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我在镇魂司当称魂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二章 残魂有缺

我在镇魂司当称魂师 夏语楼 2140 2021.06.15 11:59

  阴阳册给予韩德儒的判词是:

  “此命终身运不通,劳劳作事尽皆空,苦心竭力成家计,到得那时在梦中。”

  命运不通之命,回头看一生,镜花水月。

  判词收尾,阴阳册上再度显现一页图案。

  一个半身黑,半身白,左手刀,右手笔的青面肃面形象。

  旁配四字:善恶行者。

  下有一行小字说明:左一刀,右一笔,赏善罚恶。

  陈风大概摸明白了阴阳册给图册形象的规律。

  不管这魂,生前如何,死后判定,以一生行事规律给予“身份”。

  通俗来理解,就是,人死如灯灭,生前事生前了,死后事死后评,称魂一过,阴阳两隔,于这阴阳册来说,就是一条新生的“生命”。

  只不过这图册如何用,陈风完全没摸透,姑且当做一本异相收录图鉴来看待。

  陈风还打算,若是往后得闲,把这生平和图鉴编一本怪异志,在这大顺朝当一个聊斋先生也是不错的选择。

  算了,写书死路一条,温饱都解决不了……陈风自嘲地切了一声,收好逆命尺,接着换称房称魂。

  接下来的称魂工作都很顺利,其中有些还是熟人。

  譬如铜锣巷,昨晚上,被陈风以林小牧身份,做掉的妖兽。

  可惜生平寥寥,这些半化形的妖兽,都不是核心成员,是蟒妖临时组建的班底,在妖市之前,都是些谨小慎微,在深山老林不敢张牙舞爪的小角色,别说卖人肉了,见了人还躲,生平就三件事,修炼、进食、嘿咻。

  就更谈不上从它们的生平中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

  称魂奖励基本上还凑合,拢共除了几年修为,得狼心狗肺一对,熊胆两颗,猪腰子一枚,屏气丸一粒,狐臭散一贴,螳螂拳谱一本,狼牙匕首两柄。

  很好,称魂师们有福了,吃的喝的练的全有了,还有了称手的家伙什。

  陈风把这些对自己无用,但对称魂师帮助很大的东西,收拢在一起,从虚空梭里取出个布袋装了,往肩上一搭,进入最后一间地字称房。

  刚一进去。

  喔!

  以陈风现下的逼格,竟然也愣了足足三息。

  称房内,怨气四溢,那魂钉都脱了两颗。

  一团怨煞之气横冲直撞,还没近到陈风身前,就被玲珑秤微不可察荡开。

  这魂怨气之重,称房四壁都结了冰,以这种程度的怨魂,得亏是陈风,要是随便换个天玑组的称魂师来,今天的丧钟,就得毫无感情添一声“天玑XX,卒”。

  “我多重,我有多重啊。”

  “有没有三两,有没有三两。”

  怨气团主体被钉在封印阵法中,急促的机械式声音,似是毫无感情的呢喃,又似催促的问询。

  陈风还奇怪呢,这称魂时候叨逼叨的怨魂不是没见过。

  要么拥有自我意识,诱惑称魂师放了自己。

  要么装傻充愣,藏着扑杀称魂师。

  这还头一次见到自言自语,旁若无人急促喊话的怨魂。

  这得多大的执念啊,才能化作怨气如此重的怨魂。

  “我多重,快告诉我啊。”

  “有没有三两,到底有没有三两。”

  来来回回就这么两句,也没新鲜词,陈风玲珑秤一抖,称魂再说,有什么稀奇事,嫖个生平不就全知道了?

  称魂一过,怨魂萎靡,完成某种仪式一样,变得浑浑噩噩。

  只不过,久不见阴阳册给奖励,那道苍莽的声音,似愣了许久,才慢慢响起。

  “残魂有缺,不入品。”

  陈风,“……”

  什么意思?是耍赖不给奖励了?残魂有缺是什么意思?三魂七魄少魂还是缺魄了?

  陈风皱着眉头,去观察那魂。

  有缺还真不是一般的有缺。

  显出本体的怨魂,是一个渔夫打扮的人魂。

  这人魂魂体,从左胸到右腹,有一块空空如也的空挡,好像被什么东西齐齐切割了出去。

  这就很诡异了,人身前哪怕是死得再惨,那魂体一般来说,还是保持完整的。

  世俗对付魂魄的手段,多是针对三魂七魄,要么少魂,要么少魄,这齐刷刷如同西瓜块被连皮带瓤带瓜子给削掉一块的手法,实属稀罕。

  就算少魂或缺魄,阴阳册也不会不给魂重评定。

  只有三魂六魄同时缺一块这种非寻常现象,才会出现残魂有缺,不入品的评定,在阴阳册看来,这种魂,不入轮回。

  不论魂重星品,自然是没有生平生成,这残魂生前到底发生了什么,陈风不得而知。

  世上诡异千千万,陈风也没有件件事都想弄明白的习惯,那不得累死。

  既然残魂有缺,那就有缺呗,如实记录,登记造册,引魂入魂井。

  今天奇了怪了,往日里等着陈风投喂的大舌头也不在。

  陈风喊了两嗓子“大协抖,出来打牙祭呀”,等了半响,仍不见动静,只得依照往日程序,投魂拿冥钞走人。

  ……

  阴间。

  黄泉路。

  被黄泉河底,那条根须主人破坏的残破石棺修复工地。

  一眼望不到头尾,两列浑浑噩噩,目光呆滞,悠悠荡荡往前挪动的游魂队伍。

  噼啪鞭响,游魂伏地。

  一顶似渗血的官轿半空飞来。

  “恭迎巡抚。”

  两旁的阴差,埋首伏地,毕恭毕敬。

  其中一人,双手举过头顶,手中是一页游魂录册。

  那官轿无人抬轿,自己长腿,两条白腻腻的油滑大腿迈步,顶着官轿一路小跑。

  轿子如同一体肉身,帘门裂开一道肉缝,那阴差手中的游魂录册飞入轿中。

  轿中之人,似在细读品味。

  半响,憋出似卡痰的声音,“阳寿未尽……陈风……何许人也?”

  递录册的阴差尚未应答。

  黄泉河水涌动,一条腥红的大舌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席卷了河岸。

  那肉轿、里面的巡抚、跪伏的阴差、趴地的游魂,连带着河岸被刮出了一道半舌形状的深坑。

  大舌头吧嗒一卷,落入黄泉,消失不见。

  从出现到消失,快到石棺下河底那疑似大鱼的家伙,只来得及抖了抖根须。

  那根须微微颤动,似思索片刻,又稳稳平息下去。

  吸~呼~吸!

  黄泉河水继续倒卷奔流,那鱼鳃裂缝,又开始进食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