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我在镇魂司当称魂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一章 废墟阴尘,黄泉汁水

我在镇魂司当称魂师 夏语楼 2209 2021.06.09 19:59

  早有斩妖使举了火把过来。

  陈风接过火把,离得远远的往井里投了两支。

  这厮谨慎得很,当然不会傻不拉几往里跳。

  呿呿两声响。

  火把刚入井口就熄了。

  “大人,阴气太重,井下必有妖邪,属下去打头阵。”

  说话之人,还一脸稚气,面沉如水,眼眶泛红,这是被刚才几名女子的惨状给气的。

  陈风对这个年轻人有印象,是入职斩妖殿没多久,叫康年的斩妖使。

  还是个没被林小牧荼毒的新鸟啊……陈风把人一拉,转身就指着暗地里幸灾乐祸的林小牧心腹,“你去。”

  “啊!大人,我?”林小牧心腹指着自己鼻子,以为自己听错。

  “难道要我先下?”陈风阴沉着脸,学着在妖市林小牧那阴损的神情,脸上露出阴霾。

  “喏。”林小牧心腹吃了一鼻子灰,攀墙爪钩井边,绳绑腰间,脚蹬井沿,给了陈风一个哀怨的眼神,呲溜一下就落下井去。

  这小眼神,让陈风冷不丁打了个寒战,心道,林小牧胃口真操蛋,还练击剑术?

  “大人,底下是枯的,安全。”林小牧心腹的声音,从井地传来,回响不重,看来,枯井不深。

  康年早跃跃欲试,举着滴血的战刀,朝陈风望来询问,“大人?”

  看着这个充满朝气,还没被社会毒打得想要躺平的小伙,陈风在他下井的时候,忍不住模棱两可说了句,“身处漩涡,要学会和光同尘。”

  “和光同尘?”康年还在那嘀咕,陈风直接一脚把人踹了下去。

  余下斩妖使紧随其后,这里头的斩妖使,十个有八个,都跟林小牧一样,不是什么好货色。

  要不是看在康年的份上,陈风都差点动了井盖一盖,给林小牧下属一勺烩了的心思。

  不过,从阴阳册糖人章的生平上和铁线米虫,得到的情报,不能白瞎,藏在铜锣巷深宅的妖兽,只不过是搂草打兔子,重头戏还是那个掘穴工。

  陈风下了井,阴风嗖凉,沁人心骨,火把是点不着了,斩妖使擦亮了荧绿的磷灯。

  这种磷灯球算是大顺朝的军伍制式标配,摇一摇就能发光,跟陈风前世见过的萤火棒差不多。

  荧绿一亮,枯井下的环境,更加渗人。

  到处都是滋滋冒阴寒的洞口,横七竖八,杂乱无章,连头顶都不少。

  斩妖使们被磷灯球映得个个脸色泛绿,跟鬼片里的吊死鬼差不多。

  陈风瞬间就梦回鬼屋NPC系列。

  “卧槽,吓劳资一跳,你杵那么近的脸做什么?”林小牧心腹猛地推开康年,呲溜一下踩着尾巴一样直跳脚。

  这厮生怕惹了陈风不高兴,陪着笑脸,裂开牙,朝陈风躬身。

  陈风看那一嘴绿牙,笑脸幽幽的模样,心里又是一阵吐槽……凸(艹皿艹),五毛钱特效的僵尸片,再多一毛算我输。

  “有人。”康年唰地一声抽出训妖鞭,空中传来爆响。

  噼啪一声,抽了个空。

  那些个黑洞呲呲声起,飞出数颗冒灰霾的骷髅头。

  斩妖使围拢在一起,结阵劈砍。

  骷髅头一刀劈散,化作灰霾尽往斩妖使身上钻。

  陈风眼神一凝,对这灰霾再熟悉不过。

  这不是称魂师闹诡异的元素之一?

