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我在镇魂司当称魂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大舌头的回礼

我在镇魂司当称魂师 夏语楼 2292 2021.05.29 11:59

  称魂日子照旧过。

  薅羊毛得奖励的事,陈风一刻也没闲着。

  可能是幽魂暴动事件引发的连锁反应。

  除了镇魂使重新修整后的首次称魂。

  往后的日子,称魂数目每日都不多。

  陈风也落得清静。

  称房里顺点铁线,铁线弄巧琢磨些小玩意,譬如什么铁线蛐蛐、甲壳虫、蚂蚁、毛毛虫、蛆……

  陈风在这玩得不亦乐乎,虚空梭里,铁线陈四下乱窜,叽哇鬼叫,蹲角落抱肩瑟瑟发抖……

  还有就是,多了一个趣味日常。

  每逢陈风引魂入魂井,都会看到一条不同颜色的大协抖。

  数来数去,苔色经常变,黑的、白的、黄的、红的、绿的、紫的,总共有六种颜色。

  那百无聊赖的蔫吧样,一见到陈风就来精神。

  起初,陈风还小心翼翼,生怕惹了麻烦。

  时间一久,熟络上了,陈风还能给开玩笑。

  “啊,小黑是你呀,看你苔黑迹象,莫不是中毒了吧。”

  “呵,今儿换小白了呀,是不是脾胃虚寒了?”

  “小黄你来了呀,火气过旺的症状啊。”

  “小紫啊,你偷吃桑葚了吧。”

  ……

  大协抖也不搭理他,舔了陈风引来的魂,哒吧哒吧舌头,心满意足走了。

  陈风私底下悄悄问过五号,有没有在魂井那边见过一条带颜色的大舌头。

  五号摸着陈风的额,瞪圆眼珠子,神态凄迷,好半响才神情犹如死了亲人一样回一句,“你是不是糟了诡异,净说胡话?”

  得,算白问了。

  看来这大舌头,只跟陈风有热乎劲,别的称魂师,没这待遇。

  要问为什么?

  还不得从蛮鬼夜袭那晚,道人跟六舌坐莲对峙,陈风砸了道人一黑泽山石,破了两者之间的平衡,无形中帮了六舌坐莲。

  后来陈风又投喂那么多魂。

  陈风投喂的魂,经过玲珑秤加持,跟称房称具称的魂,味道就是不一样。

  这么跟你说吧,烤肉啥都不加和加了盐巴、孜然、辣椒粉,撒上葱花,沾上蒜末,裹上生菜,那味道能一样吗。

  在这镇魂司,陈风除了跟五号还能说说话,其他的,都是换人不换数字的代号。

  陈风一肚子的秘密,还不能跟五号说。

  这回有个闷不吭声的大舌头,感情好,是个称职的树洞。

  “诶?小绿呀,今儿你得闲啊。”

  “你这给我什么玩意?怎么滴,天天被投喂觉得不好意思,给回礼了?”

  苔绿舌头,卷着一巴掌大瓶盏,里面晶莹剔透的,像酒又像果酱。

  陈风接过来拧开瓶塞一闻,嚯,好家伙,什么味啊,这么香,直冲脑门,灵魂都舒坦地吟了一声。

  大舌头吧唧吧唧,似在抿舌,示意陈风往嘴里灌。

  陈风扬起脖子,咕咚咕咚一通,嗝~!

  顿时就双眼迷离,魂不守舍,一种要飞天的感觉,连思维都在飘。

  当时,只觉得魂魄跟肉身要分离,顶着脑门子往外突突。

  苔绿舌头吧嗒一下,盖着陈风的脑门子拍了下来。

  陈风意识要上天的感觉,犹如从云顶跌落,重回大地。

  “我凸,这感觉,怎么跟传闻中出窍好像。”陈风眼神迷迷瞪瞪的,意识还混沌着,只觉得灵魂那个小人儿,爽得在跳哈皮舞。

  他犹如醉酒,人清醒着,精神变得亢奋,止不住想要表达的冲动。

  咱十一爷呀,醉了,魂醉。

  “小绿啊,你说,杨家细妹那么好一孩子,怎么就是这样的结局?”

  “啥?你不认识?哦,不能给你看,嘿嘿嘿,我悄悄告诉你,细妹的魂,我留下了,嘘,别给我说出去哈。”

  “你不稀罕啊,呵,你一大舌头,不稀罕才好哩。”

  “你说,我……我有一朋友,对,就是我朋友,可以在一个地方开挂练级,出道就天下无敌,爽不爽?”

  “爽啊?我也觉得蛮爽的。”

  “你说,我有一朋友,冷眼旁观看尽众生相,明知道外面洪涛巨浪,却又无能为力,他该怎么办?嗯,是我那朋友的烦恼。”

  “啥?能者多劳,做一个担当者,斩妖除魔卫天下?仗剑天涯荡不平?”

  “还是别了吧,当正义之光,累不说,还容易浪死。”

  “啥?不不不,不是我,真的不是我。”

  “你不懂,时下不流行大英雄,流行苟在幕后当大佬,稳健流你懂的起伐?”

  “啥?你们就是呀,你可拉倒吧,一大舌头,瞎诈唬啥?”

  苔绿色的大舌头,没搭话,它也搭不了话。

  叨逼叨的全是陈风一个人在醉眼朦胧的自言自语。

  陈风哪里知道,那瓶盏里的琼浆玉液就是能让灵魂厚重坚韧的那种阴俸。

  土主,月一钱。

  而,这里大舌头给的,半瓶,全给陈风喝干净了。

  陈风巴拉巴拉一通嘀咕,心情顿时舒坦多了。

  陈风把魂井当树洞了。

  反正大舌头又不能言语,当个垃圾桶正合适。

  说完就忘,忘完心情就雨过天晴,人也不是非要你答,就是想揪个人说说心里的悄悄话,哪怕这不是个人也行,效果达到就好。

  陈风拍拍屁股,转身挥手,“拜拜了您咧,明儿请早,爷们回天玑组躺平咯。”

  这回陈风比大舌头先走,大舌头还在哪吧嗒吧吧嗒吧。

  寻常舔完陈风引的魂,大舌头毫不犹豫没入魂井。

  今天奇了怪,慢条斯理伸伸缩缩,把个舌尖卷成了花,在那吐气泡。

  一顿一顿的频率,活像人在桌面上,很有节奏地叩手指思考问题。

  末了,苔绿舌头没有没入魂井,而是融入墙壁,消失不见。

  金封尉的密室,风火两相的阴阳人,正在冥想吐纳,冷不丁墙壁滑下一苔绿舌头。

  金封尉赶紧正襟危坐,目不斜视,乖得像个小公举。

  苔绿舌头直接无视了金封尉的存在,摸到书桌旁,舔来一张宣纸,舌尖一卷,提笔刷刷刷一阵龙飞凤舞。

  金封尉斜眼去瞧内容,脸上显出古怪,一脸“你认真的吗”稀奇模样。

  苔绿舌头写完,潇洒地甩开毛笔,转身融入墙壁,自始至终没正眼瞧金封尉一眼。

  金封尉起身恭送,毕恭毕敬,捧起笔墨未干的墨宝,嘴角一丝苦笑,“这是唱的哪出?咱镇魂司设立以来,好像就没这规矩。”

  “天玑组尽出幺蛾子,前有十三,今有十一,呵呵,我这镇魂司,又要被韩小虎和冯装逼笑话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