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我在镇魂司当称魂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七章 镇魂司里鬼故事

我在镇魂司当称魂师 夏语楼 2314 2021.06.17 19:59

  翌日清晨。

  陈风将男银尸大毛收进虚空梭当底蕴。

  女银尸二毛留小院,帮琉璃守家护院当佣人。

  自己依照前世口罩样式,用棉纱做了个口罩戴脸上。

  不戴不行啊,昨晚上被冷傲琉璃莫名其妙赏了两巴掌,指印还鲜着呢。

  一路走来,陈风躲躲闪闪生怕见了同僚问东问西。

  进班房领单也是掐着点最后一个进去。

  本以为会没人。

  结果满屋子的丘臣朝门口望来。

  陈风内心咯噔一下,心道,这怎么解释?说是媳妇挠得?我没媳妇啊。说是去醉心坊鬼混了?胡说,我怎么会去那种地方。

  “早啊,都在呢。”陈风尴尬一笑,尽量保证自己的语气显得比往日平和。

  “你来得正好,快来听鬼故事。”

  开阳许丘臣笑眯眯招了招手,余下众人见不是上司林塚侯,个个切了一声又回头围一圈听故事。

  对于陈风脸上的古怪面罩,完全没人在意。

  这就是之前陈风小闹一出和教丘臣玩怨魂版斗地主的好处,前者让人觉得这厮一般般,不是威胁,后者让人觉得这厮有趣,可以处处。

  反正吧,眼下的陈风已然成了自己人,古怪不古怪已经不是重点了。

  鬼故事?陈风微愣,心说,咱镇魂司是干什么的?咱北斗科是干什么的?天天都是鬼故事,你们一个个的竟然把这当稀奇?

  这有个屁的听头。

  “来,挪个地儿。”陈风插入人堆,往前一看,嘴都乐歪了,讲鬼故事的主角,撸着袖子单条腿踹凳的陈明廷,摇着扇对茶壶嘴牛饮的欧举廉。

  这两人讲相声一样,一唱一和,捧哏逗哏的精髓拿捏得那叫一个完美。

  陈明廷一拍大腿,咂摸下嘴,压低声音神秘兮兮道:“话说咱哥两在长盛赌坊大杀四方,银钱哗啦啦的来,那家伙,不是咱吹啊,赢的银子小山尖那么高。”

  “嚯,那得多高!”欧举廉唰地一下打开折扇,配合着比划手势丈量。

  “没见过吧?比醉心坊最胸悍的姑娘还高两馒头尖。”

  “你就吹吧。”

  “还别不信,得,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后半夜。”

  “那你给说道说道。”

  “赌完钱,出了赌坊,天上毛月亮,还带着绯红色,路也看不太清,麻麻黑的街面空无一人。”

  “嘿!可憋渲染了,咋回事,你就直接说。”

  “还没走几步呢,我这冷不丁尿意上头,让欧兄街口等了,我去拐角小解,还没释放干净呢,你猜怎么着?”

  “别卖关子,扁你哦。”陈风举起拳晃了晃,打断了兄弟伙的说相声。

  这一幕正合了众丘臣的意,纷纷应援。

  “都别吵吵,听我说。”陈明廷摆了摆手,见吊足了众人胃口,才慢条斯理娓娓道来。

  “我水线刚飙过墙头……”

  众丘臣又是一阵吁声。

  陈明廷嘿嘿一乐,抹了把嘴,继续道:“我水线刚飙过墙头,有人在拍我肩,当时我以为欧兄也来排水,看也没看就说道,离远点,你那尿湿鞋面的寸头劲,别淋了我鞋面。”

  欧举廉举扇欲打,直接被早有防备的陈明廷跳开,他还很内涵地弹了弹鞋面,继续道:

  “拍我肩的东西不应我啊,我斜眼一看,好家伙,当即就惊得尿线缩了回去,你猜怎么着,肩头上耷拉着断去三根手指的断掌。”

  “不过,这吓不着我,咱是镇魂司丘臣啊,什么魑魅魍魉的鬼玩意没见过,就这?跟谁两呢。”

  “我还撩拨人家呢,说,喂,哪条道上的?你也来尿呢?”

  “嘿,你们猜怎么着,那断掌竟然说话了,说你赌艺不错,咱们来赌一铺。”

  “我一听这话就来劲了,爷爷我刚把活人杀得片甲不留,跟个鬼玩意赌,还是头一遭的新鲜事,这叫啥,这就叫刺激。”

  “那断掌玩意见我应了,直接出赌法,嘿,还真新鲜,竟然让我猜它魂重几两几钱。”

  “我这还没说话呢,欧兄就远远吊着嗓子喊上了,喂,陈兄,你是不是把人墙头浇塌把自个压死了,别人一泡屎都拉完了,你还墨迹啥呢。”

  “我扭头应了一句,欧兄快来,可乐死我了,这有个鬼玩意要跟我赌一铺。”

  “等我回头再看,喔嚯,鬼玩意不见了。”

  “远远跑来的欧兄还数落我呢,说我鬼迷心窍,丢咱镇魂司的脸。”