  “废墟阴尘,齐颂斩妖诀。”林小牧心腹念念有词,余下斩妖使同时吟唱。

  灰霾入体不浸,被一层淡淡的清光往外抵住。

  这里就看出斩妖殿和镇魂司的区别。

  前者对妖邪得心应手。

  后者对怨魂手到擒来。

  各有各的绝活,就不知伏魔堂玩的是什么独门绝技。

  这灰霾是废墟阴尘?

  哪里的废墟?哪里的阴尘?

  陈风压下满肚子的疑问,见斩妖使众人抵住灰霾,心下运转称魂歌,默念清心咒,同样灰霾不浸,至少现在不能露出破绽,让人起疑。

  斩妖使刚抵住灰霾,其中一个黑洞噌地窜出一人。

  此人浑身惨白,不是那种死人泡水里的发胀白,是久不见日光的凄白。

  他喉咙发出呼噜噜的声响,张嘴呸地一声吐出一条黄汁。

  呲地一声,队伍前面的斩妖使还来不及反应,就被浇得融化了。

  惨白人杀完一人,隐入另外洞口,数把战刀劈了个空。

  “头顶。”陈风遮眼开着,从洞口阴寒的快速流动判断惨白人即将出现的方位。

  啪啪啪三鞭,惨白人还没出来,就被压得缩了回去。

  接下来,成了一出打地鼠的戏码。

  陈风手指向哪个洞口,斩妖使的训妖鞭就抽向哪个洞口。

  一路闪电带火花,直抽得惨白人换了一个又一个洞口,人没见着,尽见着些散落的头发。

  砰地一声响,洞口都给抽塌了,惨白人连带着泥土掉落下来,半空中吃了两鞭实在的,血肉喇出大片。

  “追。”林小牧心腹见那人爬起来逃跑,领着几名斩妖使紧追不舍。

  “调虎离……”陈风声音越来越小,把想说的话咽了回去。

  果不其然,受伤的惨白人刚引走林小牧心腹等人,原地洞口又唰唰两道黄汁。

  一声惨叫,一名倒霉的斩妖使捂着脸,不消几息,就融化成一滩冒烟的尸水,连骨头渣子都没剩下,甚至灵魂都消散了。

  这黄汁到底是什么玩意?

  威力竟如此恐怖。

  “散开,不要集在一起。”陈风挂着林小牧的脸,诸多手段施展不开,只能以战刀砍塌洞口的方式,堵住黄汁的暗箭。

  剩下的斩妖使有学有样,打地鼠变成了填坑。

  “大人,这是黄泉行走掘穴工手段,我们是要对付谁?”康年将磷灯球捏碎,在陈风砍塌洞口之前,狠狠扔了进去。

  嘭地一声闷雷,地面都震了一下,坍陷的洞口,冒出一溜磷火,又瞬间熄灭。

  “对付把人当牲口的幕后之人。”陈风看这康年顺眼,解释一句,也是想试试他,到底是不是林小牧心腹之一。

  康年听完,满脸愤慨,“妖兽食人,死不足惜,幕后之人,千刀万剐。”

  看来是个刚出“警校”,一身正气,充满抱负的愣头青,这种人跟林小牧手下当差,早晚是个死啊……陈风心道可惜。

  小伙子挺可爱的,一语让陈风得了不少讯息。

  既然这掘穴工是黄泉行走,那是不是说称魂师引魂入魂井轮回,就是轮回行走,是不是意味着阴艺六脉余下四脉也是某某行走?

  那醉心坊花魁浣红,作为“不务正业”的敛容师,又是什么行走呢?

  这拿阴阳双俸的六脉之人,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

  陈风隐约觉得似乎捕捉到阴阳秘密,但又不太确定。

  眼前的头等大事,还是解决这枯井的掘穴工,其他人什么样,陈风不知道,但知道这被浣红称之为尊侍的掘穴工师傅,往妖市送人给妖兽屠宰,就定不是好人,借用康年的话,这等牲口,应该千刀万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