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我在镇魂司当称魂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一星奖励

我在镇魂司当称魂师 夏语楼 2156 2021.05.17 12:04

  未曾想自己惦记了许久的林小牧竟然是以这种方式面基。

  还以为手黑如斯的家伙,张着一脸恶魔相呢。

  没想到斯斯文文,正经起来还满身正气。

  真是应了那句话,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瓢舀。

  长得正,不见得行得也正。

  陈风也没有举报的想法,说出去谁信!

  总不至于说,噢,上官你好,我举报林小牧官妖勾结,人说你咋知道的,陈风说我在阴阳册上看到的,喔嚯,玩完,大结局。

  干饭干饭,供养给了胃,吃撑了就不用动脑子。

  陈风一顿饭造的,看得共同进餐的称魂师们一个个眼皮子直跳,有形无形地护住了自家的饭盆。

  这十一号是跟吃的有仇还是怎么的,吭哧吭哧的速度恨不得是在刨人祖坟。

  一顿干了十几个人的量,幸在镇魂司别的没有,吃喝管够,否则,就陈风这吃法,多大的家业都给葬了五脏庙。

  美美地打出一串抑扬顿挫的饱嗝。

  陈风抹了抹嘴,精神十足地上工。

  今儿这称魂任务,就有趣了,独一份,指明了要陈风。

  为啥点将不点别人,偏偏点他?

  还不是今天一场无妄火,“新鲜”的魂还没来,唯独就一妖魂。

  还是和陈风有点因果的原九号——独角仙妖魂。

  陈风进了地字十八号称房。

  搓了搓手,呸呸朝掌心碎了一口,挑选称魂工具。

  走你。

  随着阴阳册的字迹浮现,苍莽的声音响起。

  “魂重三两三钱,三星品质,奖励擎天击。”

  擎天击?

  虽是三星品质,奖励了一杀伐术,陈风相当满意。

  称魂得奖励这么久,这还算是头一回得杀伐术。

  他也不知道自己什么实力,反正蛮力不小,用他自己装逼的想法就是力可撼山岳,拳能爆星辰。

  有了这擎天击,那逼格就比咣叽砸拳高多了。

  阴阳册上判阴阳,魂重星品录生平。

  这独角仙的一生,是慢慢变质的一生,是从一个好妖到坏妖慢慢蜕变的一生。

  反正读来也就那么回事,没什可看。

  陈风唯一比较感兴趣的,大概就是这独角仙被一缕不知哪来的分魂夺舍,实力大增,变幻了模样,来到京都。

  至于如何进的镇魂司。

  写到这,阴阳册直接显露一行字:你莫看,看了眼瞎。

  “……”陈风当即就风中凌乱了。

  什么鬼?

  给我整这一处?

  这是把自己屏蔽的意思?

  陈风暗付,这问题可能就出在那分魂上面,自己逼格不够,不能窥这天机。

  不看就不看吧,也不是非看不可。

  只要有奖励就行。

  阴阳册给了这独角仙妖魂一首命格判词。

  “早年作事事难成,百计徒劳枉费心,半世自如流水去,后来霉运怨分魂”。

  一句话以概括,这妖魂性直多情,交友带劫之命。

  可不是嘛,恰如其分。

  判词收尾,阴阳册上再度显现一页图案。

  一只黢黑油亮,螯足长翅形象的妖虫渐渐清晰。

  旁配五字:独角仙妖魂。

  下有一行小字说明:命劫造化,自然死亡。

  这个说明就有点吊诡了,怎么个自然死亡,不是我捶死的吗?

  陈风也没多想,称魂完成,造册登记,就等着引魂入魂井。

  陈风刚要引魂。

  阴阳册哗啦啦又翻了起来,苍莽的声音再度响起。

  “魂重二两三钱,一星品质,奖励虚空梭。”

  啊哈?

  又是一命两魂,还是个一星品质?

  陈风喜上眉梢,连虚空梭是什么东西都来不及细看。

  就把目光投向阴阳册。

  无他,八卦之火熊熊燃烧,吃瓜一星品质的魂魄生平,一定够劲爆。

  “……”

  陈风看了半天,阴阳册这会连“你莫看,看了眼瞎”都懒得写。

  直接罢工了。

  这丫……太监了。

  难道是林小贼那厮口中所说的大妖分魂?

