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我在镇魂司当称魂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五章 黄泉石棺,棺下疑鱼

我在镇魂司当称魂师 夏语楼 2101 2021.06.11 19:59

  水流开始缓缓减速。

  似被施了“时间迟缓”的法术。

  陈风僵硬的身体,总算适应了麻木,开始迈腿。

  一步下去,忍不住要狂奔的心思如脱缰野马,飞速在脑海中奔腾。

  离开这~~!

  跑得越远越好~~!

  我还有钱,还有冥钞,还能施展钞能力,我都给你,黄泉水,你给我起开啊~~!

  呼~~!

  起风了。

  河水起风了。

  产生了回流倒卷漩涡。

  那绵长的吸力,开始变得强大起来。

  陈风再也跑不动,甚至被吸扯力拉着往后飘。

  一定不能成为大鱼嘴里的吃食,陈风脚指头扣地,抵消吸扯力,连脸皮都用力到扭曲,整个身子仍然保持缓慢的后挪节奏。

  河底犁出两道长长的足迹。

  陈风噗通一声,四肢着地,双手狠狠插进河底,以期抵消越来越猛烈的吸扯力。

  他就像涉步龙卷风外围,被掀去铁皮的屋顶,艰难支撑。

  吸扯力为之一窒,陈风半凭空的身体为之一顿,整个人服服帖帖摔在河底。

  总算停了。

  陈风心有余悸,回头望去。

  那如鱼鳃丝一样的页岩,往外吐泡。

  吐出的泡泡,很明显颜色不一样,消融在水里的魂,没了。

  这是……吃掉营养物,排出废弃杂质?

  陈风仅是一想,就觉得头皮发麻,庆幸自己没有成为大鱼口中的虾米口粮。

  就在他庆幸之际,那股子吐泡泡的推力,又徒然加剧。

  刚被吸扯力惊得魂儿都快冒烟的陈风,直接被这股突如其来的推力掀翻。

  黄泉水随之浪卷,咆哮喧天。

  陈风在漩涡中被搅得天翻地覆,随波逐流。

  不过,他的心情却是转晴的。

  只要能逃离那疑似沉睡大鱼的腮边,就算天旋地转,找不到北,也是值得的。

  就在他还在庆幸关头。

  水卷推力,又缓缓一窒,熟悉的吸扯力又来了。

  吸~呼~吸……这才是真正的呼吸节奏。

  没有着力点的陈风,这一次,根本没地抓,手舞足蹈随着汹涌的黄泉水被倒卷回去。

  钞能力只能抵消黄泉水的侵蚀,却抵挡不住这吸扯力。

  陈风离那腮丝越来越近。

  宛如深渊巨口的裂缝,肉眼可见在合拢。

  陈风再也忍不住,条件反射,叽哇鬼叫。

  他张牙舞爪,恨不得把虚空梭里的锅碗瓢盆都掏出来凿那裂缝定住身体。

  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再不攀住裂缝边缘,就真的要成口粮了。

  陈风情急之下,看到什么拿什么。

  一把泛着蓝莹的雕刀,出现在他手里。

  噗地一声闷响。

  “锅碗瓢盆”无法凿实的裂缝边缘,被这从死而复生的林恩达,又被陈风称魂捡尸摸装备掉落的雕刀,轻而易举插中。

  陈风愣了一下,这雕刀何种来头?

  从阴阳册林恩达生平看到,疑似死后掀棺,莫名其妙就带出的一把雕刻墓碑的雕刀,能吸收血气寿元雕化活物,竟然有这等伟力?

  雕刀插裂缝,吸扯力瞬间滞缓。

  这突如其来的巨变,就像一个人,津津有味吃鱼,喉咙卡了一条鱼刺,第一反应首先是愣住,然后才是小心翼翼咽口水,赫赫赫往外轻咳气。

  这腮丝裂缝也是。

  不过不是小心翼翼,而是反应剧烈。

  如山崩地裂的剧烈反应。

  如狂风暴雨的剧烈反应。

  昂唔~吼!

  近在咫尺的陈风,被一股暴躁的燥热气流,直接从河底抛向半空。

  他死死攥住雕刀,半空之中,骇然发现,那修复工地直接崩溃大半,一半快成形的石棺,又塌了。

  黄泉河水线猛地下沉,那石棺大山,犹如地龙翻身,咔咔咔往上猛抬。

  工地上,掘穴工的魂魄,当场烟消云散,不知几许。

  那拿打魂鞭,抽过陈风的两名皂隶和收黑钱,向陈风下黑手的捕头,被一条从黄泉水中冒出的根须,窜成了鱼丸。

  那根须泛着红泽,最大直径竟有水桶粗细。

  石棺下,不知名的庞然大物,被雕刀刺激,肆意发狂。

  那根须胡乱抽摆,真让黄泉水断,巨石炸裂。

  半空中的陈风,惊骇得思维都快停滞。

  这踏马是怎样……样……样……的怪物。

  前世的地府知识,颠覆了陈风的认知。

  地府成了废墟?

  黄泉河上有石棺,石棺下疑似有大鱼?

  “是他,他还没死,他的刀还没死。”

  无尽的咆哮,带着水底发声的闷响。

  这充满憋屈的嘶吼,似来自四面八方,又似来自地底。

  从那根须乱舞的躁动,可以得知,这根须的主人,是何等生气。

  他……是……谁?这是思维快跟不上脑子的陈风下意识想的。

  嗡~嗡~嗡!

  连续几道爆空裂响。

  那条肆意飞舞的根须,抽到了陈风附近。

  单单那如刀割一般的罡风,就已让陈风遭受了一波千刀万剐似的极刑感受。

  根须旋起的风暴,直接将陈风带得空中乱转,犹如狂风怒海里随时都要破碎的无助小扁舟。

  红芒闪烁。

  陈风撞了狗屎运。

  那根须飞舞的轨迹,正在他的必经之路上。

  要死了,要死了。

  陈风此时的思维“活”了,前所未有的清醒。

  要死了吗,要死了吧?

  眼看那根须扑来。

  陈风却生出一股无法抗衡的颓废,什么擎天击,什么遮眼,什么捏骨术,什么铁线弄巧,都是枉然。

  唯有轻如鸿毛、重若抬山的玲珑秤,或许可以与之匹敌。

  陈风正要殊死一搏。

  半空中嗖嗖嗖穿来一条细细的铁线。

  那铁线就像空中落下的一道阳光,直接刺穿陈风的魂体。

  陈风被这铁线一卷,不仅脱离了根须的运动轨迹。

  更是被拉得风驰电掣往空飞窜。

  那铁线似鱼丝,陈风似鱼儿,飞窜似电机转动拉扯的频率。

  看过海钓视频的,大概能想象出这幅画面。

  他就像挣脱不开鱼线,脱了力气的鱼,越过石棺,穿过黄泉路,透过云顶,被滋滋滋的收线声,拉得越来越高。

  直至眼前巨大的石棺化作一块巴掌大小的石影。

  废墟还是无尽的废墟。

  阴尘还是无尽的阴尘。

  黑影还是无尽的黑影。

  阴阳道开,黄泉路引。

  陈风被铁线“钓”着,从哪来,回哪去。

  啵滋一声,陈风从枯井洞窟幽暗通道跌出,摔在了那方祭台上。

  浪声滚滚,犹如惊雷,闪烁之光,带满黄泽的通道。

  此时,慢慢闭合。

  似乎那里。

  只不过。

  是梦一场。

  “你个猪啊,总算赶上了。”

  熟悉的声音,陈风扭头一看,惊得魂儿又差点魂上出窍。

  印象。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