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我在镇魂司当称魂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三章 鬼门恪守棺,黄泉碧落崖

我在镇魂司当称魂师 夏语楼 2226 2021.06.10 19:59

  陈风陷入混沌。

  灵魂深处带来的撕裂感,令他头昏脑涨。

  他只觉自己似乎陷入无尽的坠落,四周充满令人昏昏欲睡的呓语。

  他的魂体周围遍布无意识游弋的黑影。

  陈风就犹如投入鲨鱼群的血浆。

  瞬间将这些黑影激活得无比凶残。

  黑影尽数往陈风扑来,却是冲撞到他魂体的瞬间,就溃散成烟。

  这要归功于,投喂大舌头,收到的回礼。

  那瓶把陈风干魂醉了的魂酒。

  土主,阴俸,月,一钱。

  能让灵魂越发厚重的魂酒。

  陈风当白开水整了半瓶。

  如今的他,魂体坚韧程度,非寻常可比。

  数不清的噼啪爆响,陈风反而在冲撞中,意识清醒。

  陈风感觉自己以魂体的状态,以一种飘荡的落势,往下坠。

  这是一种似在天上,又似在地底的矛盾感觉。

  入眼无尽的昏暗。

  除了扑散成烟的黑影,还有熟悉的那种灰霾。

  陈风运转称魂歌,默念清心咒,发现就算以魂体状态,也毫无影响。

  心安之际,意识勾连虚空梭毫无阻隔,陈风的心态就稳了。

  只不过铁线陈没在虚空梭里。

  陈风以为的梦一场,如今回想起来,的的确确发生了。

  阴阳道开,黄泉路引?

  想起掘穴工最后说的话,陈风茫然四顾。

  看不出一点阴间的影子,反而有点外太空的感觉,如果有星辰点缀的话。

  飘荡下坠的趋势仍在继续,陈风控不住这种落势。

  这似乎是魂重自由落体的一种自然物理现象。

  也不知过了多久。

  陈风发现无尽的昏暗开始有了颜色。

  是黑色。

  死寂的惨白黑。

  满目疮痍,一望无垠的黑色。

  充满废墟,犹如大地震地形改变的惨淡黑。

  这里莫非就是废墟阴尘——灰霾出产地?

  “来货了。”毫无感情波动的一声低呼,陈风不惊反喜,内心惊讶蹦出一句“有人?”

  等来的不是人,是一把防暴叉样式的皮箍圈。

  陈风连说话之人都没见着。

  就被皮箍圈夹住脖子,打谷一样抛起弧形,又摔落远方。

  噗通落地。

  陈风一骨碌爬将起来,刚张嘴欲骂人,又被眼前所见骇得到嘴的话,生生咽了下去。

  远方是一个超大型拦河建筑工地。

  那建筑物是在残垣断壁中,慢慢修复,尚未完工的主体轮廓,怎么看怎么像一口石棺。

  工地两旁是幽黄的咆哮大河。

  那咆哮声不是河水声,而是数不清凄厉的鬼魂惨叫汇集出来的嘈杂。

  河里不单单是水,还有数不尽,浮浮沉沉,似永远也浮不出水面的鬼魂。

  这里,就是传说中的鬼门恪守棺,黄泉碧落崖。

  陈风的两旁前后左右,充斥着两列往前直抵石棺,往后望不到头的“活死人”队伍。

  活死人的描述都不准确,他们算不得人。

  跟陈风一样,是灵魂体。

  只不过从周遭人呆滞、无神、潜意识晃荡向前的神情和左摇右晃的身体判断,这些魂失了自我意识。

  完全遵循某种既定规则,朝石棺方向蹒跚行走。

  在陈风看来,最为诡异的,莫过于,这些无穷无尽的游魂,每一个都是肌肤惨白,是那种日久不见阳光的白。

  这些……都是……掘穴工的亡魂?陈风内心的惊讶无以复加。

  作为阴艺六脉之一的掘穴工,死亡的归途,就是修石棺?

  那,糟了诡异,死后魂都不见了的称魂师,死亡的归途,是不是也是某个阴间工种?

  那大舌头把魂儿给“吃了”,又怎么说?

  陈风越想越头皮发麻,心里不断泛起苦涩,阴间……废墟……阴尘……修复建设……阳人当阴差……魂归不知何往……地府农民工……

  细思极恐。

  这成了废墟的阴间,是怎样恐怖的存在,才能将地府打残?

  使得完整的冥府阴差体系都不能完全运转,不得不以阴艺六脉作为阳间行走,行使阴阳平衡。

  譬如称魂师的称魂计重量工作,本就是勾魂使者的工作范围,如今也不得不分成南斗科和北斗科,前者应对寿终正寝者,后者应对枉死者。

  这阴间的乱象,自然就会产生连锁反应,难怪如今阳间,也是一片魔幻。

  陈风大概能明白,为什么大顺朝的老百姓是眼下水深火热的生活。

  这阴阳不调,单以人来说,都会大病一场,何况是两界大势。

  陈风这边想得出神,完全没注意到自己的突兀。

  两列队伍,无声无息,毫无意识往前游荡,唯独原地站一个不动的。

  啪地一声爆天鞭响。

  行走的队伍,似是听到连灵魂都在颤抖的声音,下意识就匍匐在地,瑟瑟发抖。

  陈风预感局势不妙,学着四周的魂,匍匐在地,还是慢了一步。

  “还有个不太老实的。”阴测测的声音,伴随一阵马蹄。

  队伍的侧面冲出两人两骑,还没看清人样,就是两击鞭子抽向陈风。

  陈风手臂一紧,准备装傻硬抗。

  不装傻不行啊,眼下还搞不清状况,局势不明下,没脑子的愣头青才会暴起。

  啪啪两声响。

  陈风眼珠子都鼓得差点突出来,当即差点压不住杀人的心思。

  这两鞭子,抽下来,灵魂体差点溃散,这种疼痛远不止肉体承受的那种痛,是灵魂撕裂的感觉。

  陈风都不用装,实打实地往地上一扑,浑身抽搐。

  “这下老实了,哼。”冷哼一声,马蹄声逐渐行远。

  陈风遭了电击一般,浑身麻痹,咬牙颤巍巍扬起头,看到两名穿着藏青色皂隶服的骑马阴差扬长而去。

  阴间就是阴间,区区皂隶,都人手一把打魂鞭,差点把劳资魂儿给抽溃散了。

  论起阴职来,我可是丘臣,比你没有官身的阴差皂隶级别高多了……陈风有些啊Q地想着,紧跟着再次前行的队伍节奏,踩着同样的游荡步伐,一脸浑浑噩噩。

  内心却是活络起来:

  怎么回去是个问题。

  总不能真个去修石棺吧,看这工程量,怕不是要比金字塔的工作量还要繁重。

  而且,这石棺拦黄泉而建,修电站一样的大坝,是要用河里的魂发电吗。

  那我是称魂师出身,你们掘穴工的工地,我是不是胜任不来?

  既然这里是黄泉河,那是不是意味着通体通连,当初坐摆渡船到生死墟的那一条支流,是不是跟这主流能连通?

  理论上,我是不是可以寻到那条支流,到生死墟等到发阴俸的日子,再让五号大叔给我带回阳间,寻我肉身还阳。

  不过,也不是非要回去不可,这里所见,全是魂,我称魂拿奖励,能拿到手软,不消时日,注定天下无敌。

  想着想着,却是被一阵阵的噗通落水声打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