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我在镇魂司当称魂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六章 铁线陈的秘密

我在镇魂司当称魂师 夏语楼 2552 2021.06.12 11:59

  铁线陈没了。

  只剩下半颗还能上下颌张嘴的脑袋。

  他身下麻糟糟一团铁线。

  铁线的末端插住陈风的魂身。

  这厮还嘘了口气,朝目瞪口呆的陈风瞪眼,“赶紧的,魂回肉身,你想阳照覆灭吗。”

  是他把我从黄泉路拉了回来?

  他是怎么知道“冥钞铺路,黄泉水断”的?

  他不是我造的铁线玩意吗?

  怎么会有这般手段?

  他……是……哪锅?

  ……

  一时之间,若干问号在陈风头上冒起,竟不知先问哪一句。

  而铁线陈杂乱如麻的铁线,还连着两具掘穴工的尸体。

  数条铁线入脑,那尸体以诡异的姿势,在施展阴阳道。

  陈风渐渐明悟。

  难怪铁线陈会“脱线”从黄泉路把我拉回来。

  原来是威逼掘穴工施展了手段。

  “愣着做什么?我就剩半颗脑袋了,你就这样傻站着?你是猪啊。”熟悉的哀怨小眼神,熟悉的埋怨。

  陈风压下心头诸多疑问,一步魂入肉身。

  砰地一声。

  陈风魂身被肉身抗拒了,被弹了出来。

  铁线陈,“……”

  陈风,“……”

  转了一圈回来,不认了?

  陈风噢了一声,知道问题出在哪里。

  黄泉水里炼魂体,灵魂永固,更加坚韧,提升了一个档次,肉身匹配度没跟上。

  这好办,施个瞒天过海,把魂体的实力,遮掩到分离之前,“骗过”肉身,以时间来慢慢消化匹配度。

  陈风再次躺下,这一次,肉身的抗拒没有了,匹配成功。

  灵魂入体的陈风,活动手脚,站了起来,浑身不得劲。

  就好像本来应该穿L码的衣服,现在穿了一件S码的。

  他抬起脚步,噗通一下竟跌倒在地,摔了个四仰八叉。

  “咳咳……适应适应就好。”陈风尴尬起身,身体很不协调地摆动,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这肉身是偷的别个的。

  “呵呵。”铁线陈看傻子一样,眼神流露出“你果然是个猪”的神情。

  “跑了一个,先离开这里再说吧。”铁线陈看陈风质问的眼神朝自己望来,眼神闪烁,躲避对视,只不过一团麻糟糟铁线上,搁着这么半颗脑袋,看上去,要多诡异有多诡异。

  没有看到这两具掘穴工的魂,陈风皱了皱眉。

  跑掉的那个,应该是这群掘穴工的首领,也就是浣红口中那个尊侍。

  这两具尸体的魂消失了,应该是施展阴阳道入了黄泉路。

  结合黄泉路上看到的那一幕。

  陈风压下暂时的杂乱想法,如铁线陈所说,先离开这里回去再慢慢整理。

  不管如何怀疑铁线陈,至少他救了自己,光凭这一点,就不应该任由他如今这惨兮兮的样子在这“脱线”。

  陈风拾掇着铁线陈,放入虚空梭,转念一想,回头又把两具掘穴工的尸体收了进去。

  沿路返回,枯井中,破碎的棺材板,到处都是,林小牧手下的斩妖使也死去不少,唯独不见康年的尸体,也不知这人是死是活。

  攀井跃出洞口。

  这铜锣巷的宅院,还在熊熊燃烧。

  姗姗来迟的水龙队推水板车救火,远处还有另外几支斩妖小队拿人问询,领头那乌漆嘛黑、浑身淌血的斩妖使,不是康年还有谁。

  看那焦急的,手指枯井方向的模样。

  陈风知道自己出来得正是时候。

  浑身咔嚓响,陈风施展捏骨术,变成一个平平无奇,扔人群没人注意的小老头悄悄撤离这是非之地。

  至于林小牧,什么林小牧,解释不通的事,你自个去焦头烂额吧。

  半道上,差点碰上整队的镇魂使,曹广孝,墓伯大人的工作积极性很高啊。

  回到雨前巷。

  因有半夜宵禁令,铜锣巷那场大火,不像前世,没多少老百姓出街看热闹。

  大顺朝的人,又不能抱个板砖刷短视频,看个avi摔跤片什么的,早睡下了,明一早天蒙蒙亮,还要下地刨生活呢,瞌睡都睡不饱,哪有闲心吃瓜。

  倒是方便了陈风。

  陈风翻墙入屋,进自家小院跟做贼一样。

  先咔咔变回帅气的本来面貌,再打来井水冲凉。

  换了一身清爽的衣服。

  陈风把残破的铁线陈从虚空梭弄了出来。

  “说吧。”陈风点亮油灯,挑高灯芯,灯火一炸,面无表情盯着眼神闪烁,半颗脑袋的铁线陈,严肃得很。

  “说什么~噢~!”铁线陈迟疑地拉长声音,眼睛东张西望,就是不朝陈风看。

  看这厮心虚的样子,陈风就知道铁线陈藏有秘密。

  “你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铁线作品中?又是如何笃定冥钞铺路,黄泉水断的?还有……”

  “我猜的。”铁线陈嘘嘘着半张嘴,打断陈风的质问,转瞬又瞪了他一眼,泣声道:“你个没良心的,我救了你,你竟然质疑人家?”

  人家?你给我好好说话。

  陈风止不住打了个寒战,说道:“行,你不说实话是吧,反正你现在这样,我索性把你拆个干净,免得不明不白的像颗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爆炸的定时炸弹。”

  “定时炸弹?”铁线陈琢磨着这个新鲜词,愣了一下,见陈风真的开始抽线,急得叫道:“我说,我说还不行嘛,干嘛呢这是。”

  这小瞥眼,小瞪眼的习惯,陈风怎么看怎么膈应。

  不是这小习惯看着膈应,是顶着自己脸的玩这出,看着膈应。

  “你听好了,姑奶奶我,是九天十地,三界无敌的女帝。”

  铁线陈神色傲然,半天发现没有回应,他抬眼看去,陈风正在掏剪刀。

  “还是拆了吧。”陈风额头青筋都忍出来了,麻麻批,顶着我的脸,你还姑奶奶,女帝什么女帝,我重新造个汉库克出来拉倒。

  “别呀,陈哥哥,风哥哥,陈风哥哥,压脉带~!”

  陈风,“……”

  “我听你教浣红说的。”铁线陈同时一顿,赶紧又往回找补,“我不是故意要偷听的,谁叫你往外掏铁线米虫的时候,还骚话不断呢。”

  陈风额头的青筋,开始变黑。

  “压是吧,脉是吧,带是吧,衣库衣库是吧。”陈风拿起剪刀,咔咔一通发泄。

  “住手,住手。”铁线陈急眼了,吼道:“好吧,我是坟里那位的潜意识。”

  陈风拿剪刀的手为之一颤,看向急眼的铁线陈。

  大眼瞪小眼。

  陈风发现自己喉头干涩,下意识蠕动了一下。

  那个……大凶罩的……女鲜尸……什么的……潜意识?

  陈风的思维。

  又生锈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