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我在镇魂司当称魂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七章 三百年前的阴阳秘辛

我在镇魂司当称魂师 夏语楼 2222 2021.06.12 19:59

  “潜意识?”

  “潜意识!”

  “还是拆了吧。”

  “别别别,这次是真的,骗你……嗯,骗你是小狗。”

  “那你学奶狗叫两声?”

  “滚。”

  “那还是拆了吧。”

  “汪汪,呜呜,汪汪。”

  宁死不屈真铁线,腹黑恶霸假陈风。

  “好,我姑且信你。”陈风咔嚓咔嚓虚剪着剪刀,往后一坐,剪刀重重拍桌上,“我问你答,若有一句是假,今天炸铁线甜甜圈。”

  咕隆。

  铁线陈咽了咽口水,一句“好吃吗”差点脱口而出。

  不过,看那陈风认真模样,忙不迭是直点头,应道:“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叫什么?”

  “我没叫啊。”

  “劳资问你叫什么名字。”

  “哦哦,琉璃。”

  “没姓的吗?”

  “很稀奇吗?琉璃蛮好听的。”

  “好吧,什么身份?”

  “不知道。”铁线陈见陈风又去拿剪刀,咕呦咕呦半颗头,弄出摆头的弧度,“真不知道,你剪了我也不知道。”

  见陈风狐疑不信,铁线陈,嗯,还是叫琉璃吧,急忙开口,“这么跟你解释吧,我只是坟中那位溢出的一缕潜意识,连分意识都谈不上,记忆百不存一。”

  “你造了铁线陈,怎么可能有自我意识,是我附着的。”

  “还有还有,给你打个比方,你就明白了,假如你在睡觉做梦,梦里的自己做了什么事,第二天是不是起床就忘?”

  “还有还有,如果你是得了离魂症,你会记得你做了什么?”

  “还有还有……”

  “我明白了。”陈风打断琉璃的絮叨,补充道:“我是不是可以这么理解,琉璃是你,也不是你,你是琉璃潜意识里诞生出的,拥有自我意识的灵识。”

  “嗯呢嗯呢,不愧是猪,聪明,一点就通。”琉璃这话,又差点让陈风去拿剪刀。

  “那你……或者说坟中那位,真的是女帝?”

  “女帝?什么女帝?我有说过吗?”琉璃眨巴着眼,一脸无辜。

  这打死不承认,耍赖皮的小细节,确定是女盆友的专属没错了。

  至少这一点可以确定,琉璃,的确是可爱的女同胞。

  “冥钞铺路,黄泉水断,总要有个解释吧。”

  “会一点,只记得一点点。”琉璃眯着眼,谨慎看着陈风,“本来不记得的,看你身处危难,脑海里瞬间就冒了出来。”

  “不仅如此,还断断续续记起一些陈年往事。”

  “噢?说来听听。”陈风摆正姿势,起身去倒水,“你要吗?算了,你喝了也是白瞎。”

  “你也知道白瞎,还不快给我造身体。”琉璃咬牙抗议,磕磕磕上下颌,愤愤不平的样子,看上去很诡异。

  “造不造身体的看你表现,看你给的信息够不够火爆,如果不能让我满意,你就等着被拆吧。”

  “拆拆拆,拆你个大头鬼。”琉璃嘀咕一声,瘪嘴细说。

  “三百多年前,大概是大顺朝开国前几十年吧。”

  “三百七十二年前,大顺太祖立国。”陈风插了一句,给了琉璃明确的信息。

  “还让不让人说了,别插嘴。”

  插嘴……就你现在这样子?还是算了吧,陈风内心吐槽,拉了拉自己唇,表示自己不会插你琉璃的嘴。

  “嗯,乖乖的。”琉璃砸吧一声,很是满意,继续说道:

  “大顺朝之前的前朝,还叫烈武帝国。”

  “其在位帝王,是一名醉心长生的崇道君王,好像叫什么,诶,怎么记不起来了,算了,管他的。”

  “因为什么我记得不太清楚了,反正吧,其在位最后几十年,发生了阴阳大战。”

  “君王勾结域外大妖,不惜炼制天下活物,组建活死人军团,以道法施展大神通,清剿地府。”

  “地府也不是铁板一块,有三大貌合神离的体系,诶?那三大呢,怎么又忘了。”

  “反正吧,有与君王合谋的,也有阴间主要抵抗的,还有话语权不够大,中立居多的。”

  “据说,还牵扯到更高层面的布置,这一仗,直打的天昏地暗,阴阳崩坏,天地都给捅破了,阳间民不聊生,十室九空,阴间秩序不存,亡魂不朽,这世道轮回不在,阳不阳,阴不阴,都乱套了。”

  “这时,人族出了个大能人,也就是大顺朝的太祖皇帝,反了烈武帝国,与阴间各方支持阴阳两隔的派系签订契书,设立阴艺六脉,约定恢复阴阳秩序,各安其道。”

  “譬如掘穴工,代表黄泉,你们称魂师,代表轮回,余下四脉,欸?代表什么呢,记得不太清了。”

  “接下来,就不用我说了,如今的局势你也看到了,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

  “你好像说了,又好像什么都没说啊。”陈风摸着下巴,咂摸下嘴,说道:“难怪大顺朝对道士和妖族的态度很不好,还特设伏魔堂和斩妖殿,原来症结在这。”

  “那我镇魂司的设立,又如何解释呢,按照你这么说,大顺朝和阴间势力是盟友关系,这种设立,隐隐有防人背刺的意味啊。”

  “而且,你连烈武帝国最后一代君王的名字都说不清楚,我很怀疑你是不是在瞎哈拉,至于崇道,是什么道?勾结的大妖,是什么大妖?阴间三大体系,到底是哪三大?更高层面的布置,是什么布置?能不能给点干货?”

  “我都说了我只是一缕潜意识嘛,哪里记得那么清楚。”琉璃龇牙,瘪嘴以示抗议,“我就说了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是你非逼我的,我不说你要剪我,说了你又不满意,还想让我怎样嘛。”

  “行行行,你别絮叨了。”陈风摆了摆手,问道:“那你记得黄泉事,记不得记得黄泉之上有口石棺,石棺下好像是压着一条鱼。”

  “额,我想想。”琉璃皱着眉,一只眼眯着,一只眼小心翼翼往陈风瞟,呜了半天,憋出一句,“好像……可能……嗯嗯……我忘了。”

  陈风叹息口气,早知道会这样。

  “那这个你总该认识吧。”陈风摸出雕刀,钉在桌面上,手指轻弹刀尾,发出嗡地一声轻响。

  “啊,头疼,求你不要弹了,这声音,都快把我震散了。”琉璃痛苦叫嚷,模样不似作态。

  陈风稳住雕刀,不让它发出嗡嗡声。

  半响。

  琉璃才心有余悸地长吁短叹,“这个好像有印象,是酆都大帝的帝帽錾(zan)……诶?酆都大帝是谁?咿?不是在阴阳大战中连同酆都大帝一起消失了吗,怎么在你这?”

  琉璃努力回想,皱眉拧出苦涩状,又补了一句,“好像,一同消失的,还有阎罗生死簿呢。”

  生……死……簿?

  陈风只差一点点,就没忍住跳起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