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我在镇魂司当称魂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二章 醉酒食人心

我在镇魂司当称魂师 夏语楼 2241 2021.05.31 11:59

  “陈兄弟,哈哈哈,本家兄。”

  “老陈,我早看出兄弟不是一般人了,我说什么来着。”

  来的老熟人,当初审过用捏骨术扮作五号的陈风。

  玉衡组陈丘臣,摇光组欧丘臣。

  两人提着礼物,这是贺陈风的乔迁之喜。

  为啥别人不来,偏偏来的是这两人?

  还不是陈风升任丘臣,正式入了这圈子。

  当初审过他手里人的两人,还不得借着这个机会来消除芥蒂。

  当然,他们自然不知道,审的五号其实就陈风本人。

  到了同一层面,甭管人是真是假吧,一句话,但凡人不傻,都会借机套近乎,这是社交情商。

  何况,陈风能从土主升任丘臣,开了镇魂司先河,两人心里也犯嘀咕:这人谁啊,后台挺横的哈,这么个升法,指定前途无量啊,到时候会不会是咱上司啊。

  心态就是这么个心态。

  不过两人绝口不提当初的事,低情商才提。

  一阵寒暄,晓得两人真名,会狮子吼,说话嗓门大得像吼人的陈明廷。

  绝技迷魂法,手持折扇,一对吊眉单眼皮,微带丹凤眼,吐字似咬音的欧举廉。

  陈风隐约猜到两人来意,顺杆子往上爬,场面话说得滴水不漏。

  两个有心结交,一个来者不拒,一来二去,就熟络了。

  “兄弟,明人不说暗话,上回,是哥哥唐突了,这么的,时间刚刚好,清风楼我请。”陈明廷拍着胸膛,大嗓门的声音让陈风眼前一亮。

  清风楼?听这名就刺激,不愧是本家,敞亮啊。

  “妙哉妙哉,我也正有此意。”欧举廉手一拍折扇,朝陈风挑了个是男人都懂的神情。

  “使不得,使不得。”陈风连连摆手,脚下纹丝不动。

  两人LSP了,哪还能看不出陈风是在假正经,念叨道:“清风楼是上半场,完了还有下半场。”

  陈明廷直接上手,拉住陈风往外拽,欧举廉也另外一边架了陈风往外抬。

  陈风一听还有上下半场,喔哟,肾不住啊。

  却是悄咪咪双脚离地,身子往后缩,嘴里还嚷嚷,“不行的,不行的,我还得到秦婶儿家吃晚饭。”

  欧举廉看陈风的作态,哪还不晓得个中门道,当即朝斜对面喊道:“他婶儿,别给留饭了啊,陈兄弟要去巡夜。”

  秦淑芬听到动静,还嘀咕呢,“跑马帮的巡什么夜,哦,是了,马无夜草不肥,得加料,是这个理儿。”

  人没出门,朝外回道:“行吧,我这准备仓促,今晚也没什么好吃的,赶明儿个,婶子给包饺子。”

  陈风半推半就,被两人架着跑远,待来到清风楼,择了一僻静的包间。

  就这?

  陈风内心吐槽不断,这里根本就不是刺激的地方,是吃鸡的地方。

  嫩模会所变按摩洗脚?

  陈风心里委屈,但脸上又不能表现出来。

  “这一家的烤乳鸡,啧啧啧,吃过定叫你三生难忘。”陈明廷一脸陶醉,说话嘴里都包着口水。

  欧举廉折扇一打,噗嗤一声,给陈风摇扇,“兄弟,我当初也跟你一样,满眼不屑,道这鸡有什么好吃的?”

  陈明廷还在那捧哏呢,“哦,那后来怎么着?”

