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我在镇魂司当称魂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章 燕家兄妹

我在镇魂司当称魂师 夏语楼 2199 2021.05.30 11:59

  福利房是一座独门小院,院里还有一颗毛扎扎快枯死了的枣树。

  原主人是一对书局润笔,你叫校编也行,枪手也可以。

  之前雨前巷闹得凶,可把人吓坏了,天擦黑亮就把房子委给牙行了,挂了老久没人敢买。

  谁买这地儿啊,不嫌命长。

  镇魂司可没这忌讳,能从阴间捞油水的衙门,穷得只剩下钱了,还没处花去,买了宅子当福利发了。

  小院啥都不缺,妥妥的拎包入住。

  只是久不见人,落了不少灰。

  陈风好一顿收拾,零零碎碎扔了不老少。

  这收拾家就是这样,总能翻出些没用的东西,等下次收拾,得,还是一样,照样扔不少。

  陈风往外丢,转眼回去再丢,发现地上的东西少了。

  他还纳闷,怎么滴?闹煞闹到镇魂司堂堂丘臣大人头上了?不拿村官当干部是吧?

  “你这簸箕还要不?”院墙外探头探脑一小脑瓜,怯生生的眼神,盯着陈风手里缺了一角的簸箕。

  “燕小妹?”陈风轻呼一声,差点说露嘴。

  眼前这个约莫十岁,梳粗麻辫,用起毛的猪皮绳绑了头发的小姑娘,穿着一身破旧补丁以灰黑两色为主调的百家衣。

  她脸色蜡黄,脸颊微陷,身材单薄,看上去有些营养不良,眼睛却是很清澈,如果营养能跟上,再打扮打扮,是个清纯可人的邻家小妹。

  “叔叔认识我?”燕小妹怯生生的,打量陈风的眼神,谨慎中带着好奇。

  “算……是吧。”陈风想了想,补充道:“算是认识你爹。”

  “叔叔也是跑马帮的?”燕小妹眼睛一亮,呵呵一乐,转身就往自家院里跑,边跑还边喊,“娘,娘,我问到了,也是跑马帮的,还认识我爹哩。”

  那院内不见人,只闻声,“砍脑阔死的鬼丫头,喊什么,羞死人不,娘又没有叫你去打听人家。”

