,还有这事?那你快哼出来听听。”

  池非于是把“梁祝”那段耳熟能详的旋律慢慢哼了出来。

  对着陌生人哼歌,实在有种迷之羞耻。但没办法,谁叫他不会古代传统乐器呢。

  他外公倒是会拉二胡,但池非年少时就跟大多数男生一样,愿意花时间去学一门乐器不过是为了泡妞而已。

  难道叫他一边拉着二胡一边对女生唱情歌吗?他真要这样做,估计会被人笑足三年。

  他大学时倒是学过一阵结他,只是这时代哪来的结他让他弹?所以只能用哼的。

  还好,虽然他哼得不是很好听,但陶班主却听得如痴如醉。

  等池非哼完两遍后,陶班主开口道:“苏小哥,我现在用笛吹一遍,你看看有没有错。”

  说完,他把随身带着的笛子拿出来,然后调准音阶慢慢吹了起来。

  不愧是行家,只听了两遍而已,就能准确无误在把整首旋律吹出来。

  尤其在清雅的笛声衬托下,整首“梁祝”被演绎得哀怨动人。

  等陶班主吹完后,池非赞叹道:“陶班主果然是行家,一丝不错。”

  陶班主放下笛子回味道:“这首曲子实在太美,跟梁祝这个故事搭配起来简直天衣无缝。妙,实在是妙。”

  “陶班主喜欢就好。其实“梁祝”这个故事我也是听一个过路的老者说的。

  他讲完后,还把这首曲子哼给我听,我这才记住了这个故事跟这首曲子。

  为了让更多人知道这个故事,在下这才厚颜把它写出来。或许文笔和用辞不堪入目,但在下已经尽力了。”

  金掌柜摇了摇头说:“小兄弟太谦虚了,虽然你的文风十分独特,甚至可以说是前所未见。但一本书写得好不好,老夫还是看得出来的,否则老夫怎么会把它印刷上市。”

  陶班主笑道:“我也赞同金掌柜的话,书确实是好书,只要是有眼睛的人都能看得出来。”

  “两位过奖了。”

  听完池非的解释后,金掌柜和陶班主终于解开了心中一个长久的谜团。

  一个年仅十二、三岁、情蔻未开的少年,究竟是怎么想出“梁祝”这种刻骨铭心、感人肺腑的爱情故事来?

  如果是听别人所说,那就说得通了。

  当然,他们都是业内的人精,知道一个路过的行人怎么可能会把一个这么长的故事细细说给一个萍水相逢的少年听?

  那至少得说上一天一夜才行,而且还得把其中的细节记得一清二楚才有可能,这怎么想都不太可能。

  所以其中大部分的内容肯定是这少年自己臆想添加的,这添加的内容竟然完全没有任何生硬突兀之感,仿佛这本来就是故事的一部分。光这份才气就足以让他们欣赏不已。

  双方谈妥之后,陶班主从袖子里拿出一个红封递给池非说:“苏小哥,你能同意把“梁祝”这个故事交给长春园改编,还送了老夫一首如此优美的曲子,老夫实在感激不尽。

  这绝非交易之物,只是老夫的一点小小心意而已,请苏小哥不要多想,并代请收下。”

  池非推托了一阵,最后看对方是真心实意想对他表示感谢,只好把红封收下。

  他并非故作客气,假如对方成功把“梁祝”改为戏曲,对这个故事的传播有极大帮助,对他本人的名气也有极大提升。

  不管怎么算,他都是最大的受益者。

  更何况,人家原本连问都不需要问过他就可以直接这样做。肯当面跟他谈,已经是很给面子。对于这样的谦谦君子,池非真不想收他钱。

  看到事情已经办好,陶班主就向两人提出了告辞,金掌柜还客气地把他送到门口。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