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我在镇魂司当称魂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四章 冥钞铺路,黄泉水断,有钱能使鬼推磨

我在镇魂司当称魂师 夏语楼 2125 2021.06.11 11:59

  “棺帽离地三尺三,阴气不入品,修石棺。”

  队伍旁,有阴差拿着录册,比照游魂,念出死后葬地规格,此游魂送入工地。

  这棺帽就是棺材顶部,几尺几,就是埋藏多深。

  掘穴工以挖穴下棺录尺寸,就跟称魂师称魂计斤两一样。

  “棺椁套院一尺二,阴气不散,上品,入黄泉。”

  此游魂,直接被阴差推入河中,奔流的河水,伸出数不清的手臂,只把这游魂拉得瞬间消失。

  陈风瞟了一眼,内心不寒而栗。

  那黄泉水似是食魂兽,怎么喂都喂不饱。

  轮到陈风站定。

  那阴差皱着眉头,翻了好久,嘀咕道:“阳元未尽,无棺气论品,这是哪里来的魂?”

  旁边有一皂隶阴差,也就是拿打魂鞭抽过陈风的那位,凑到阴差耳边嘀咕,“捕头,这人是阴阳道落下的。”

  那被唤作捕头的阴差,把录册一合,恍然,也不说话,就盯着皂隶看了两眼。

  那皂隶点了点头,五张冥钞以晦涩的手法,夹进了录册。

  捕头满意地舔了舔唇,也不看录册,宣道:“棺口布红绳,阴煞凝结,上上品,入黄泉。”

  眼前一幕,陈风看在眼里,装傻充愣,浑浑噩噩,默不作声。

  入黄泉,正合去寻生死墟那条支流的计划。

  噗一声,陈风被皂隶推向河中。

  陈风身在半空,才发觉跟想象中的畅游不一样。

  人还没到水中,水中就伸出数不清乱舞的手臂,活像前世玩信任背跃的团建活动。

  噗通声响,陈风没入河中。

  无数支离破碎的游魂残躯,往他身体靠拢来,似乎想要取代他身体原本的部件。

  阵阵阴寒,透体刺凉,就算称魂歌的运转,也挡不住这股钻心的凉意。

  陈风身体一震,周遭的残躯溃散无影,这些游魂残躯,早已不是魂体,而是一种执念化作的怨气。

  为什么有这么大的怨气呢。

  陈风很快就体会到了。

  这黄泉水噬魂。

  以陈风灵魂的厚重坚韧,依然抵挡不住这蚀骨销魂的伟力。

  他的灵魂在滋滋起皱,像被浇了硫酸一样,那股腐蚀力在一层一层往里透。

  这股力量,即凶残,又猛烈,完全不给陈风称魂歌消融的机会。

  如是少许黄泉水,自是磨炼魂体的绝佳打磨石。

  但是,如今,陈风所承受的,是无穷无尽,不给人喘息恢复的“王水”。

  长此下去,不消多时,陈风也会化作只有执念的怨气。

  不过,他一直没有忘记铁线陈说过的那句话“冥钞铺路,黄泉水断”。

  虚空梭里称魂得奖励攥的冥钞数量,陈风论第二,北斗科没人敢称第一。

  一沓冥钞在手,水中撒泼,周遭的黄泉水为之一窒,每张冥钞撑起约莫一寸隔膜空气泡。

  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那冥钞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缓慢消融。

  陈风施展钞能力,大把的冥钞拿出来,一张张贴身上,给自己做了件钱衫。

  随着越来越多的冥钞贴身上,陈风隔开的空气泡虽然依旧是一寸,但稳定程度,不可同日而语,冥钞的消融速度暂时可以忽略不计。

  冥钞铺路,黄泉水断,有钱能使鬼推磨。

  陈风顺势沉入河底,底下根本不存在淤泥。

  既然机会难得,自己又是冥钞大户,何不把握这个机会好好磨练一下自身。

  陈风小心翼翼,只收取点滴黄泉水,锤炼魂体。

  刚开始,是痛苦的,随着称魂歌的运转,点滴之物,已不能对陈风造成任何影响。

  点滴变成几缕,又是一翻痛苦的体会。

  陈风龇牙咧嘴,痛不欲生,撕裂感、拉扯感、侵蚀感、痛苦感,被前所未有的放大。

  但效果显著,灵魂厚重变得愈发坚韧,竟有莹莹发光的征兆,随着黄泉水取量的不断加大,陈风整个变得晶莹起来。

  直至取量约斤重,才达成最终的平衡。

  陈风捏了捏魂体的拳头,有一种肉身在握的感觉。

  他舔了舔唇,看着身上消融得七七八八的冥钞,又从虚空梭里补了不少。

  “好东西啊,又可以泡澡,又可以当杀人手段,不带点回去,岂不是可惜。”陈风意识“看着”虚空梭里的东西。

  第一眼,就瞄向了柳叶净瓶,这黄泉水能不能装姑且不论,瓶子里还有两滴念珠,肯定不能随便存放什么东西,更加不能混装,两者万一冲突,岂不是要亏得喊天。

  陈风试了用不少的器皿来装,结果都被融了,最后索性不挑了,耐心地挨个试一遍。

  就在他试得要失去耐心的时候,手中一个临时捏起的泥巴碗,竟然承受住了黄泉水。

  这泥巴?

  陈风脸上古怪得很,正是取自那座平平无奇的女鲜尸坟墓。

  嘿嘿,你也有今天,叫你当初差点晃瞎我眼睛……陈风咣咣刨坟土,做了个小池塘,要不是怕把坟给刨穿,招了诡异,陈风不介意把那大凶照抛尸,然后把坟穴当黄泉水储存池。

  又泡澡,又取水,这一趟,因祸得福,掘穴工赚不赚咱不知道,反正陈风不亏……如果能还阳的话。

  陈风抖了抖,把完全消融的冥钞残骸抖落,数着虚空梭的存货,估摸还能顶一阵。

  不过,黄泉水炼魂效果暂时不明显了,是时候上岸去找那条连通生死墟的支流。

  陈风正要潜在河底,用钞能力开路上岸,一阵轻微的喉头蠕动的声音传来。

  正抬脚的陈风瞬间凝住,毛骨悚然的感觉从头激流到脚趾。

  紧接着就是微不可察的缓慢呼吸。

  悠长的呼~~~~~。

  悠长的吸~~~~~。

  悠长到短短一个呼吸,就用了一分钟左右。

  这?

  陈风眼神直愣愣的,僵硬转头,顿点十足。

  如果这里配个音,咔~~咔~~咔~~,恰如其分。

  那声音,来自被黄泉水淹住的庞大的石棺底座底部。

  一层一层从底座这头到那头,如同页岩形状的流带,开始显出若隐若现的暗红,似乎在飘。

  陈风脑海里瞬间就浮出鱼鳃丝的样子。

  这石棺下面压着一条大到没边的鱼?

  还是大到没边的鱼驮着那石棺?

  跑~!

  快离开这~!

  混蛋,腿,你给我动起来啊~!

  如果真是鱼鳃,它喝起“水”来,我都不够塞牙缝的~!

  混蛋啊,脑袋你给我转回来,快向大腿下达跑起来的命令啊~!

  陈风觉得自己真的吓痴呆了,前世他是见过蓝鲸捕食的,那种吸力,吨位不够的船,都是渣渣。

  陈风不想成为渣渣陈。

  ……

  

举报

作者感言

夏语楼

夏语楼

感谢就怕世界只有我的打赏,谢了您咧!

2021-06-11 11:59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