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我在镇魂司当称魂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丘臣问询

我在镇魂司当称魂师 夏语楼 2316 2021.05.23 12:04

  阴阳册浮现的生平看完。

  陈风不胜唏嘘,封建迷信害死人,双头娃要是放在医学发达的蓝星,也不至于落得如此田地。

  阴阳册照例给了命格判词,不是一首,而是两首,同人不同命。

  哥哥的判词是“生平福量不周全,祖业根基觉少现,营事生涯宜守旧,否则时来惨从前。”

  福薄之人,做事别弄歪门邪道,要不然就大祸临头。

  弟弟的判词是“此格威权不可当,紫袍金带尘高堂,荣华富贵谁能及?万古留名姓氏扬。”

  官威大官,万古留名富贵命,可惜了,与哥哥同处一体,命格纠缠,污了命运。

  判词收尾,阴阳册上再度显现一页图案。

  一左手镰刀,右手金瓜的无头恶鬼形象渐渐清晰。

  旁配三字:断首魅。

  下有一行小字说明:吞噬梦境,鬼魅异常。

  这图案形象,一看就武力非凡,断首魅?要是能召唤出来作战就好了。

  陈风想了想,当务之急是如何蒙混过关,“五号”称魂天字房,活蹦乱跳出来,必定会引起轩然大波。

  把他一直藏在虚空梭,当诡异消失?

  这也不失为一个好法子。

  不行,陈风摇了摇头,把这个想法排除。

  镇魂碑上有五号命魂,是死是活,一查便知。

  只有这样了……陈风点点头,决定暂时不放五号出来,先用大叔的身份帮他过了这关。

  陈风依照流程,继续记录造册,引了魂投入魂井。

  破锣音的丧钟敲响。

  “天枢十五,天璇二,天权十一,天玑七,卒。”

  天玑组这边,进了天字称房的五号没事,反而死了一个地字房的七号。

  整个北斗科,当即就炸开了锅。

  镇魂司诡异不少,但能从天字房活着出来,概率约等于零。

  诸位大佬当即开了个碰头会,决定问询五号,探清原委。

  曹丘臣作为直管上司,避嫌不出。

  问询的两人,玉衡陈丘臣,摇光欧丘臣。

  “五号”坐在板凳上,一脸谨小慎微直盯脚面,双手来回搓着大腿紧张得腿肚子发颤。

  陈风想着五号大叔平时的行为琐事,把一个不知所措、没怎么见过大世面、紧张到眼神有些慌乱的胆小老汉形象,表现得淋漓尽致。

  “抬起头来。”陈丘臣喝了一声,如洪钟大吕,直敲人心扉,这是融了狮子吼,震慑灵魂,教人心生畏惧,不敢妄言。

  陈风恰合时宜唯唯诺诺抬头,眼神写满闪躲和不安。

  “问你话,如实招来。”欧丘臣眼神清光乍现,慑人心魄,这是他的绝技迷魂法,能让人意识混沌,无形之中被牵着鼻子走。

  陈风当即萎靡,眼神呆滞,身子也不颤了,腿脚也不抖了,直勾勾地望着欧丘臣的眼睛。

  陈丘臣和欧丘臣对望一眼,满意点头。

  接下来一问一答,陈风如实交代,没有一句妄言。

  嗯?

  没有妄言不就露馅儿了?

  非也非也。

  请看看这都什么问题。

  “年龄?”

  “四十二。”

  “性别?”

  “男。”

  “做什么工作?”

  “称魂师。”

  “家庭住址?”

  “京都雨前巷,大槐树下。”

  ……

  “怎么从天字房出来的?”

  “天干地支五行盘拘得严,我进去的时候那魂就已经快烟消云散了,说到底还是镇魂使手段厉害。”

  问完问题,两丘臣满意地吹干墨迹,各自收了神通,朝恢复局促的“五号”挥手。

  “行了,问完了,回去等消息,记住不可乱跑,随时等候传唤。”

  “五号”点头哈腰,佝偻着身子慢慢后退。

  两丘臣还在私下嘀咕。

  “有什么问题?”

  “我看没什么问题。”

  “那倒是,能在狮吼功和迷魂法双重加持下,还能不从心的人不太可能。”

  “就是就是,就算当初天玑十三号,在咱哥两神通下,还不是底裤什么颜色都给招了。”

  “胡说,我没问,是你问的。”

  ……

  两丘臣的声音渐渐模糊。

  陈风退出门外,背后的汗这才真正凉透。

  他暗嘘口气,颤抖着手搓手轻弹。

  梦入神机,幻境大法解除。

  陈风造的白日梦,不是无中生有,而是完全融入当下环境,以两丘臣为主,篡改了只是那么一丢丢。

  真亦假时假亦真,无为有处有还无。

  曹大大早就做了最好的诠释。

  只有让人没有察觉到所见所闻发生改变,顺势而为,才是最高境界。

  那种上来就拉你进另一个空间,改变了时间线的做法,看似高明,实则愚蠢。

  人就连温度突然高了几度都能感受得出来,更莫说视觉意识突然从“这”到“那”。

  至于两丘臣的狮子吼、迷魂法,你当陈风的称魂歌、清心咒是白给?

  陈风从哪儿装呢,催眠手段,门儿清。

  危机暂时解除。

  陈风寻了个没人的地,施展捏骨术,恢复只比书友大大差那么一丝的帅脸,将五号大叔放了出来,一番叮嘱,这事就这么揭过了。

  是夜。

  陈风裹着被子继续造人大计。

  铁线陈再次出场,这次炼尸秘法也给施上了。

  陈风舌尖血不要钱的往铁线陈身上抹,施了秘法不一会,这铁线陈果然灵活多了。

  “你叫什么?”

  “你叫什么?”

  “今儿吃了吗?”

  “今儿吃了吗?”

  “你是猪啊。”

  “你是猪啊。”

  得,鹦鹉学舌,从哈儿到憨批。

  要是能赋予铁线陈灵魂就好了,陈风打量着跟自己一模一样的憨批陈,无名火就蹭蹭冒,这麻麻批的家伙,自己没挖鼻孔呢,你在那把拇指撑进鼻孔是几个意思?

  陈风是真的恨铁不成钢,将铁线陈收进虚空梭,呆坐在床板上想法子。

  铁线陈进了虚空梭,愣神发呆,嘴里不断重复着“你叫什么”、“今儿你吃了吗”、“你是猪啊”这三句话。

  这没魂的主,脱离了陈风的掌控,就在虚空梭里瞎基尔逛。

  虚空梭里被陈风扔进去吃灰的玩意可不少。

  这厮拿着一碧玉双头角先生,傻不拉几地在头顶比划,顶在头上边疯跑还边嚷嚷“你是猪啊”。

  跑来跑去,就跑到了一座平平无奇的坟墓旁。

  铁线陈用角先生戳着鼻孔歪着脑袋打量坟墓,来来回回就一句“你是猪啊”。

  咔嚓一声。

  那坟墓裂开了。

  现出一流光玉石阶。

  铁线陈不仅没吓着,还口口声声念着“你是猪啊”,就这么鼻孔戳着角先生,傻不愣登下了坟。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