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东朵灵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天河

东朵灵 未雨先雪 3128 2019.03.15 20:53

  “再见了,我的朋友们,我只能送你们到此处,愿神保佑你们一路平安。”在我们膜拜完圣体(槃木神树),即将与古洛尔善人分道扬镳,踏入百兽朝圣碑背后的黑夜之时,他用生满老茧的双手按着我的肩膀对我说:“瑞兰人凯洛,不管以后你置身何地,都要铭记自己所肩负的使命,唯有如此才对得起他们不惜一切送你这一程。”

  他说话间,眼神里不知不觉流露出一股温柔的哀伤。那一刻,我突然感觉自己像是看到了一头为死去同伴感到悲哀的雄鹿。

  “我明白。”我避开他的目光,点头作答。

  在边际线上和古洛尔善人告别以后,我们在戈戎的带领下一同走进了槃木神树的树荫之下,开启了前往绝境森林深处寻找槃木洞穴的旅程。

  刚开始,我们一行人追随戈戎一直往西北方向走。途中,我曾多次回头看望身后的古洛尔善人,我瞧见他一直守在百兽朝圣碑后的艳阳之下,一直在默默地目送着我们这些与他相识不过两日的朋友,直到他的身影变得模糊不清,最终跟着阳光一起消失在地平线的尽头。

  “这里似乎有点冷。”在往绝境森林里面走了许久之后,我抬头凝视着阴沉沉的天空,搓了搓冰凉的手掌说。

  不知为何,在跨过百兽朝圣碑之后,我就总有一种错觉,而且,这种错觉随着步伐的深入变得越发强烈。自从离开边际线进入绝境森林以后,我总以为自己通过一道无形的门来到了另一个与之平行的怪诞且诡秘的世界,一个荒芜到只生杂草,平坦到没有了尽头,宁静到永远鸦雀无声的世界。仿佛这是一个看上去不似那么真实,永远只存在于梦幻里,永远只属于寒冷和黑夜的国度,但却又冰冷到刺骨,真实到触手可及。

  “好像是越来越冷了。瑞兰人凯洛,你可以把那件黑熊皮罩在铠甲外面,这样应该会感觉暖和点。”札喀戎随即提醒我说。

  那天下午,我按照札喀戎所说将温暖厚实的黑熊皮披在了肩上,跟随着众人就这般在昏暗的绝境森林里行走了半日,待到天色渐暗之时,我们才就地取材,寻了些枯草生火扎营。

  “首领,接下来我们该往哪儿走?”入夜后,当我们围着用枯草升起的火堆休息时,塔卡戎一边啃着烤熟的净果一边问。

  “按照古洛尔善人给我们提供的方位信息来看,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大概在槃木洞穴的正南方,明日我们往北走,不出意外的话再有三日便可抵达洞穴附近。”戈戎说着将手中的那卷羊皮古卷平铺到火光足以照亮的位置,然后同大家一起商讨起来。那晚,戈戎跟众人围坐在火堆旁一直聊到深夜才入睡。

  或许是因为感到寒冷的缘故,在绝境森林里度过的第一个夜晚对我来说漫长而又寂寥。当所有人都陷入沉睡并发出此起彼伏地呼吸声时,我仍然蜷缩在柔软厚实的黑熊皮里,思绪万千地凝视着亘古不变的黑色夜空,直到黑色的风不断地搅动着微弱的火苗,然后一举将它吞没之后,我才总算摆脱失眠的困境,昏昏沉沉地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清晨的时候,我们一早便醒来,收拾行李、吃完早餐(两个表面烤的焦黑如碳的净果),然后跟随戈戎继续赶路,按照既定的路线往北走,去往绝境森林的深处,去寻找那座失落的地底王城的入口。

  这一天,因为越来越靠近绝境森林腹地的缘故,天色开始变得更加阴沉,就像暴雨欲来的前夕。

  一路上,跟随着众人沉默不语地往前走,总感觉这头顶上的天空在随着我们步伐的深入而变得更低垂,就仿佛快要承受不住某种重量而随时会坍塌下来一样。

  “瞧啊,我们闯入了神的梦境里,没准他老人家这会儿正从什么地方偷偷地窥视着我们呢。”到了傍晚的时候,绝境森林里下起了稀薄的雾气,我们围坐在温暖的火堆旁,札喀戎打趣地说。

  “你准是疯了!”听到这话,一旁的塔卡戎坐不住了,他立马粗鲁地用他那宽大且厚实的手掌堵住札喀戎的嘴巴,然后疑神疑鬼地扫视了一下四周,仿佛神真的就在这附近一样。“这可是神沉睡的地方,你最好对神保持该有的尊敬。”

  “抱歉,”札喀戎在塔卡戎的指责下了,意识到了自己言语对神有失敬意,他神情羞愧地仰头,然后食指合十并虔诚地朝神木林深处跪拜,在拜完七次之后,他又摊开双手,深情地用一种语调轻柔悦耳,犹如迷一般的语言吟唱起一段神秘的祷文来。

