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网文写手古代生存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25 要不要试试

网文写手古代生存录 令狐BEYOND 2110 2019.06.25 09:00

  第二天一早,池非就从四合院走路到益和布庄正式上工。

  还好益和布庄离他住的地方不算太远,步行大概40分钟左右就能到,就当是散步。

  去到那里以后,冯掌柜先将他介绍给店里的两个伙记认识,然后把池非安排到柜台那边负责记帐和找零。

  有些比较大的店铺,还会有专人负责记帐和找零,然后由帐房先生负责出帐和入帐,也就是出纳。

  一来可以减轻帐房先生的负担,二来可以防止帐房先生在帐目上作假。像东升米铺这样的老字号大店就是这样做的。

  而冯当家为了节省人手就没有这样做,而是自己兼任掌柜和出纳,店里所有钱银来往都从他那边进出。

  这也是许多中等店铺常用的做法。至于小店铺根本连帐房先生都不用请,全部由东家自己搞定。

  益和布庄由于是新开店,知道的人不多,再加上店的位置也很一般,所以生意不太好,池非就有点无事可干了。

  然而就算是坐在那里发呆,他也不会主动去帮那两个伙记的忙。

  因为他现在已经是正式的帐房先生,不是东升米铺里那个半学徒半伙记的廉价劳力,这不是他该做的事。如果他硬要去做,只会坏了这行的规矩。

  虽然没什么事做,但池非毕竟是个有经验的上班族,知道没事做的时候可以主动找点事做,这样不仅可以给东家一个好印象,也能更快地融入到新环境。

  所以他主动向冯东家提出是否可以看一下最近店里的进货和出货帐本,顺便再做个盘点,这样店里还有多少货就心中有数了。

  看他这么积极,冯掌柜当然欣然同意。

  原本无所事事的池非开始忙了起来。

  他先制作了一张表,把每一种布的名称都单独作为一列,然后根据进货帐本和出货帐本里面的数据,算出总进货量和总出货量,再把这两个数相减,就能算出这种布在帐面上的库存是多少。

  由于布的种类很多,而且进出帐本记得有些凌乱,池非足足花了一个上午才把各种布的帐面库存算好。

  算好后,他开始进行实物盘点。先盘的是店内的货,这个倒是挺快,一个小时就盘完了。

  接下来就要盘存放在仓库里的货,这个可是大工程。

  说是仓库,其实就是一个四合院,就在店的后面。

  实际上,很多临街店面都是这样的,前面是店铺,后面是可以住人和存放货物的院子。

  有些房东会将前后直接打通,方便进出。有些则是独立分开,店面是店面,院子是院子,各不相关。

  趁着没什么客人,池非想到仓库那边去盘点。

  冯掌柜很支持他的做法,自己干脆把记帐的活也揽上了,让他安心去盘点。

  这一忙就忙到下午五点多快下工才盘完。

  等池非盘完后,发现不仅没有盘亏,反而盘盈了。也就是说,实物比帐面上的库存还要多。多出来的全是缎,有十几匹之多。

  池非向冯掌柜汇报结果的时候,冯掌柜也很惊讶。想了好久,才想起那批缎是从别的布商那里以极低价钱买过来的。

  之所以价钱会这么低,是因为这批货曾经泡过水,脱色很严重。

  他当时会接手这批缎,主要还是贪便宜,想着虽然脱色,但质地还是不错的,慢慢卖总有办法卖掉的。

  结果他低估了京城人的挑剔程度,这批缎放了很久都卖不出去。最后没办法,只能扔到仓库里放着,时间一长,连他都忘记了这批缎的存在。

  在知道这批缎的来历后,池非想了想说:“掌柜,这批货您还打算卖吗?”

  冯掌柜苦笑道:“能卖得了早就卖了。京城人挑剔得很,这种布不会有人愿意买的。”

  “既然卖不了,那您有没有想过用它来搞次促销?”

  “促什么?”

  池非这才想起促销这个词是在他那个时代才出现的词,于是解释道:“简单来说,就是用一些小便宜小优惠来吸引客人过来购买你的商品。达到既能快速出货,又能让更多客人知道你这间店的目的。

  例如这批卖不出去的缎,我们可以用它来搞一次促销活动,活动的名字就叫买一送一。

  大概做法是:只要在我们店里买一匹缎或两匹布,就送他一匹这种已经脱色的缎。当然,普通人很少会整匹地买,通常是几尺几尺地买。但不管他买多少,我们就送多少。买得越多,送得越多”

  冯掌柜本身是个精明的生意人,一听这主意,顿时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赶紧追问道:“可是这种已经脱色成这样的缎真的会有人要吗?”

  “就算不能用来做衣服,拿来做被面或当毛巾用也是可以的嘛。最重要的是,白送的东西谁不想要?”

  冯掌柜一听这话,立刻拍手叫好:“说得对,说得对,白送的东西谁不想要。只是这样做真的有作用吗?”

  “掌柜,我又不是神仙,哪里敢打包票。我是这样想的,你这批缎子已经放很久了,再放下去能不能用还是个问题。与其让它继续占地方,还不如用它来试着打开局面。就算没有效果,你也就浪费了这批残次品而已。当然,您是当家,要不要做由您来决定,我只是提个建议而已。”

  冯掌柜想了一会,终于一拍大腿说:“好,我们就按你的方法来搞一次促…促……”

  “促销。”

  “对对,就是促销。”

  …………………………

  这天早上,在城东益和布庄的门口挤满了人,到处都是说话声,十分热闹。

  人非常多,密密麻麻的一大片,少说也有一两千人,闹哄哄的。

  这些人几乎全是住在附近的居民,还有一些是从其他地方闻讯而来的。

  他们这么多人之所以会聚集在这里,是因为昨天有人在街上提着铜锣一边敲一边叫:“从明天开始,长寿街益和布庄举行惠民活动,凡是在店里买布,买一尺送一尺,买一匹送一匹。数量有限,送完即止。”

  打锣人就这样一边打锣一边重复叫着这些话穿街过巷。

  这个消息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许多人走过去追问那个打锣人这是怎么回事。

  打锣人言简意骇地回答:“你们明天一早去益和布庄就知道了。让开让开,别挡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