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我在镇魂司当称魂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章 小施计,杀无赦

我在镇魂司当称魂师 夏语楼 2116 2021.06.09 11:59

  黄昏落幕处。

  正是杀人时。

  陈风窝在东门的茶摊,捡了个拐墙角的犄角旮旯,盯着前往沧澜山必经的城门,守株待兔。

  陈风不是为了暴起当刺客。

  只是为了盯人。

  看着紧得严严实实,用丝袜状红线盖了的两口棺材,被马车拉近,陈风绷紧的心松了下来。

  再看到乔装打扮成平民,远远坠在马车后面的林小牧,陈风的心更加愉悦了。

  孝母啊,你这么有辨识度,藏不住的,何况,你打扮成平民,脚上还踩着官靴,省省吧,剧组没给够你钱吗,置办道具上点心吧,漏洞百出的,你要是谍战里的角色,活不过一集,信不。

  陈风心里做着点评,喝茶的碗赶紧掩住半张脸……好险,这厮不愧蟒妖血脉,竟警惕如斯。

  林小牧心里泛着嘀咕,今天怎么回事,老感觉心绪不宁,如依往日,此事罢了,今日得偷运爹娘尸体回沧澜山,否则乱了时辰,阴阳两衰,神仙无救。

  林小牧疑神疑鬼,视线在茶摊上,多停留了几眼……那人好生古怪,喝茶就喝茶,啃碗做什,真是血脉肮脏的穷酸贱民,不占尽便宜就当是吃亏的垃圾。

  林小牧冷哼一声,不再关注,远远坠在车队后面,出了城门。

  陈风心说,感情好,你这打扮,是偷偷出城,倒是省了我不少麻烦。

  结完茶钱,陈风加快脚步,左拐右转,远方是一厚重大门,门前有两尊石像,一尊盘龙,一尊绕凤。

  正是那斩妖殿衙门。

  天色渐晚,黑云压月,斩妖殿门前掌灯,夜色下活像两吊睛大眼。

  陈风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周身咔咔响,捏骨术缓缓施展,摇身一变,林小牧是也。

  斩妖殿夜巡的队伍走出三支,陈风细细打量,都不是在妖市见过的,可见这些人不是林小牧下属。

  陈风耐心再等,总算等来眼熟几人。

  陈风迎面向前,还没开口,打头的斩妖使就快步迎了上来,他往后悄悄看了一眼,才压低声音道:“大人,你不是……”

  陈风早算计到这出,抬手打断这林小牧心腹,面带忧愁,压低声音,“时间紧迫,来不及细说,跟我去扫清尾巴。”

  心腹噌地一声就拔出腰刀,表忠心道:“万死不辞。”

  哈?这就信了?陈风一肚子说词没地儿说去,心说这林小牧看来积威日盛,是个不容置喙的上司,也好,省却我诸多麻烦。

  当下,陈风大手一挥,头前带路,十来斩妖使不疑有他,紧随其后。

  铜锣巷一处深宅旁,一队斩妖使埋伏在外,林小牧心腹疑惑道:“大人,你确定要自断手臂?”

  “当断不断反受其乱,这些妖兽在清风楼已然暴露,恐会牵扯到你我身上。”陈风不待林小牧心腹反应,直接低喝一声“杀无赦”。

  “可是,怎么跟咱们的合作伙伴交代?”

  “嗯?你在质疑我?”

  “属下不敢。”

  林小牧心腹抽刀一指,喝一声“杀”,带头冲了进去。

  陈风落后半步,还在想他口中说的“合作伙伴”,莫非这后面还有牵扯?

  先不管了,机会难得,先将这些卖人肉的妖兽处理了。

  杀声震天,斩妖使煞气缠身,杀伐起来,凌厉无比。

  宅院内的妖兽仓皇之间,殊死搏斗,还有妖兽看到化作林小牧的陈风,摸不清状况埋头冲来呼救,被陈风暗施擎天击,撞得当场咽气,死不瞑目。

  搏杀声,惨叫声,此起彼伏。

  “叫,不叫就死了。”陈风捏住那鼠妖小二的脖子,用林小牧的身份,给他埋雷。

  这鼠妖瞪圆眼睛,瞳孔充血,破口大骂,“卸磨杀驴的狼心狗肺,枉我等如此信任你……噗……”

  一把战刀从鼠妖后背穿来,捅了他个透心凉。

  林小牧心腹满脸是血的模样,从后一揽鼠妖尸体,还给他来了个抹脖子。

  “大人,杀这小妖莫脏了你手,属下僭越了。”

  心腹说完话,沾血的刀在鼠妖身上擦了两下,振臂一呼,高喝一声“杀”,又踹脚往里冲。

  我谢谢你啊……陈风嘬着牙花子,恨不得给这心腹两耳巴子。

  陈风心说,这林小牧能做到斩妖小旗,御下有方嘛,果然是没有一个人能随随便便成功,半妖血脉能混进堂堂斩妖殿,还是有两把刷子的。

  刚想完呢,冲进去的林小牧心腹又咣地一声,撞破窗子倒飞出来。

  一头虎兽紧随其后,血盆大口,飞扑过去。

  陈风有心不去救人,转念一想,战斗还没结束,不易过早露出破绽,当即踢断半座假山,给倒飞的林小牧心腹垫了一手。

  陈风错身上前,从林小牧心腹手中夺过战刀,双手一攀,高举头顶,迎头一击力劈华山,把个虎兽一分为二。

  他再次踢脚,刀柄翻飞,战刀叮地一声射向里屋。

  里屋一声咆哮,正是将林小牧心腹撞飞的那个羊头人。

  羊头人头顶弯角,半边已被陈风激射的战刀削平。

  “大人,让我来。”林小牧心腹地上爬将起来,手里一紧,一条软鞭抽了出来。

  “结阵。”林小牧心腹大喝一声,两名前来支援的斩妖使同样弃了战刀不用,抽出软鞭。

  三鞭分品字合击,啪啪作响,尚未抽到羊头人身上,仅是声音就让它出现了几重晃动的影子。

  这鞭子不简单,专门针对妖族炼制的训妖鞭。

  数声脆响,这羊头人直接被绞成一地的羊肉卷。

  这些半化形的妖兽,哪是拥有合击之术的斩妖使对手,没有一个漏网之鱼。

  战斗起得快,结束得更快,这就是人多好办事的优势,若陈风独自前来,费时费力不说,还有可能被人堵了。

  “速战速决,一个不留。”陈风干净利落脆,带头冲锋。

  所过之处,血泊满地,尽是妖兽尸体。

  踹开一道门,眼前所见让陈风眼睛猛地一缩,转头就将地上还没咽气的妖兽发泄一般剁成碎块。

  屋内惨不忍睹,人间炼狱。

  几名眼神涣散,尚有气息,已经被折磨得不成人样的女子,嘴里塞着铁球,以防咬舌自尽。

  被赤身用钩子吊在房梁上,身上尽是被小刀片过的痕迹。

  这些该死的妖兽,片活生生的人肉吃。

  等这几名女子被解救下来,无神的眼神渐渐有了生机,第一件事不是大喊大叫,而是直接闷不做声,咬舌自尽。

  “该死,该死,通通都该死。”陈风气绝,挥刀将一颗蛇头砍成两瓣。

  林小牧心腹也黯然一窒,生而为人,自然是心中愤愤。

  “这藏污纳垢之地,烧个干净。”陈风吩咐完毕,走向一处枯井,这里面正是铁线米虫回禀的地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