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我在镇魂司当称魂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开坟赌墓

我在镇魂司当称魂师 夏语楼 2045 2021.05.19 19:59

  死了人出了魂,称魂师陈风拉着五号反而躲得远远的。

  背尸人钟离那事,是被动牵扯,一为五号大叔讨银子,二为自保,三为机会难得,自我锤炼。

  这生死墟有阴阳两界的东西,也有不是东西的东西,过于高调有可能招惹到不知名的什么鬼玩意。

  陈风觉得头一次下生死墟,如有可能,还是以低调涨见识为准。

  譬如这开坟赌墓,新鲜玩意,做一个看客也不错。

  炸坟了,死“人”了,也没打消这群赌徒的热情。

  还有人外围攒局赌钱呢。

  这些人多半是没实力买坟的主,眼热得只能赌外围。

  赌开坟人生死,一赔一。

  赌坟墓中出墓宝数量,一赔五。

  赌墓宝是什么,那就赔得多了,一赔百。

  五号看向那攒外围赌局的老板,惊喜道:“咿?京都长盛赌坊的老板?”

  “怎么?你认识?”

  “京都人谁不认识他啊,垄断了京都市面上的大小赌档,只不过我认识他,他不认识我罢了。”五号说完话,给陈风说了句“你等我一下,没曾想在这里见着他了,我拜托他也成,这么大个老板,总不会昧我百吧两银子。”

  陈风原地等,远远看见五号跟人作揖说好话,论了半天,总算脸色一喜,把银包递了过去。

  看来不用阴艺六脉的人,这事也成了。

  五号搓着手乐呵呵的回来,问陈风,“玩外围不,咱还剩点。”

  陈风摇了摇头,语重心长道:“十赌九输,小赌怡情,大赌败家,咱们这点家底,还是老实蹲这看别人玩吧。”

  五号也是穷苦过的人,自然知道其中道理,点了点头,跟陈风蹲地上看热闹。

  “升棺发财,恭喜这位爷开得药鼎一尊,紫金鎏金,少盖缺角,上上品。”卖坟人喊话声再起,外围攒局也热闹非凡。

  一座坟,看大小规模,最少都是万银起步,那流转蓊郁之气的群墓价钱更是贵到没影,据说都卖过上百年了,无人出得起价。

  不是无价,而是卖坟人说了,有的坟不卖,只换,至于拿什么东西换,全凭人家一张嘴。

  陈风遮眼开着,看稀奇看古怪,自己在内心做着评价:

  “这墓中没啥好货,就一对子母萧,按照前面的经验判断,出手那人,亏了。”

  “这墓可以,有墓灵,什么玩意看不清,手中有收灵宝物的人要是出手,稳赚。”

  “这墓估计碰不得,血光冲天,凶气肆意,一道剑气贯穿大墓,谁碰谁死。”

  “这墓有意思,有一截游走的脊椎骨,棺椁不是凡品,大棺套小棺,小棺藏了一杀阵。”

  ……

  陈风只做内心评估,不出手,倒是看得津津有味,心说大千世界无奇不有,这买坟也能卖出名堂。

  “时间不多了。”五号属于外行人看热闹,看了半响,觉得也就那么回事,在陈风身后小声提醒,补了一句“油灯”。

  陈风一拍脑袋,嘿,差点忘了,不看了不看了,歌姬院的姐儿还在等爷宠幸呢。

  就看一个,就一个。

  再看一个,最后一个。

  真的是再看最后一个了。

  五个过去,陈风看向了一座卖相不怎么起眼的坟。

  这一眼看去。

  “唔……”

  一声闷哼。

  陈风捂着眼,殷红的血沫子从指缝里就流了出来。

  陈风的状态把五号给吓着了。

  连忙伸手去扶他,追问道怎么回事。

  陈风捂着眼,摆了摆手,忍着不适,默不作声。

  陈风咋了?

