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我在镇魂司当称魂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称魂歌

我在镇魂司当称魂师 夏语楼 2112 2021.05.13 14:14

  “魂重四两五钱,三星品质,奖励称魂歌。”

  一篇晦涩经文化作繁星融入识海,陈风无师自通。

  心默歌诀,数道灰霾从陈风的身体里飘溢而出。

  陈风心神恍惚之余,顿觉神清气爽,身体轻盈,心头上好似搬开了一块压了许久的重石。

  那灰霾凝聚成扭曲无面,似不甘心被驱散,再度扑向陈风。

  陈风赶紧再默称魂歌,灰霾想要钻入他体内而不得,转身钻进女鬼身体。

  只是刹那,女鬼就化作轻烟消散不见。

  这是魂飞魄散啊……陈风心有余悸地想道:

  “难怪称魂师活不过三年,周身尽是能让魂魄灰飞烟灭的灰霾玩意,能留个囫囵身才怪。”

  阴差阳错解除危机,陈风再看阴阳册。

  阴阳册上字迹浮现,女鬼生平一一显现。

  原来这女鬼本名钱小舒,模样水嫩,潭洲永定河畔葫芦村人士,嫁给邻村秀才魏长峰做了老婆。

  这魏秀才,生在农村,却是五谷不分,十指不沾阳春水,一心只读圣贤书,抱定心思要高中举人,考取功名。

  可怜良人钱小舒,自打进了魏家门,整日里忙前忙后,伺候公公婆婆不算,还要揽些浆洗伙补贴家用。

  水嫩的小媳妇,没出两年,尽给累成了黄脸婆。

  这这样,还被公公婆婆嫌弃,说什么乡下粗妇,配不上自家文曲星云云。

  这些倒是次要的,重要的是两年过去,钱小舒肚子也不见长。

  这在农村,可就要了命了。

  这种事吧,自然不是单方面的问题。

  阴阳册显示,问题出在魏长峰身上。

  公公婆婆自家事自家知,自然知道儿子的“无能”,不过这没法说出去,只能推到钱小舒身上。

  可惜,大顺朝没有生理卫生课,村人愚昧,只顾指责钱小舒的不是。

  这钱小舒也理所当然地觉得是自己的问题。

  公公婆婆一合计,这不行啊,魏家不能绝后,万一我儿高中,将来是要当大官的,没个后怎么继承眼瞅着要到来的富贵家业。

  婆婆一眯眼,说道要不借种吧。

  公公说那不行,借谁的种那不是肥了外人田,这种必须得姓魏。

  这魏长峰也是个王八羔子,指着老爹道要不你来,我就当多了个弟弟。

  钱小舒哪能干,连夜就逃了。

  这一逃就逃到了鸦鹊岭。

  鸦鹊岭的鸟妖幻化成魏长峰的样子,花言巧语,哄得钱小舒信以为真,当晚就跟假相公野战八方。

  幻化成魏长峰模样的鸟妖跟追寻而来的魏家人打了个时间差。

  钱小舒稀里糊涂地跟着真相公回了家。

  或许是羞愧难当,魏家人绝口不提借种的事,这事也就不了了之。

  钱小舒蒙在鼓里啊,想起那晚的山炮就食髓知味,心痒难挡,总是缠着魏长峰行那巫山之雨。

  魏长峰不胜其烦,索性背上书囊,进洲府赶考。

  这一去,就是半年。

  还别说,这丫狗屎运不错,还真让他中了举。

  待他春风得意回村之时,突闻噩耗,家里人死绝了。

  原来魏长峰走后。

  钱小舒孕像日日见长。

  公公婆婆一看,这还了得,趁我儿不在,跟哪个野汉子苟合,连身孕都有了。

  农村偷人是大罪。

  公公婆婆一合计,请了魏家族老主持公道。

  这还有啥好说的,浸猪笼呗。

  钱小舒咬定怀的是魏长峰的种,呼天抢地,死活不依。

  末了,为了自证清白,钱小舒捡起柴刀就捅了肚子。

  边捅还边往外掏血糊糊的稀碎,嚷嚷道给你们看,给你们看,这是不是魏长峰的种。

  钱小舒死后怨气冲天,村里都下了血雨。

  从此之后,村中就开始不太平了。

  只要谁家媳妇怀了孕,准小产。

  后来越闹越凶,村里头半夜经常听到凄厉的哭泣还有婴儿的啼哭。

  特别是有一晚,魏长峰的爹妈活生生被吓死了。

  死状那叫一个惨。

  眼珠子都没了,空洞洞的就剩下两个大大的血窟窿。

  这是钱小舒阴魂不散,回来索命了,掏了眼珠子说人眼瞎呢。

  事情闹大了,魏家族老只得上报。

  这一报,就到了镇魂司的案头。

  拘魂镇邪这是分内之事,镇魂使出马,拿了钱小舒的冤魂送入北斗科。

  称魂造册,阴魂下府,就算事了。

  没曾想,钱小舒的冤魂遇到陈风来称,还想化作厉鬼扑人,落了个魂飞魄散。

  随着阴阳册上字迹浮现。

  一行判词最终收尾。

  “女命终身驳杂多,六亲骨肉不相助,命中男女都难养,劳碌辛苦还奔波”。

  随着判词的收尾,阴阳册上再度显现一页图案。

  一个披头散发,孕肚淌血的女鬼形象渐渐清晰。

  旁配三字:血糊鬼。

  下有一行小字说明:难产而死,怨气所致。

  陈风走马观花,字中窥真相,暗道阴阳册神奇的同时,又不免唏嘘。

  世人愚昧,害人害己。

  不过,那鸦鹊岭的鸟妖,陈风印象深刻,在前身的记忆中,就差点被那鸟妖裹了面粉炸了,想来那救过前身的天师府道人道行平平,没能真正奈何得了鸦鹊岭的鸟妖。

  陈风的关注重点自然不在这上面。

  称魂……魂重……阴阳册……星品……奖励……

  我也有系统了……陈风不禁自嘲……果然穿越者的BUFF虽迟但到。

  至于阴阳册是不是DEBUFF,陈风默念称魂歌,灵魂深处暖洋洋的感觉在告诉他,就是福利。

  称魂歌不仅能驱散看着就诡异的灰霾,还能滋养灵魂。

  看来镇魂司称魂这事藏有大秘密啊,陈风如是想道,难怪方才从墨斗扯出金丝,屈指一弹,会有灵魂刺痛感。

  之前陈风不知道,如今称魂歌在身,陈风隐隐觉得称阴魂与自身魂魄有关。

  换个说法,就是与阳寿有关,这是拿命在工作。

  难怪称魂师都得是命格梆梆硬的汉子,这命薄之人,别说称魂,怕是连称魂工具都施展不了吧。

  称魂造册,要引魂入魂井。

  陈风的工作对象已魂飞魄散,自然没有接下来的工序。

  他提起毛笔,翻了翻前面的记录,依葫芦画瓢写了句“残魂有缺,待查”,就算收工了。

  陈风刚刚落笔,字迹还未干呢。

  阴阳册同时翻页,苍莽的声音再度响起。

  “魂重二两四钱,二星品质,奖励先天道丸。”

  “????”陈风满头的问号。

  这才想起,女鬼一尸两命,腹中还有遗腹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