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我在镇魂司当称魂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章 哀怨琉璃想暴走

我在镇魂司当称魂师 夏语楼 2210 2021.06.14 11:59

  陈风接过摊贩端来的豆腐脑,把加糖的推给口若悬河的燕慕白。

  趁着他吃豆腐脑的空挡,说道:“我也不跟你说读书有用无用论,我就问你一件事吧。”

  陈风指了指燕慕白碗里的豆腐脑,问道:“好吃吗?”

  燕慕白不明所以,擦着嘴角,茫然点头,“好吃啊。”

  “那你形容一下味道。”

  “额。”燕慕白支吾了半天,拍桌竖起拇指叫道:“握草,好,真尼玛带劲。”

  噗~咳咳咳!

  陈风握着勺埋头移到桌外,差点被辣油给呛到当场去世。

  摊贩上,几名过早的食客,也差点憋笑笑喷。

  这倒霉孩子,形容词还真粗鲁。

  “叔,叔,你没事吧。”燕慕白面红耳赤,提茶壶给陈风倒茶递水,脸色报出羞赧,不好意思摸着后脑勺道:“我看以前我爹喝到包谷烧,就是这么喊的,我觉得挺有干劲。”

  粗鄙五号,毁人不倦,看我怎么收拾你。

  陈风摆了摆手,接过燕慕白手里的劣质茶沫水。

  “你看,没读书词穷吧,说出来的话还被人笑话。”

  燕慕白还不服气,呼噜噜吃着豆腐脑,啃一口葱油饼,还嘴道:“那你读过书,我看你能将豆腐脑说出花来不。”

  “你还别不信。”陈风思索一阵,慢条斯理说道:“此豆腐脑,做工细腻,色泽透亮,Q弹爽滑,气味幽香如兰,口感饱满纯正,圆润如诗,回味甘甜,品一品,齿颊留芳,韵味十足,怎一个妙字可言。”

  啪啪鼓掌,最先捧场的是摊贩老板,“虽然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但是觉得很厉害,我老汉这豆腐脑被你这么一说,都可以摆上宫廷宴席了。”

  “文绉绉的。”燕慕白心下意动,却不好意思承认,梗着脖子埋头吃豆腐脑嘀咕,“不够带劲。”

  “哦?带劲的有,不过你没读书,我怕你听不懂。”

  “哼,别瞧不起人,你说。”

  “诚彼娘之悦耳。”

  “……”

  燕慕白怎么追问,陈风打死不解释,直接一句“自己去请教先生”。

  末了,陈风结账走人。

  留下等待打包回家的燕慕白风中凌乱。

  腹黑的陈丘臣,转身就去书铺买了一大摞《千字文》《百家姓》之类的启蒙书籍,就连晦涩的先贤经文都买了不少。

  当他回到天玑组,把这书籍往桌上一拍。

  正在嘿哈嘿哈练操的称魂师们,人傻了。

  “握草,好,真尼玛带劲哈?”陈风拍着五号的肩,咬着牙音指着桌上的书籍,“启蒙书籍,咱天玑组称魂师,有一个算一个,一日一篇诵写,一三五小考,奉七大考。”

  闻言的称魂师们,一脸苦涩,鬼哭狼嚎。

  “偶滴娘耶。”

  “天王老子欸。”

  “要死了要死了啊。”

  “不考行不行啊。”

  “行啊。”听到陈风无所谓的声音,称魂师们顿时一窒,知道接下来肯定没好话。

  “不考的,承包所有人的足袋和兜裆里裤。”陈风的话,呼啦啦吓跑了一大半,人人争先恐后去捧书。

  “你怎么站这?”