  陈风端着簸箕,转身回屋,挑了些暂时用不上,但要用时得买的小家什,比如木梳、陶罐、杯盏、线头,还有半床薄被。

  想了想,陈风用剪刀把薄被剪出几个破洞,胡乱揉得皱皱巴巴的,这才又塞进簸箕。

  陈风回到原处,左等右等不见燕小妹来,只得把簸箕又放回屋内继续收拾。

  天色擦黑,雨前巷升起缭缭炊烟。

  万家灯火稀稀落落,慢慢点亮,不到黑到摸不着门,很多人家是不点灯的,省钱。

  陈风忙活一阵,暗道住的地方有了,生火造饭往后再说吧。

  不过仪式要有,就是烧灶拜灶王爷,这是前世留下的习俗。

  但凡搬家,都得有这个烧灶仪式。

  陈风点燃秸秆把,塞灶里漂几下,又在灶头四方拜了拜,这才熄灭火把,塞灶孔给杵灭了火星子。

  “叔叔,在家吗?”燕小妹的声音在院外响起,陈风应着“诶,诶,我在呢”,跑出去开门。

  开门一看,门口一大一小。

  小的是燕小妹,大的是麻杆瘦的燕老大。

  燕老大十三四岁光景,脸上有风霜刮出的口子。

  他穿着不合季节的短马褂,裤子小了好几号,脚踝都露出来了,脚上一双草鞋,比妹妹穿的破洞布鞋寒碜多了。

  他一脸不情愿,手里托着个碗,用埋怨又防备的眼神,打量陈风。

  “咯,我娘说,邻里乡亲的,祝贺你乔迁之喜,这是送你的贺礼。”燕老大伸出手里的碗,微微往怀缩的手,显得有些心痛。

  碗里黑不拉几的小瓣,也不知道什么东西。

  “这是槐花,晒干了的,可以冲水喝,也可以煮粥吃,可甜呢。”燕小妹半个身子藏在哥哥身后,牵着他衣角探头解释。

  “噢,那谢谢了。”陈风伸手去接,感受到燕老大手里的力度,发现人不乐意,嘴巴都嘟起来了。

  这孩子,满脸不情愿,却又不得不舍,嘴里说着违心的话,“你记住啊,一次性别放太多,要不然会发苦。”

  这二面刀的脸,跟五号大叔心痛银子,却又假装不在乎的神情,同出一辙。

  实锤了,大叔,这是你亲儿子没得跑。

  “你们等着。”陈风收了人贺礼,想着还有早备着的簸箕里的东西,转身回屋拿了给两孩子。

  “这不能要,太贵重了。”看到簸箕里的东西,特别还有那床被陈风故意弄旧的薄被,燕老大牵着妹妹,直摆手往后退。

  燕小妹也一个劲摇头,絮叨着,“不要不要。”

  这边硬要送,那边强推辞,推来推去,簸箕一撒手,零零碎碎落了一地。

  “哎呀,你两死孩子,还不快道歉。”藏暗处驻足关注这边动静的秦淑芬,噌地从大槐树下窜过来,那小腿撩得,别提有多快。

  秦淑芬长相一般,脸上有了岁月的痕迹,算不上黢黑,但谈不上脸白红润,手指粗壮,巴掌带茧,一看就是干惯不少农活的主妇。

  她窜过来,先是瞪了两孩子两眼,又转身朝陈风赔笑脸,蹲下身去捡东西,“小孩子家家的,毛手毛脚惯了,你别在意,我这就捡起来。”

  陈风说着没关系,蹲下身自己捡了,两孩子也从旁帮忙,这一蹲下,就聊开了。

  原来五号大叔叫燕子旺,嗯,很有时代气息。

  一对儿女,大儿子叫燕慕白,小女儿叫燕文姬,这名儿取的水平,陈风又在心里吐槽五号大叔是不是开挂了。

  “他陈叔,听二妹说,你认识当家的?”

  哦,难怪派两小家伙来送礼呢,感情是拉好关系,来打听丈夫。

  也是,封建社会一家里没男人的主妇,要是没个由头,冒昧上一陌生人家里搭话,那邻里的唾沫当箭使。

  秦淑芬见着孩子闯了祸,更加有由头出来了,别说,还有点小聪明。

  “嗯,不仅认识,还挺熟,差点忘说了,你瞧我这脑子,这是大叔托我捎回来的四两银子和家书。”

  冥钞不是大头嘛,为啥只有四两银子?

  五号大叔阳俸银子本身才二两呢,这还是加了陈风的土主阳俸。

  冥钞就更不行了,在镇魂司内部可以流通,但兑成银子得上生死墟的天地钱庄,你要把这冥钞给秦淑芬,人还不得跳起来给你脸抓花了啊,这是咒人家里死人呢。

  秦淑芬迫不及待拿了家书,盯着银子,犹犹豫豫的,暗地里使了眼色,指示燕慕白去拿。

  嚯,还不好意思?

  陈风把银子抛给扭捏的燕慕白,迎上了更加扭捏的秦淑芬。

  秦淑芬拆了书信,摸摸索索半天,眼眶里的泪在打转,数落一声,“砍脑阔死的,死外面得了,来什么家书,你人回来不就好了”。

  “娘,娘,给我看看。”燕文姬伸长脖子,乐滋滋往秦淑芬手里伸。

  秦淑芬往怀里一收,骂道:“你又不识字,看你个脑阔包,让你陈叔给念念。”

  陈风接过来一看,心里怪怪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