  这样啊,那没事了,你装死吧,我觉得苟没错,咱们一起苟,苟到到时候逼格高高的,把这些个老银币的祖宗十八代都写出来。

  一星品质奖励的虚空梭通体流光,一看就不是凡品。

  陈风随手一招,虚空梭就消失不见,再一招,又出现在手里。

  他研究一番,发现这虚空梭远不止遁入虚空这么简单,还是一个储物神器。

  只要凝神分出意识,就能达到予取予夺的效果。

  不愧为一星品质魂魄给的好东西,堪比储物戒,还神不知鬼不觉。

  就不知这名为虚空的梭,能不能破封印。

  陈风也不敢拿称房四周的符文做实验,万一能破,岂不是暴露了。

  苟起来,苟起来。

  陈风引魂入魂井,完成了今天的独享任务。

  称魂,干饭,睡觉三要素一个都不能少。

  陈风嗷嗷待哺的样子,活像三天没吃饭的饿鬼。

  殊不知,这厮称魂之前刚干了那么多吃食。

  陈风也很纳闷,怎么回事,我怎么这么不经饿。

  “少吃点,晚上有好东西。”五号跛脚大叔拐到陈风身旁,脸色红中带润。

  不是说他真个就脸色转好。

  这是神情使然,心情大好的外在脸相。

  “老哥,怎么说?”

  “你不知道?”

  “我怎么知道?”

  “哦,差点忘了,你还没我来得时间久。”

  五号舔了舔唇,露出追忆的神情,搓着手指道:“今晚是发阴俸的日子,也是唯一花销冥钞的日子。”

  花销?

  陈风捕捉到关键字眼。

  冥钞不是烧了祭奠亡人的吗,怎么还能当钱花?

  五号一脸神神秘秘,也不明说,就说了一句“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陈风歪了歪嘴,心想五号是不是得了阴阳册的真传,在这卖关子上瘾了。

  不过看他那一副讳莫如深的神情,陈风也不好细问。

  从其他同僚不同往日跃跃欲试的表情来看,这发阴俸的日子,的确透露着喜庆。

  子夜转眼即来。

  陈风难得享受到没有鼾声磨牙说梦话的半晚。

  这还给他整不习惯了,硬是没睡着。

  天玑组同僚们都没睡,一个个的窃窃私语,还不敢大声说话,这是迫于陈风淫威呢。

  陈风一脚飞死人的事迹不仅在天玑组传开了,北斗科其余六组都留有他的威名。

  不消片刻。

  镇魂司特有的破落丧锣敲响。

  这一次不是宣告死亡。

  而是集合信号。

  陈风被五号提醒带上冥钞,拽着他胳膊汇入集合的队伍。

  到了地方,不是天玑组大堂。

  而是一个从来没有涉足的大厅。

  陈风终于一次性看完北斗科的人。

  北斗科以星辰分组,下设七组,分别为天枢、天璇、天玑、天权、玉衡、开阳、摇光,每组称魂师满员十五人,理论上就是一百零五人。

  实则满员一百零四人,唯独天玑十三号永远空缺。

  扑克脸曹丘臣站在天玑组队伍前面,每组最前面都有各个组的丘臣。

  “肃静。”曹丘臣一脸欲求不满地转身,狠狠瞪了天玑组的称魂师一眼。

  这一声不大,竟也震慑了余下六组。

  嘈杂的大厅安静下来,明显看到曹丘臣舒了口气。

  陈风甚至怀疑曹丘臣有过度享静癖,容不得一点杂音在耳,一般人耳中的嗡嗡嗡,在他耳中听来可能就是山呼海啸。

  “生死墟之行老规矩,两炷香时间,过时不回,魂飞魄散。”北斗科老大林塚侯上台讲话,废话不多说,干净利落脆,陈风就喜欢这样的领导。

  “出发。”林塚侯大手一挥,早有众丘臣出列,给自己组里的称魂师每人分发一盏油灯。

  这油灯在手,灯芯爆裂,火势猛地一窜,突涨了几分。

  油灯材质不明,但那灯芯是为骨质,燃油也不是寻常材料。

  以陈风做了这么久的称魂师眼光来看,这燃油,是以残魂为料。

  每一盏魂灯上面都刻着镇魂司的标志——一杆精致的微型戥子称。

  “此乃引魂灯,万万切记,摆渡船上不要跟任何东西搭话,遇到危险就朝灯芯呼一口阳气。还有灯灭人死,万不可大意。”

  听到曹丘臣的话,陈风心中掀起巨浪。

  引魂灯、摆渡船,这两玩意他熟啊。

  这不是前世常识里阴曹地府的东西吗?

  我们……这是……要……下地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