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我在镇魂司当称魂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八章 曹扑克也会飙演技

我在镇魂司当称魂师 夏语楼 2186 2021.06.08 11:59

  胥吏看了看冷脸瞧过来的曹广孝,下意识往后缩脖。

  “说,否则本营千总视你在藐视本官。”阎正纯搬出阳职职务,就是在告诉胥吏,你不入品,我这正六品官员可以轻松拿捏你。

  胥吏看了看曹广孝,又看了看阎正纯,两边都得罪不起,但人问起律法条例,不说,那岂不是显得自己无能,往后,还怎么在这班房做事,这镇魂司可是出了名的油水足,在这一个月,抵得上外间同行两三年。

  胥吏只能低声语诺,“瞠视上官,大不敬之罪,杖二十。”

  “杖来。”阎正纯伸手虚握,早有狗腿给递上杖棒。

  阎正纯握杖在手,神气十足朝陈风歪头,“游牧副尉瞪视营千总,二十杖,是你自己领,还是我来帮你领。”

  陈风就看不得这人嚣张嘴脸。

  下意识脱口而出,“你叫个鸡毛。”

  当时是,陈风只觉全身被掏空,一瞬间涌出一股晃神的乏意。

  再看那愣神的阎正纯,不知怎地,就突然半跪在地,捂着肚子开始呕吐。

  这人呕得稀奇,吐得古怪。

  尽往外喷糖水。

  哪来的糖水?

  只把围观的人看傻眼。

  阎正纯哇哇狂喷,跟喝多了往外顶喉喷醉酒物差不多,一会一个糖水喷泉,一会一个糖水喷泉,喷着喷着,就开始喷腥臭物。

  那味道,别提有多臭,整个班房都弥漫着怪异的味儿。

  这是陈风称魂糖人章得到的奖励,起初并不知道怎么用,原来当时没有施法对象,没瞧出效果,此时歪打正着,可算明白,这“叫糖人”用人身上,是这么个用法。

  效果显著,陈风也不是没有代价,全身气力被抽空,比被浣红吸干一夜还累。

  “你……呕……踏马……噗……”阎正纯哪还能说得利索话,嘴一张,屎黄屎黄的玩意都给喷了出来。

  真满嘴喷粪啊,就连一向淡定的扑克脸曹广孝都噔噔噔后退躲避,更别提其他人了,掩着鼻子往后躲,唯恐避之不及。

  阎正纯心肝剧颤,那股往上拉扯的呕吐劲,只差没把肠子从菊花尖给扯出来。

  更加令他羞耻的是,堂堂墓伯,大庭广众之下丑态百出,这传将出去,威压扫地,颜面无存。

  “不关我事啊,我可没碰他。”陈风捏着鼻子,瓮声瓮气跟人解释,“这人糖吃多了,腻味反胃,吸收不良,这是有医学依据的,呐呐呐,你看吧,又吐糖了,这是反刍效果,牛儿嚼草都见识过吧,道理一样一样的。”

  众人乌拉拉的,离得更远了。

  你这不解释还好,一解释,人心里更膈应,什么反刍?啊,反刍糖水我们可以理解,反刍屎黄玩意,你管这也叫反刍?

  这一想,脑海中再联想到阎正纯的遭遇,当即就几个人没忍住,跟着一块把隔夜饭都吐了个干净。

  阎正纯吐得,吐无可吐,浑身脏得不成人样,瘫地上恶臭喧天,斯文扫地。

  曹广孝捂着鼻口,脸皮直抽抽,终是于心不忍,吩咐人抬来水桶,哗啦啦给眼神都快涣散的阎正纯冲洗了一遍。

  冲得尽污秽,散不尽味道。

  阎正纯就跟百年的茅坑一样,就算掏尽粪便,晾个一年半载,那股子味,还是那么冲。

  阎正纯人都快傻了,恨不得找个地洞钻下去。

  刚恢复一点气力,怒火蹭蹭蹭顶头毛。

  他恼羞成怒,爬将起来,提起杖棒就朝陈风砸去。

  砰地一声响,杖棒断成两截,陈风借势往地上一趟,原地打了两个滚,还很合时宜地绷直身体,翻着白眼,两腿抽抽,打摆子。

  “陈风,你怎么了陈风。”曹广孝是真急了,三步并作两步半跪在地,搂起硬挺挺的陈风。

  陈风头枕曹广孝怀里,斜眼给了他一个眨巴眼。

  曹广孝脸皮一僵,嘴角抽筋,顿了两息才反应过来陈风是装的。

  “啊,陈风,你怎么伤这么重,我的天,来人啊,阎正纯一棍给人打残了。”

  看着曹广孝表情僵硬,一脸凄迷直嚷嚷,陈风闭着眼,心里狂吐槽:喂喂,戏过了啊,你个面瘫,天生没演戏天赋,可别给我添乱了。

  心里虽这么想,陈风却是很配合地一咬舌尖,噗地一声,喷出一口血雾,颤颤巍巍抬起手又放下,表现出一种昏迷前,吊着最后一口气,誓死也要指认凶手的倔强。

  “你……你……好狠。”陈风“虚弱”地“含恨”吐出几个字,手臂一歪,软绵绵放下。

  “陈风,你醒醒啊,你不能死啊。”曹广孝又开始做悲情表演,不过这厮光嚎,眼泪都没一滴,演技实在是蹩脚,差评。

  阎正纯人又傻了,百思不得其解,那一杖棒下去,何时威力如此巨大?

  镇魂使班房热闹大发了。

  北斗科那边也听到了动静。

  陈明廷、欧举廉听说陈风被人打到昏迷,对视一眼,就开始抄家伙。

  这一起上战场扛过枪的战友交情,就是不一般。

  欧举廉还晓得激起群愤,吼道:“拘魂线的欺负咱称魂线的,今天遭罪的是陈丘臣,明儿就得到咱们头上撒野,没见着嘛,连做了墓伯的曹广孝都被人下了绊子,这是看不起他丘臣出身的身份,兄弟们,同为丘臣,讨个说法去。”

  “听说是阎正纯带人打了天玑组的称魂师,咱有理在先,闹到金封尉那里,咱都占理。”陈明廷嗓门齁大,震得墙壁都瑟瑟掉粉。

  另外一间,正翘着二郎腿,抿茶哼小曲的林塚侯,噌地站了起来,又慢条斯理坐了下去。

  他胖粗胖粗的手指点在桌面上,半响,才津津有味地滋一口茶,喃喃道:“我这装什么都不知道,嘿,闹吧,最好闹到皇上哪,看你金封尉怎么应对……”

  这边呜呜渣渣的丘臣还没走出北斗科呢,就被封尉府的亲卫拦了,“金大人已有章程,尔等如若聚众斗殴,同僚操戈,罚俸是轻的,削籍驱出镇魂司都不无可能。”

  乌拉拉,人怎么来的,人就怎么撒的,原地就剩下踌躇不前的陈明廷和欧举廉。

  “罢了罢了,仁至义尽,看陈兄造化。”

  “哎呀呀,本家兄,别怪哥哥们不厚道,实在是……哎!”

  两人唉声叹气,捶胸顿足,反正搁人亲卫这,是留下了一个义气当头的好印象。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