  “我没穿。”

  “……”

  陈风被五号大叔的耿直打败,回班房领任务。

  在班房,又被陈明廷和欧举廉打趣了。

  “还说不去醉心坊,你看,两眼发黑,又是一夜操劳的症状。”

  “是极,是极,陈兄啊,不是我说,要学会做一个合格的时间管理大师啊。”

  陈风边领着单子,边跟两人斗嘴。

  “是啊是啊,自打我去过醉心坊以来呀,就独得花魁赏识。这客人好多好多呢,四大花魁就偏偏等我一人,于是我就劝四大花魁一定要雨露均沾,可花魁们非是不听呐。花魁啊,就要我,就要我,你说这叫本官情何以堪呀!”

  “太无耻了,我受不了了。”

  “来呀,与我拿了这厮,割了送宫里。”

  ……

  这边陈风当值,跟损友闹得欢。

  那边家中小院传来一声惊恐带着哀怨的尖叫。

  “我的胸啊。”

  琉璃摸着平坦坦的机场,满脸愤懑,咒骂道:“该死的陈风小儿,缺德冒烟的二痞子,我祝你……祝你,炒菜没盐,打雷下雨没地儿躲,上茅房忘带厕纸,拉稀窜裤裆,啊啊啊啊,该死的,啊啊啊啊,你去死吧,去死吧,气死我了。”

  陈风故意的,早早出门,就是避开她醒来的时刻,他记着仇呢,当初生死墟那一眼,就是看了大凶罩,差点闪瞎钛合金狗眼,这会还不得抓紧报复,给人整一起降坪。

  琉璃气得腮帮鼓鼓的,转来转去只差没把屋里的东西砸了,转眼又看到桌上陈风留下的便条,只一眼,又暴走了。

  那便条上写着“无论是高山还是凹丘,都不影响你在我心中的完美形象,乖乖守家,等我回来,爱你,嗯啦,么么哒,笔芯哟”。

  “我叫你笔芯,我叫你笔芯。”琉璃不解这意思,但不妨碍她拆画笔解气,满桌子的狼毫笔芯,被她拆了个干净。

  琉璃给气的,面红耳赤,急赤白脸,要是怒火能喷人,这小院一定被烧了个干净。

  “谁在院里呢?”一声色厉内荏,带着吓唬意味的女声从院墙外传来。

  琉璃一愣,发泄的手顿住,脸上的表情是咬牙切齿的恨意。

  她皱着眉,放下手中被抽得面无全非的画笔,竖起耳朵细听。

  院墙外似有对话传来。

  “娘,咱回去吧,我害怕。”

  “怕什么,你陈叔对咱不错,又是你爹马帮的上司,他家里没人,怕是遭贼了,不行,我得去报官。”

  “娘,娘,你别走,别留我一个人,等哥哥回来好不好。”

  原来是对母子,听语气是认识陈……死猪猡陈风的,马帮?什么时候成跑马帮的了?咿?我要不要戳穿他的身份,他害我不浅,我小惩一下没问题吧,不行不行,既然他掩藏身份,肯定有要事,还是不要的好,那母子听来是要去报官呀,可不能让她去,我又不是外人,怕什么,对呀,这小院也是我的,就是我的。

  琉璃心里几种心思想着,调整脸面气色,人已出屋进院坝,往院门走去,轻唤一声,“谁呀。”

  嘎吱门开,秦淑芬搂着燕文姬往身后一藏,打量眼前这一头银丝长发,眉清目秀,温婉含情,笑出两酒窝,又隐带孤傲寒霜的绝世美人。

  “你谁呀?”秦淑芬上下打量,眼中带着警惕,“你是他陈叔什么人?”

  “我呀,是他远房表妹。”琉璃一脸笑意,往露出半个头朝她打量的燕文姬看去,顿时眼前一亮,“呀,好可人的小妹妹,叫姐姐,姐姐教你大本事。”

  “不要,陈叔叔是叔叔,叔叔的表妹是阿姨。”燕文姬把脸一藏,躲秦淑芬身后吐舌。

  “……”

  琉璃一头黑线,刚平复下去的心,又乱了。

  秦淑芬拍打着燕文姬,还补了一刀,“欸,不对,叔叔的表妹叫表姑。”

  “……”

  琉璃的心,不仅乱了,还在滴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