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网文写手古代生存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58 正轨

网文写手古代生存录 令狐BEYOND 2279 2019.07.14 15:00

  当一切步入正轨后,会感觉时间过得特别快。

  不知不觉间,又一个月过去了,又到了盘帐结算的日子。

  果然正如金掌柜所言,因为江南苏元府最大的书坊长庆坊从聚雅斋里批发了一万五千多本《梁祝》和《仙侠》的新书,这回分到的钱比上个月还要多,足足有四千五百多两。

  当然,《梁祝》是不算在其中的,因为《梁祝》是直接卖断给聚雅斋的,今后卖得再多也与他无关。

  加上上个月分到的三千六百多两,池非现在有了八千多两的身家外加一幢二进的四合院。

  虽然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但他已经相当满意。

  相比于一年前吃了上顿就没下顿的乞丐生活,现在他不仅成功在京城落户安家,而且也算是小有资产。如果这样还不满足的话,小心被雷劈。

  人的欲望是无穷的,所以人要学会节制,要学会感恩,要学会知足,否则永远也快乐不起来。

  这是小时候外公教他的做人道理,他越长大,越觉得有道理。

  他以前认识几个混得特别好的同学和朋友,有的做销售,有的做讲师,有的做金融,这些人的年薪都是以百万来计算的。

  但这些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忙,非常非常的忙。

  经常出差已经是小事,他们几乎就很少有休息的时间,不是上班就是应酬,总之一年到头几乎都是在忙忙忙。

  他曾经问过他们,像他们现在这样年薪百万,有车有房,有妻有儿,觉得开心吗?

  他们没有一个人回答说自己过得开心。

  他们感觉自己就像是一根被硬塞在机器里的弹簧,每天都被各种业绩任务和工作压力折磨着连喘息的时间都没有。

  但他们不敢停下来,他们怕一旦停下来,就会失去现在的资源和地位,变得一无所有。

  看到他们这样,池非深深觉得外公说的是对的。

  一个人想要的越多,那他就需要付出越多。

  人在年轻的时候多拼搏是应该的,无可厚非。但凡事都有个度,如果这份所谓的成功是在不断透支人的健康和生命为代价的话,那这样的成功真的有意义吗?

  池非自问做不到,所以他宁愿做个虽然没什么钱,但却过得轻松自在的人,就像他的外公一样。

  就算是来到这个陌生的世界,池非仍然保留着这样的想法。

  在温饱无忧的情况下,他写小说已经不再是单纯为了赚钱,更多的是一种自我实现。

  他想把自己知道的东西,想表达的东西通过小说的形式表现出来。

  把下个月要印刷出版的稿子亲自交给金掌柜后,从聚雅斋出来的池非趁着天色还早,决定去探望一下陈帐房。

  对于这个真心实意对自己好的老人,池非已经把他当成了重要的长辈,几乎每个月都会去探望两三次,顺便跟他聊聊天。

  随着去的次数渐多,他跟陈帐房的家人也开始逐渐认识。但他知道古代男女有别,所以尽量避免跟女眷有过多的接触。

  探望完陈帐房回到四合院后,池非把正在打扫院子卫生的张小娥叫进了客厅。

  “当家,什么事?”张小娥有些奇怪地问道。

  池非从身上拿出三两银子放在桌上对她说:“这些银子是给你的,你自己收好。”

  “当家,你是不是想请人回来吃饭?有多少人来?”张小娥不疑有他地接过银子,像往常一样把它当成了菜钱。

  池非知道她误会了,没好气地说:“这不是给你买菜的钱,这是你的月钱,白给你的,懂吗?”

  “这、这是给我的?”张小娥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他。

  “对,就是给你的,不止今个月,以后每个月都有。”

  “我、我不要……我不能要,我真的不能要!”张小娥像突然抓到烧红的热碳一般,吓得赶紧把银子放回到桌面上。

  池非敲了一下桌子说:“听好,凡是在我这里做事的人,都会有报酬,就算是你也不例外。

  我答应过十年后就还你自由,这话是不会食言的。

  人是会长大的,在这十年间,你总要买新的衣服鞋袜吧?毛巾水桶等日用品也总有用坏的那一天,难道这些你全都指望我去帮你买吗?

  还有,你今年十四岁,十年后就是二十四岁。到那时你总要嫁人吧?

  你无亲无故,到时嫁妆怎么办?难道就这样净身嫁过去?

  这些都是要钱的,所以我才给你发月钱。以后你可以用这些月钱买自己要用的东西,再把大部分的钱存起来作为自己的嫁妆。现在听懂了吗?”

  张小娥红着眼睛说:“可是我只是一个下人,不应该收钱的。

  当家你已经对我很好了,我真的不敢收你的钱。”

  “傻姑娘,你当家我有钱的很,根本不在乎这点小钱。听话,拿着。”池非把银子硬塞到她手里。

  感受着手里的硬度,张小娥的眼泪再也忍不住刷地流下来,然后顺着她的脸一点点地滴在地板上。

  她十分激动地想用袖子去擦,却怎么也擦不完。

  池非决定让她自己冷静一下,于是独自走出客厅回到自己房间。

  经过这两个多月的相处和观察,他看出张小娥是个懂得感恩图报的女孩子,做事也很认真勤快。

  每天买完菜后,剩下的菜钱她是真的一文不少地还回来,一点也不敢昧下。

  虽然有时候待人处事有点一根筋,但却是个值得信任、值得把后背交给她的人。

  三两银子是池非以前在东升米铺当伙记时的工钱,所以他就以这个为标准给张小娥发月钱。

  以后随着她做的时间越长,又或者有新的下人进来,她的月钱还会进一步增加。

  如果她将来嫁人,池非也已经想好给她另外备一份嫁妆。

  古代社会对女性太过苛刻,像张小娥这样值得信任的人,只要他有能力的话,会力所能及地帮她一把。

  这或许有些多管闲事,但却是他想做的事。

  他这条命是捡回来的,如果可以,他想尽量过得随心所欲一些。

  因为上辈子,他已经有过太多的遗憾。

  其中最大的遗憾,就是没能来得及见外公最后一面。

  池非现在想想,才知道外公提前立下遗嘱把房子和积蓄都留给他,并且把他会的一切都教给他。

  甚至还让池非从小学习咏春拳用来防身,他做这么多只是为了将来有一天他离开人世后,外孙有能力独自生活下去而已。

  因为他知道,池非就算父母健在,实际上也相当于无父无母。

  除了他这个外公,已经没有人会真心对这个外孙好。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教外孙好好活下去。

  不求他荣华富贵,只求他一生平安。

  可以说,有对不负责任的父母是池非的不幸。但有位这样的外公,却是他的万幸。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