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我在镇魂司当称魂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一章 天玑组的精神面貌

我在镇魂司当称魂师 夏语楼 2232 2021.06.04 19:59

  生平看完。

  再来看奖励。

  说起这奖励。

  陈风的脸色变得很古怪,一脸便秘。

  “魂重六两九钱,二星品质,奖励叫个鸡毛。”

  陈风看到奖励的时候,表情是这样的( ̄△ ̄;)。

  叫个鸡毛是什么鬼,不应该是什么跟铁线弄巧一般的糖人技艺吗?

  你不能说糖人章叫个糖人换鸡毛,就给叫个鸡毛,没道理的嘛。

  吐槽归吐槽,该学的时候照样没迟疑。

  陈风嘴上不乐意,那只是对这个名字槽点满满,其实还是蛮眼热糖人章那手叫糖人的神技的。

  “嘿,爷们,给来对礽子。”

  陈风学着糖人章请神的手势,地板都快踩烂了,屁事没发生。

  是姿势不对,还是没有糖水做媒介?

  陈风不得而知,反正学了搁这,技多不压身。

  再来看糖人章的命格判词:

  “君是人间衣禄星,一生富贵众人钦,纵然福禄由天定,若不紧守晚年倾。”

  喔嚯,命是好命,可惜了,若不紧守道明了不要奔波,否则晚年不保。

  阴阳册上显示的图案是一手持自己形象糖人,像提线木偶一样摆弄的橘黄脸色的恶鬼,这恶鬼嘴长臃肿,像一香肠嘴。

  旁配三字:甜嘴夫。

  其下有小字说明:糖人技巧,猛兽出闸,可化甜言蜜语心花鬼。

  咿?

  可化的意思,还能进化不成?

  这评定说明,陈风还是头一回见。

  五条出自妖市的魂,称魂完毕,还剩下些不知名地方的,陈风继续开工,拢共称下来,总数二十六条,搁天玑组人头上,平均两条的活,被他一个人完成了。

  造册入魂井,接下来的流程,陈风门清。

  不出所料,又在魂井看到了翘首以待的大舌头。

  这回大舌头苔色是黑色的。

  “小黑啊,你知道不,哥哥我升任丘臣了。”

  陈风边投喂黑舌头,边照旧自言自语。

  “你是不知道哇,我的优秀,犹如烈日暖阳,刺得我自己都快睁不开眼,这不,升职加薪,迎娶白富美,屌丝逆袭的事,搁咱这,就是洒洒水啦。”

  “哈噗。”黑舌头吧嗒吧嗒,卷起黑黢黢的舌面,给了陈风当头一扑。

  给咱十一爷恶心得,都能感受到舌苔上面的小颗粒。

  陈风打了个冷战,浑身直起鸡皮疙瘩,赶紧投喂完,扭头就走,还不忘埋汰一句,“小黑啊,你可憋吃大蒜了,味儿太冲了。”

  陈风走远消失不见,大黑舌头还在那吧唧舌,看那样子似乎在哈气闻味。

  要是大舌头能说话,指定会说,“我~去你的吧”。

  陈风回到天玑组,本想头天上班,搞个总结陈词什么的。

  刚进门,一帮老大爷们,腆着个笑脸围拢过来给捏胳膊捶腿。

  “爷,您辛苦了。”

  “老大,你没落着诡异吧。”

  “茶热乎着,我给你吹吹。”

  “还要叫点啥不,咱去取。”

  看着一群糙老爷们,臭烘烘往前杵,陈风刚落下没多久的鸡皮疙瘩又起来了。

  “滚滚滚,又不是妹子,往前凑啥,说你呢,五号大叔,还有你,十号,把我腿放下,诶诶诶,三号,你揉哪?”

  一番闹腾,陈风怀里摸出凝神丹和誊写的大力金刚腿册子,往五号大叔身前一抛,“这是能滋阴补阳,凝练魂魄,横练肉身的丹药,给大家伙分分,那功法给你学的,你不是腿脚不方便吗,看看有用没有。”

  五号搂怀里,并不说话,跟众称魂师对视一阵,齐齐后退,深深给陈风鞠了一躬。

  陈风心安理得的受了,别的不说,单说称魂之事,称魂师是在拿寿元称魂,陈风揽了活,光这一出,就称得上是人救命恩人。

  凝神丹不多,就几颗,五号掰开来,融入水中,一人一碗分了。

  “谢丘臣。”五号豪迈地吼一嗓子,咣叽一声喝下肚,完全不考虑陈风是不是拿毒药害人。

  别个还有所犹豫的称魂师,看五号屁事没有,再不犹豫,咕隆咕隆的喝水声,此起彼伏。

  效果是显著的,不消一会,人人面红耳赤脖子粗,浑身跟烧红一样滋滋往外冒热气。

  陈风遮眼看来,那热气,竟是犹如实质的灰霾。

  灰霾出体,称魂师们精气神蹭蹭蹭往上飙,特别是那些服用过血气丹的老称魂师们,药效得以完全释放,肉身血气隐隐,力量感十足。

  虽没到一拳打死一头老虎的境界,但比普通人强了何止十倍,就这等身体素质,搁外面城防营招兵,那是被人抢着要的主。

  五号大叔的变化最大,他本就沾了陈风的光,平时把各种丹药当花生米嚼,身体的物理改造早就完成,这会凝神丹下肚,灵魂上的化学反应更加强烈。

  他身上的灰霾溢出更加纯净,跟陈风第二次体内溢出灰霾的纯洁度已相差无几。

  称魂师们审视自身,天玑组洋溢着自成立以来,从没有过的喜庆氛围。

  “我觉得浑身是劲,没精打采的感觉,一扫而光。”

  “我也是,整个人精神状态好了不说,我痔疮都好了。”

  “是吗,我看看。”

  “滚啦。”

  说着说着,嘻嘻哈哈楼又歪了,平日里拉着个脸,一脸晦气的称魂师们,脸色红润,竟开始互相打趣,有了市井拉家长的热闹劲。

  “十一,十一。”私下里,五号还是喜欢叫陈风十一,显得亲热。

  他凑到陈风身前,抡着胳膊撸袖子,兴冲冲说道:“咱两对一拳试试,我觉得我有使不完的力气,能跟你打个平手。”

  “你确定?”陈风斜倪着眼,端着土瓷碗喝水瞄了一眼兴奋得跟打了鸡血似的五号。

  “你放心,老哥我收着点力,不会伤着你的。”五号边说边虚空出拳比划,试了试力度,有些不好意思,讪讪一笑,“不怎么会控制,不过保证不打伤你。”

  旁边还有称魂师起哄呢。

  “丘臣,走一个。”

  “五号,我压你赢啊。”

  “二两银子全压了老大,谁来接?”

  欸,小伙子,有眼力见。

  “那来吧。”陈风看都不看,喝着水,比划出一根中指。

  “啥,啥意思?”五号心说,瞧不起谁,一根手指就想拿捏我?

  陈风本意还真是一根手指,转念一想又怕伤了五号自尊,解释道:“没啥,通用手势,一般都用在赛事之前,各选手打招呼,表示……表示友好。”

  “哦,十一,你好。”五号现学现卖,中指一竖,只把陈风呛了个鼻孔飙水。

  “我会轻点的。”陈风咬牙切齿,咣地就是一拳。

  嗖~~~~!

  五号大叔飞了出去,撞烂了好几张桌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