  “后来呀,嘿,你猜怎么着,我连醉心坊都不消去了。”

  醉心坊?哦,那才是我想吃鸡的地方啊,o(╥﹏╥)o

  说话间,包间外响起敲门声。

  陈风嗅了嗅鼻头,嘶,别说,这香味儿,有前世烤肉的味道。

  这不可能,光是腌制佐料一途,这大顺朝就凑不齐。

  陈明廷搓着手,迫不及待起身,直接在门口接了小二手里的托盘,往桌上放,“不仅点了烤鸡,还点了猪脸儿,下酒绝配。”

  两壶酒,一盘整鸡,一盘卤味猪脸丝,一碟花生米,一碟酸萝卜皮儿。

  “香,香啊。”欧举廉滋滋哈了一声,蹙着鼻,陶醉地闻味,只差没把整个身子往上趴。

  陈明廷边倒酒,边使唤欧举廉,“你撕鸡,我倒酒,咱今儿请陈兄弟吃饭,一为乔迁之喜,二为同僚之谊,来,走一个。”

  陈风刚举杯,两人咣咣见底,得,走吧,嘶哈,这酒好辣喉,火烧火燎真得劲。

  “兄弟,让欧兄先撕吧撕吧,你要脸不?”

  “哈?”陈风没反应过来,陈明廷筷子上夹着猪脸儿肉,想往他碗里放,又怕他不吃。

  “你要脸不要。”陈明廷又补充了一句。

  陈风哭笑不得,推碗过去,“你都要脸,我还能不要?”

  陈明廷愣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三人随之对视,继而开怀大笑。

  接着喝酒,咣,又干了一杯底儿朝天。

  人欧举廉说了,一杯情,二杯意,三杯才是好兄弟。

  咣,再来一杯底儿朝天。

  三杯下了肚,陈风一口菜没吃,净顾着喝酒了,赶紧先掐了花生米压压。

  嘣梗儿嘣梗儿,这花生米嘎嘣脆香,好评。

  夹一筷子酸萝卜皮,咔叽咔叽,爽脆酸辣,味足,好评。

  再来一条猪脸儿肉,吧唧吧唧,入味喷香,火候控得也蛮不错,好评。

  再到这被两位同僚吹到天上有地下无的烤乳鸡,陈风的期待感已经拉满,肚里的馋虫也垂涎欲滴。

  “好了,请。”欧举廉擦了擦手,舍不得味,还手指塞嘴里嗦了两口。

  “一起一起,都不是外人,不讲究这些,来来来,起筷。”陈风大手一挥,只是客套一下,就见陈明廷和欧举廉那是真不客套,撸起袖子就开干。

  “真这么好吃?”陈风狐疑,举着筷子愣在半空。

  两人无暇他顾,哼哼唧唧,吃得满嘴冒油,眼睛都在发绿,连骨头渣都嚼没了。

  陈风夹了一小块,放入嘴中,还没开嚼,就呸地一声吐了出来。

  这不是鸡肉味,绝对不是,陈风的味觉,那是经过前世开发的种花胃,是不是鸡肉,一尝便知。

  陈风遮眼一开,内心咯噔一下。

  坏了。

  果不其然,眼前的鸡是鸡也不是鸡。

  是一颗用人心雕得栩栩如生的烤乳鸡。

  “老陈,老欧,快住嘴。”陈风夺下两人吃食,指着盘子里半边肉道:“这不是鸡,是人心。”

  “怎么可能?”欧举廉喉咙咕隆一声,满脸的不相信。

  陈明廷也不信,但看陈风脸都白了的模样,不像说假,何况,拿这事说假,这不是诚心恶心人?

  陈明廷二话不说,黑着脸,直接拉开房门,寻到廊坊上的小二,拧小鸡一般给拧进了屋。

  欧举廉明白什么意思,目光湛湛,迷魂法施给小二。

  陈明廷狮子吼,震慑心魄,一问一答,小二招了个明明白白。

  “尼踏马,呕……”,“呕……哇呕……”

  地上的胆汁儿,都湿了半分地。

  在陈风遮眼瞧来,那小二哪里是什么小二,分明就是一贼眉鼠眼的鼠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