  “切,我还以为是女鬼艳遇呢。”陈风头一个甩手,以示不屑。

  众丘臣纷纷一脸索然无味,领着单子走人。

  陈明廷还在后面叫呢,“这一看死前就是一赌鬼,赌气不散,早晚闹煞,本家兄,你跟曹墓伯熟,知会他一声去拘魂啊,大小是个业绩不是。”

  “不跟你两赌徒同流合污。”陈风远远摆手,开着玩笑道:“等你两啥时候变成赌鬼了,我再知会曹墓伯。”

  陈明廷呸呸呸连啐三声,正要反击,欧举廉摇着折扇起身,晃晃悠悠道:“还是我去跟曹墓伯说吧,你没见陈兄脸上遮羞布吗,这厮昨晚上肯定被姑娘挠了,不好意思见人呢。”

  陈明廷拍脑懊恼道:“嘿,我咋没注意这出,方才就应该叫他当众出丑。”

  ……

  到了天玑组。

  陈风跟一群粗毛汉子打完招呼,称房开工。

  今天的称魂任务不多,奖励也稀松寻常。

  不过其中又多了两单不入品的残魂。

  两单一个被削去足踝,一个被切去屁墩,齐刷刷的缺斤少两。

  “这两天怎么回事?”陈风皱眉嘀咕,心事重重。

  第一个被阴阳册判定为不入品的魂,近在昨日,执念煞气还挺深。

  今天又出现两个。

  这频率是不是过高了?

  联想到昨天执念煞气,执迷的“我魂重多少,有没有三两”,再结合之前陈明廷讲的鬼故事里那个以魂重作为赌法的断掌。

  陈风有股不祥的预感。

  为了证实心中的猜测。

  陈风去了录册科,查看近段时间其他组的魂重资料。

  “果然如此啊。”陈风揉了揉眉心,发现录入的残魂魂重资料,从断断续续出现,到频繁出现,近几日尤其多。

  陈风问了录册科的胥吏,人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只道残魂现象属于正常范围,有时候多,有时候少,没人在意。

  魂重……赌法……赌坊……缺斤少两……陈风觉得自己隐隐抓住了某条线。

  不过这又能代表什么呢。

  镇魂司只管死人事。

  陈风自己也只是猜测,还没闲到去当个私家侦探。

  称魂造册,当值摸鱼。

  陈风发明的怨魂版斗地主,仅一天就风靡整个北斗科丘臣班房。

  三人一桌凑了两桌,还有一个望眼欲穿,眼巴巴等着人上茅房的时候替几手。

  这一玩起来,时间就过得贼快。

  跟一众丘臣斗怨魂,输得又被贴满纸条的陈风,散值回不了家。

  今夜是他当值值夜。

  托了欧举廉给琉璃带话,说晚上当值回不去了,不用留饭之类的云云。

  欧举廉还打趣呢,“哟哟哟,没瞧出来,几日而已,就开始金屋藏娇了,也不怕亏肾。”

  陈风心说,跟琉璃?那是亏肾的问题吗,那是啄木鸟嘟嘟嘟阴沟里折断鸟喙的问题。

  陈明廷则是大嗓门吆五喝六,说自己这两天运道不错,邀同僚同去耍钱。

  陈风嘶了一声,叫道:“本家兄,估计那赌坊不干净,还是等镇魂使排查过后再去吧。”

  陈明廷挥了挥手,毫不在意,拍着胸膛道:“正好,你等着瞧,等爷们给你扛一条女鬼回来暖床,吸干你。”

  闹趣一阵,各自散值。

  陈风吃完镇魂司大锅饭,百无聊赖。

  夜幕降临。

  偌大的镇魂司除了镇魂使那边灯火通明,其他地方星火点点。

  别看镇魂使表面风光,那家伙都是十二个时辰轮值的苦逼差事,尤其晚上,正是正经拘魂的好时光。

  若不然,丘臣们也不会大清早就能领到称魂任务单子。

  陈风班房值守,又不能去天玑组跟兄弟伙夜聊,只得点灯望天上的星星发呆。

  呆着呆着就差点睡着。

  陈风一看,这不行啊,头一回值夜就睡,太没职业道德了。

  转念,又是对镇魂司这转班制度大为吐槽,这白夜连轴转,也不给几个时辰休息休息,明上午还得连轴,下午才放半天,算起来足足一天半,这不得把人活活累死,好在我不是一般人,持久性非常人可比,我可以的。

  其实值夜也就那么回事,偷摸睡觉那是基操,搁其他有家室的丘臣来看,这还是福利,难得有借口偷溜出去喝花酒。

  陈风还算好了,保守了前世打工魂的人上人心态,说值夜那就正正经经的值夜。

  不过干坐着也不是事。

  陈风决定趁这闲暇可以写个总结日记。

  陈风还在这刚下笔没几行呢,就听见糟乱的脚步声传来。

  他赶紧起身,灯罩一拉,把总结笔记烧了个干净。

  见着灰烬散成风,尸骨无存,陈风这才放心走出去。

  出门一看,心吊到了嗓子眼。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