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我在镇魂司当称魂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 曹墓伯,尴尬不

我在镇魂司当称魂师 夏语楼 2226 2021.05.30 19:59

  五号大叔的字,别提了,鸡爪子爬的,简直惨不忍睹。

  “娃儿他娘,见信如五(划掉),物(划掉),吾(划掉),算了,那字不会写,我拽什么文啊,反正就是那么个意思,看到信就跟看到你家男人一样。”

  “我这边一切安好,一起跑马帮的兄弟有十四个。”

  “我这每天吃的好,睡得香,就给伙计送来的货物打打称,登记重量罢了,工作强度不高,闲得很,还能挣不老少,你说掌柜的对我好吧,哈哈……哈。”

  “我给你说,我这工作可轻松了,就是三天两头老是换新伙计,连个说知心话的都没有,也不是没有吧,老十一就挺不错,不过人升迁了,当了我们头,就是给稍银子的这位。”

  “我呢,请假不方便,一时半会回不来,马帮事儿少是少,但掌柜的重视我,哎,你家男人优秀啊,掌柜的不放人,我也很苦恼。”

  “你不用担心我,我给捎回来的银子,可劲的花,别心痛,咱赚得轻松。”

  “上个月托人送回一百两银子,收着了不,放心用吧,来路正。”

  “那什么,请人把咱家院墙修一修,瓦屋漏水的地方,买点新瓦叫人给拾掇拾掇,再捉两头猪仔,养肥了,等过年,一头卖一头宰了腌腊肉吃,再给两孩子置办点新衣裳,你就算了吧,黄脸婆一个,要什么打扮,等爷们回来,给你扯布亲手给你裁。”

  “对了对了,重要的事差点忘说了,给老大请个教书先生,这么大人了,启蒙都还没启蒙,大字不识一个,丢我们老燕家的脸,我没猜错的话,这信你肯定找人给念的吧,我早就说了,不念书没出息,你还顶嘴,咱现在挣钱了,孩子的事,就得上点心,别人家孩子有的,咱家也不能少。那什么,银子富裕的话,让二妹也跟着去念吧,两兄妹好歹有个照应不是。”

  “秋水家的儿媳妇生了吧,是儿是女?嗨,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得记着随礼,咱家当年老大的满月酒,钱不够使,人可是给借了十几个铜板的。”

  “欠的长生家的钱记得给人还了,这都好几年了,人帮过咱,别让人说咱不地道。”

  “那什么,废话也不多说了,反正就这么着吧,记住别找野汉子,否则打断你腿。”

  “不写了不写了,写得手酸,烦死了。”

  “最后,贼婆娘,还别说,劳资挺想你的。”

  陈风念完信,不知说什么好,反正心里怪不是滋味。

  五号大叔跟前世当年在外打工的父亲一样,报喜不报忧,拿命称魂的工作,在他嘴里说得跟办公室喝茶看报纸一样。

  秦淑芬抹着泪珠子,接回信,看不懂,还老盯着上面的字一行行瞅。

  燕慕白眼圈红红的,嘴巴一瘪一瘪,小声抽泣。

  燕文姬左右手背擦着泪花,哇哇哭,“娘,我想爹了,爹啥时候回来呀。”

  正当陈风要去安慰人,斜地里冲出一道身影,隐含怒气吼道:“你做什么了?”

  来人一阵风,挡在兄妹两身前,冷着个扑克脸怒视陈风。

  喔,这不是曹墓伯曹广孝吗。

  “曹叔叔,呜呜呜。”燕文姬抱住曹广孝的腿,拿眼泪鼻涕往上抹,“我想我爹爹了。”

  哦,不是陈风在欺负人啊,曹广孝神色一松,拿眼瞪了他一眼,蹲下身把燕文姬抱在腿上坐着,细声安慰。

  陈风一副见了鬼的模样。

  曹广孝他笑了?

  偶滴个亲娘咧。

  扑克脸笑起来,居然不是死人脸,从来没见他这么温柔过。

  冬天里的腊梅绽放,这是在陈风脑海里闪过的念头。

  安慰过一阵,曹广孝往怀里摸了摸,二两银子伸了出来,“秦婶,这是老燕托我转交的薪水。”

  秦淑芬望了望曹广孝,又望了望陈风,“???”

  陈风,“……”

  两娃,“……”

  夜风吹来,呼啦啦的,卷起两片树叶,飘啊飘,飘啊飘。

  还是陈风先反应过来,悄悄给曹广孝使眼色,说道:“对,这是薪水,我那个是奖金,分批次发的。”

  曹广孝脸上的肌肉,冷颤了几下,转念想到陈风和五号的关系,渐渐恍然,“是的,是的,薪水,奖金,两笔,不同的。”

  “你们马帮做什么买卖的,待遇这么好。”秦淑芬嘀咕一句,不疑有他,收了银子,一拍脑门,跺脚道:“瞧我这混劲,那什么,你们等着,我去炒两菜,两大兄弟都不是外人,要不然我那口子也不会托你们稍银子,留下来一起吃个便饭。”

  说完不等两人拒绝,拉了两孩子往家走,“燕老大,你去费屠夫家割二两肉,要瘦点的啊,燕小妹,你去把罐子里的红苕干泡泡。”

  “你怎么在这?”人一走,曹广孝就没给陈风好脸色了,脸色垮下来,用那种你是不是要抢我东西的谨慎眼神,审视着他。

  “这我家啊。”陈风摊摊手,无所谓地指着身后的小院。

  “你家?”曹广孝音量拔高,眼神对着陈风上下扫,那眼神分明就是在防贼。

  “呐,呐呐,你什么眼神,咱司里福利你不会不知道吧。”

  “那你怎么偏偏选在这?”

  “我随便抽的一张。”

  “这么巧?”

  “就是这么巧。”

  “我不信。”

  “爱信不信。”

  陈风被曹广孝用这种审讯人的眼神看毛了,挤兑道:“你惦记五号大叔家里人,还不兴我来看看。”

  “谁惦记了,谁惦记了。”

  曹广孝当场炸毛,提高音量,又唯恐五号家里人听到,压低声音,“五号每月给我小半颗血气丹,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喔?”陈风看着曹广孝一本正经解释,又好气又好笑,“那你刚递给人二两银子,算怎么回事,五号大叔这个月可没委托你。”

  “这个……咳咳。”曹广孝有些不知所措地闪烁了下眼神,用手指捏了捏发痒的喉咙,梗着脖子说道:“要你管,我是你上司,我做事,岂容你置喙?”

  说完,也不等陈风回话,冷着个脸转身就走。

  “大人,您不留着吃晚饭吗,人秦婶儿可说了,割猪肉的呢。”陈风笑嘻嘻从后喊,曹广孝走得更急,往后挥手,“去去去,要吃你吃,我还差那口饭?”

  呵呵,口是心非,外冷内热的扑克……陈风看着曹广孝急赤白脸走开,好像在摆脱什么嫌疑似的,想想就好笑。

  “你记得盯着点,这家有邪祟缠身过。”曹广孝的话从风中隐隐传来。

  “知道了。”陈风回了一句,心道:你不都解决了吗,以为我不知道。

  这边陈风刚回完话没多久正准备转身,那边又联袂走来一脸笑意,提着礼物的两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