  那晚,不知怎的,当他开口吟唱起这段神秘语言构成的祷文时,我竟瞬间有种似曾相识的亲切感。此后,在一次闲聊中,戈戎告诉我说,札喀戎在那天晚上吟唱的那段祷文其实是古老的蕤藤语,也就是传说中可以传达给神明的精灵语。

  戈戎还说,这段精灵语构成的祷文实际上并不完整,经过世代的口口相传早已残缺不全,仅剩下些硕果仅存的只言片语罢了。

  我一直都相信那晚札喀戎在吟唱完那段神秘语言构成的祷文之后,沉睡中的神真的听见了,他听见了札喀戎那充满虔诚和敬畏的祷告,因为自打那晚之后,整个绝境森林都在发生着某种由浅到深,由隐微到显眼的微妙变化,就像是被叫醒了一样,它不在甘于万籁俱寂,而是从一场千年不醒的大梦中渐次醒来。

  “天啦!快看快看,天上破了个洞!”塔卡戎陡然指向北边阴霾的天空,神色仓皇地惊诧道。他误以为神在发怒,在因札喀戎的不敬而降罪于我们。

  那是进入绝境森林的第三天,我们一队人马继续北上,在一马平川看不到任何枝叶的森林里继续穿行。那阴冷潮湿的绝境森林里一如既往,鸦雀无声,一路上,没有人愿意开口多说哪怕半句话,都在这怪异氛围的影响下刻意地压低声响,仿佛此时此刻发出任何多余的声音都是极其尖锐刺耳的,都会让人感到心烦意乱。

  我原以为这种冗长,压抑的犹如噩梦般浑浑噩噩,让人身心俱疲地旅程还会再持续上一段时日,至少得在我们找到传说中的槃木洞穴之后才会结束。但事实并非如此,就当天下午的时候,在我们走了很远的路程之后,绝境森林里这种持续了几日,仿佛永无尽头的压抑和沉寂却在不知不觉中被莫名其妙的流水声打破了。

  “哦!我的天!谁能告诉我那是什么?”

  “是瀑布么?”

  “我可从来没见过哪个瀑布能生到天上去!”

  当塔卡戎最先发觉这不断朝我们逼近的流水声的源头之时,众人目光齐刷刷地望向远方昏暗朦胧的天际。只见一缕银色的发丝垂落在天地间。

  “它不是在天上,它是从我们看不见的神树树顶上流淌下来的万年雪水。”戈戎一语道破天机,刹那间,众人恍然大悟。

  “这是天河!我曾在古代的祭祀台上见到过!”札喀戎激动地对着我惊呼道。他解释说,“这是哺育我们的生命之河,传说中,这种天河一共有三道,我们半人族便诞生于其中的两道天河。”

  “那还有一道天河呢?”我追问道。

  “自然是诞生出了整个林海有史以来最伟大的种族,传说中的森林守护之神,精灵一族!”他说着脸上自然而然地流露出不容置疑的敬仰之色。

  “轰隆......”

  那天,临近傍晚的时候,我们才终于走到那犹如雷鸣般震耳欲聋的天河跟前。

  “嗬!好大一个深坑!还真是深不见底呢!”当我们走近天河的时候,眼前意想不到地出现了一个深坑,一个被倾泻而下的激流硬生生砸出来的坑洞。塔卡戎望着眼前这个直径足足有上百米的巨大深坑惊叹道。

  “你们说,这天河的水经过这个深坑流向了哪里?”札喀戎朝深坑边缘靠近了些,他伸出前蹄将一颗石子踢入奔腾而下的河水中。

  “要我说,这河水定是笔直流向地底的冥河,用以冲刷那些亡灵身上的罪孽。”西戎缓慢靠近札喀戎,精光逼人,故作一本正经地说。

  “噢!不好!糟糕.......!”札喀戎在西戎说完之后突然惊叫了起来,只见他右前蹄下一软,一块巴掌大的泥地立刻坍塌了下去,当时亏得他身手矫健,在这电光火石的危急关头他大喝一声猛然向上凌空跃起前蹄,然后朝后翻滚过去。

  “哈哈~!”当札喀戎翻滚了一下落定之后,塔卡戎随即爆发出一阵憨厚的大笑声。我们瞧见札喀戎此时正一屁股坐在地上,他两手撑在地上,前蹄还在半空挥舞着,模样极其滑稽。于是所有人都忍不住笑出声来。

  “好了好了!大家还是往后退一退,这深坑四周的泥土下面都是空的,保不准还会再次发生坍塌。”戈戎一面同西戎扶起倒在地上的札喀戎,一面对众人说道。

  “那些都是什么?”当我跟着塔卡戎往后退的时候,我指着深坑下面像一窝窝像蛇一样盘在一起的阴影说。

  “应该是树根。”戈戎回答我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