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我在镇魂司当称魂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升职加薪

我在镇魂司当称魂师 夏语楼 2329 2021.05.29 19:59

  当日。

  镇魂司传出了一震动全司的委任令和调令。

  陈风一脸懵逼,跟曹丘臣两大眼对小眼。

  四周一众天玑组同僚,目瞪口呆,下巴碎了一地。

  “恭喜十一,升任天玑组丘臣,贺喜曹老大,升任镇魂使队正。”五号惊诧之余,很快反应过来,喜滋滋地朝两人说话。

  周遭的称魂师们,这会还张着嘴巴,不知道说什么,满脑子线团。

  陈风自己都有些莫名其妙,怎么个意思?临时工转正了?我以后是陈丘臣了?这……未免也太刺激了吧。

  曹丘臣先是一脸便秘,半响,却是松了口气,脸上的冰块都在慢慢融化,这调令虽说蹊跷,但是结果喜闻乐见。

  镇魂使队正,阳职领营千总,从游牧副尉的从七品连升三级到正六品,阴职领墓伯,比北斗科老大林塚侯还要大一级,虽不同业务线,但上司秒变下级的滋味,真的蛮酸爽的,连扑克脸都挂出了两鬼,看来心情是真心不错。

  曹墓伯,不,现在应该叫本名曹广孝。

  他难得露出一丝微笑,拍了拍陈风的肩,一如既往不说废话,“共勉”。

  “哦哦哦,共勉共勉。”陈风举起手来,回的拍肩礼,还没落实,人曹广孝就已走出老远。

  “十一,原来你姓陈啊,嘿嘿,陈丘臣,小的给你请安了。”五号大叔板着脸,甩了两下袖子,正要磕头,人陈风还没去扶,五号就噗嗤一声破功,

  “不装了不装了,老哥哥我诚心为你高兴,我听说土主升任丘臣,你可算是开了镇魂司的先河,那什么,眼瞅着马上就要到生死墟领阴俸的日子了,话可说好,你升职涨俸,这回,你请,我要吃狗大户。”

  “兄弟们的,都算我头上,今晚,加餐。”陈风怀里掏出一大摞冥钞,往空一撒,花花绿绿的票子,晃瞎了称魂师的眼。

  这冥钞啊,是真基尔多。

  职场上,新官上任,最重要的是什么?加钱,给下属变着花的加绩效奖。

  ……

  走完相关程序。

  陈风先去拜见了顶头上司林塚侯。

  林塚侯笑眯眯的,脸圆肚肥,咧嘴一笑,挤出两层双下巴。

  他乐呵呵的,往陈风身前推来一隐带血雾的珠子,“这是你的魂血,打今儿起,就是真正的自家人了,进出自由。”

  陈风微微躬身,双手接了,姿势摆得很低,“谢塚侯大人提携,小陈必当鞠躬尽瘁,为咱们镇魂司添砖加瓦,我相信在塚侯大人的带领下,咱们北斗科定能力压其他科室,独得封尉大人赏识。”

  “呵呵,年轻人,我很看好你啊,初次见你就觉得你与众不同,看嘛,果不其然,开了镇魂司先河,咱们一起努力,啊,共勉。还有,要戒躁戒躁,不要以为当了丘臣就可以放松了,天玑组还是要靠你打理,要尽心尽力,不忘皇恩。”

  陈风听得怪怪的,这上司怎么隐隐在朝自己示好呢?印象中,他不是个拖泥带水的主啊。

  而且他闭口皇恩皇恩的,不提镇魂司真正老大金封尉,莫非还是个皇党不成?

  “塚侯大人训导得是,手下莫敢不从。”

  “嗯,行吧,你去忙你的吧。”

  林塚侯呵呵一笑,却是往出推来一堆房契,看似漫不经心手指点桌,“我没记错的话,你是潭洲芦苇镇人士吧,打来京都就进了镇魂司,没地儿住吧,如今你也算是咱镇魂司的官员,在外是咱们的门面之一,在京都没有住处可不行,前些日子,雨前巷不是死了不少人,空出很多宅子吗,人嫌不吉利,卖不出去,我镇魂司帮忙镇宅,你自个挑一个吧。”

  嚯,好家伙,陈风直呼一句好家伙。

  买宅子当员工福利都说得这么清新脱俗。

  不接触到那个层面,还真不知道镇魂司这么有钱,基层官员的福利都是宅子,那这些个高官,还不得福利飞天了。

  “同僚们辛苦了,我请大家吃茶,一点小心意,烦请塚侯大人代劳。”陈风一沓冥钞压在书本里,也不挑,随便抽了一张房契搂怀里。

  他可不是愣头青,前世职场老油子了,人林塚侯不提,你不能不懂事,没瞧着吗,人在那里手指点桌有节奏地敲呢,陈风默数过了,总共十下,顿了好一会,还是十下。

  陈风还没摸透升职门道,谨慎些,总归没错。

  果不其然,林塚侯老油条,根本不搭理那沓冥钞的茬,就像……就像那冥钞原本就在书本里夹着的。

  “嗯,好好干。”林塚侯抬起手捧茶杯凑嘴角,呼噜噜一阵吹,意思很明显了。

  “好的,大人,那卑职先下去了,您忙。”陈风拱手行礼,后退了三步才转身。

  “金封尉是你什么人?”

  “啊?”陈风转过身来,还没搭话,林塚侯乐呵呵笑道:“没事,没事,你先忙你的去吧。”

  陈风又戴了一头雾水,他发现,林塚侯直接说的是“金封尉”,而不是“封尉大人”,这其中有猫腻啊,看来到哪儿都一样,山头林立,派系不少,看林塚侯意思,这是把我归咎到封尉一系了?

  待陈风走远,林塚侯的脸色沉了下来,低语分析道:“能从区区称魂师土主破格提拔到丘臣,开了镇魂司先河的人,不可能是没根的主,既然这金封尉不是他的后台,那谁是?”

  陈风出了塚侯厅,一路朝封尉府走去,半道上三三两两的人,窃窃私语,直拿眼偷偷打量陈风。

  陈风自家事自家知,同僚们肯定在悄悄议论“这就是那个土主升上来的丘臣?卧槽,咋这么帅?”

  陈风去了封尉府,吃了闭门羹,人金封尉还没想好用什么身份跟陈风打交道,你说用上司身份吧,没毛病,但是这人是大舌头钦点的,能当随便人视之?

  两不相见,各自安好。

  既然金封尉不见,那就不见吧,陈风觉得很正常,想你在电子厂,之前还是流水线上一拧螺丝的员工,突然升为拉长,也就比员工高了一级,你凭什么认为公司老总会见你?

  陈风不过是摆个姿态罢了,职场就这样,能力是一方面,态度是另一方面,有时候摆个低姿态,事半功倍。

  你要从这觉得自己是镇魂司史上第一人,拽得二五八万似的,那没的说,小鞋嗖嗖的来。

  陈风还有后续计划呢,这莫名其妙当了丘臣可不能白当,称魂得奖励这事可不能给我黄了,谁黄跟谁急。

  拜了上司山头,接下来的事就是吃住的问题。

  陈风怀揣房契,一路问人,终于找到了雨前巷的福利房。

  抬头一看,嘴角乐歪了。

  斜对面不远,好大一颗大槐树,大槐树下,那半拉矮墙下的菜园子,有够醒目。

  这不是五号大叔家吗?

  真是赶巧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