  废话。

  眼睛差点瞎了。

  要问起因。

  还不是开着遮眼神技瞎基尔乱瞅。

  这瞅到不该看的东西了。

  最后一眼,陈风看到墓中有一女尸。

  这女尸那叫一个鲜活,果着身子,细皮嫩肉的,胸腔还在匀称起伏。

  陈风还搁那儿感慨呢,哇塞,好大的凶兆。

  那女尸似有所感,睫毛轻颤,弯眉飞舞,皓月星辰眼就睁开了。

  陈风对上了那一对深邃如星河流动的双眼,只一眼,就长了针眼……呸,是差点瞎眼。

  称魂歌疯狂运转,先天道丸直接被刺激得全部融化。

  陈风身体一轻,眼伤渐渐好转。

  他闭着眼,心有余悸磨蹭了半天,才慢慢睁开。

  眼前尽是模糊的光晕,金星四下乱窜,看来后遗症尚在。

  好在眼没真瞎。

  陈风安抚完五号,休息片刻,再也不敢开遮眼,老老实实肉眼凡胎朝那害得他差点瞎眼珠子的坟墓看去。

  坟墓很普通,卖价都是万银的起步价。

  就这卖相,买坟赌墓的人,没一个瞧得上眼。

  陈风心道,整日打鸟,差点被鸟啄瞎了眼,看来遮眼不能常开,这世上指不定有什么玩意儿。

  心里这样想,却是越想越憋屈,被个坟中的女尸阴了。

  陈风心思一转,心道这女尸活的死的姑且不论,身在墓中,只要不开坟,丫就出不来,行,爷们暂且放你一马,等过了时日,称魂得奖励,实力提升了,咱新得了炼尸秘法,往后再和你日日夜夜,肉搏三百回合。

  要让外人知了陈风想法,少不得滋他一嘴黄汤——醒醒吧,凸尸是罪。

  “这坟怎么卖。”陈风先在人群中转了转,才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走到埋有女尸的坟墓,问那卖坟人。

  卖坟人伸出五根手指正反一摊,低沉如水的声音传来,“一万。”

  别说一万两银子,就算一千两,陈风也没有啊。

  不过,坟可以用东西换,只要卖坟人觉得物有所值,哪怕你拿出的东西自己觉得不值钱,卖坟人认可就行。

  “实话实说,钱没这多,我拿东西换可否?”

  “可。”卖坟人言简意赅,裹着黑袍,拢着袖子,说话盯着地面,不拿眼看人。

  陈风寻思,自己称魂得奖励不少,但真正拿得出手的,称魂歌、清心咒、遮眼、捏骨术、擎天击、虚空梭,还有新得的炼尸秘法。

  想来想去,就清心咒和炼尸秘法可能对卖坟人有用,其他的,要么不好弄出来,要么弄出来会引起轩然大波,反而对自己不利。

  这生死墟还是低调为好,要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你们接触这一行,估计诡异不少,这个可以助你们。”陈风先把清心咒拓印版递了过去,

  卖坟人接来翻看,点头道:“正品,可以,但不够。”

  “这个,朋友送的,或许你们用正合适。”陈风再次把在虚空梭里悄悄拓印的炼尸秘法递了过去。

  卖坟人这次抬头看了陈风一眼,好半响才接过去,看都没看,直接收下,然后指着坟墓点头。

  这是应了。

  陈风暗嘘口气,心道谢谢啊钟同志。

  陈风趁人不注意,悄悄伸手一招,虚空梭绕着女尸坟墓划了一圈。

  都注意别处的卖坟人,这回猛地回首,死气沉沉的眼,盯着虚空梭眼神收缩,无色无波的神色渐渐凝重。

  他默不作声地看了陈风一眼,不吭一声慢慢隐退。

  虚空梭画地为牢,嗖地一声,直接把整座坟墓收了进去。

  陈风伸手再招,虚空梭消失不见。

  “走了。”陈风拍了目瞪口呆的五号一巴掌,全程无解释。

  “哦哦哦,吸溜。”五号擦着张嘴呆出来的口水,很上道地没有问东问西。

  远处几个卖坟人暗暗交流。

  “可?”

  “否!”

  “是否?”

  “否!”

  “哎~!”

  也不知道他们在打的个什么暗语。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