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我在镇魂司当称魂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一魂两命,先天道丸

我在镇魂司当称魂师 夏语楼 2436 2021.05.14 09:04

  阴阳册上判阴阳,魂重星品录生平。

  一颗金灿灿的药丸出现在陈风手中。

  小小鬼婴,竟然被评定为二星品质,奖励了一颗先天道丸。

  一看卖相,就知不是凡品。

  有称魂歌的金玉在前,陈风不疑有他,仰脖子就将先天道丸吞了下去。

  入口即化,暖流自丹田膨胀,溢向四肢百骸。

  陈风全身似被撑爆,血液沸腾,经脉扩张。

  犹如万千纳米机器人在改造自身。

  先天道丸,顾名思义。

  人有先天之气,自生下来就已注定多寡,先天之气越充沛,潜力越巨大。

  一颗先天道丸,对陈风来说,有如再造。

  陈风顿觉耳聪目明,可闻针落。

  身体轻盈,似一跃可达屋顶。

  道丸的药效来的凶猛,陈风肯定自己补过头了。

  用七窍流黑血来形容他此时的状态最恰当不过。

  更多的灰霾再度溢出,此次溢出的灰霾肉眼可见纯度要比之前默念称魂歌的时候要纯。

  陈风不知道这鬼东西是什么,只觉得这灰霾离体,神清气爽不止一星半点。

  凶猛的药效渐渐沉淀,陈风消化不过百分之一,剩下的药效沉入他的丹田,缓缓溢出丝丝缕缕,似是知道这小身板承受不住灌顶冲击,得循序渐进慢慢来,先天道丸慢慢沉浸下来,与陈风眼下的吸收速度达成一种微妙的平衡。

  这鬼婴的来历有了钱小舒的生平打底。

  阴阳册上的记录陈风本不想细看。

  不过,只一眼,就将他深深吸引了过去。

  这鬼婴还真不是所谓的遗腹子。

  而是鲲鹏遗蜕炼化的精华。

  什么是遗蜕?

  就是死后的尸体。

  鲲鹏尸体,好家伙,鲲鹏之大……

  那尸体得有多大。

  况且这鲲鹏作为神鸟,可不是一般的鸟妖能比的。

  怎么会出现在鸦鹊岭,还被鸟妖借腹孕养?

  就算钱小舒不自杀身亡,恐怕鸦鹊岭的鸟妖也不会给她好下场。

  不好,那村子要完……陈风心思一热,瞬间又沉默下来。

  那满是恶臭的破村子,被鸦鹊岭的鸟妖屠了就屠了吧。

  还能给斩妖殿剿灭鸦鹊岭的借口。

  魏家人也不算一无是处。

  陈风的心渐渐转凉,暗诫自己这里是大顺,妖魔鬼怪横行,不是那个半夜可以随意溜街的和平国度了。

  苟,才是王道。

  况且称魂师未满三年,是出不去的。

  呐……呐呐……不是我不救,是我无能为力。

  陈风长舒口气,心理建设暗示得妥妥的。

  阴阳册只记录鬼婴成因,并不能追溯来源。

  其生平多跟钱小舒肚皮重合,自然就谈不上有自己的生命轨迹。

  生平缺缺。

  星品不错。

  白白便宜了陈风。

  或许是跟人类钱小舒有了太多纠葛。

  阴阳册给了这鲲鹏精血孕养的妖婴一首命格判词。

  “此命推来福禄无,门庭困苦总难荣,六亲骨肉皆无靠,流浪他乡作老翁”。

  一句话以概括,这妖婴就算正常出生,也是一生薄福之命。

  判词收尾,阴阳册上再度显现一页图案。

  一团滚滚圆,稀碎成堆溅四方的血肉形象渐渐清晰。

  旁配两字:鬼婴。

  下有一行小字说明:鲲鹏精血所化,难产而死,怨气所致。

  又是怨气。

  跟钱小舒化作厉鬼的成因别无二致。

  如此看来,在魏家村兴风作浪的鬼祟,十有八九是这鬼婴起着主导作用。

  鲲鹏精血本就稀罕,尚未孕育而出,就被“母亲”掏了肚子,怨气深重也是在所难免。

  钱小舒的鬼魂烟消云散。

  鬼婴的鬼魂尚在。

  陈风需得完成接下来的工作。

  不管称魂之前有多凶,只要称魂过后,似乎就像是完成了某种仪式。

  再凶的鬼魂,也变得老老实实。

  眼下的鬼婴魂魄半空浮沉,就算没有符链禁锢,也变得安安静静。

  用陈风的理解来说就是这鬼婴被称魂过后,失了“灵魂”,变成了没有意识的“行尸走肉”。

  陈风引导鬼婴魂魄出了称房,往魂井的方向走去。

  半路阴风阵阵,侧耳细听,还有捉摸不定的呢喃呓语,仔细去听,又辨认不清。

  整个环境就给人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

  常人在这种地方呆久了,没病也给整出病来。

  魂井不是井,反而是一个横在半空,看上去在移动,定睛一看又没动的白色漩涡。

  这种错觉了空间的感觉,让陈风头昏脑涨。

  他赶紧默念称魂歌,这才舒服少许。

  陈风看一眼那白色漩涡,将鬼婴魂魄投入其中。

  两张冥钞自漩涡飘出,陈风看都不看,直接揣入怀中,扭头就走。

  陈风仗着自己刚刚吞服先天道丸,实力提升,这一眼,看实了,差点没吓破胆。

  那哪里是什么白色漩涡。

  明明就是尸山血海。

  有见过白色的尸山血海吗?

  陈风见过。

  难怪传闻镇魂司地下连着幽冥地府。

  看来也不是随便瞎传的。

  联想自己还挂着阴职。

  陈风大概能猜测出镇魂司的特殊。

  镇魂使管拘魂捉鬼。

  北斗科专职阳间称魂。

  那尚未谋面的南斗科是不是在阴间干着同样的工作。

  那这魂井的另一头,是接受称魂过后魂魄的南斗科阴间同事?

  那北斗的人死了,是不是还得去南斗继续打阴工?

  陈风的思维无限发散。

  不消片刻就回到了天玑组大堂。

  三三两两的称魂师陆续回来。

  全程无交流。

  只是瞄到陈风的时候,死鱼眼的表情轮动了几下。

  “十一号,你看上去不一样了。”

  陈风记得说话之人,是天玑五号,一个跛脚的苦命大叔。

  他和天玑组的其他成员不同,不是被动加入。

  反正就是那么回事。

  大叔真名不可知,跛脚残疾得厉害,干不了重活,自然就来不了钱。

  家里娃多,饿死了幺儿,其他几个眼看着就要养不活了。

  他心一狠,自己把自己卖给了镇魂司。

  还卖了个死契,就是说,不管命硬命歹,死在镇魂司就是终点。

  就这天玑五号,跟前身还算投缘。

  用五号的话说,就是看着前身,就想到了死去的幺儿。

  也不知这话在称魂师面前说算不算犯忌讳。

  反正都没指望好活了,前身也不在意。

  偶尔还能和他聊两句。

  至于其他那些个一看就死气沉沉的家伙,在前身眼里就是一串数字。

  陈风暗叹口气,这老哥也是真狠,可怜天下父母心,这世道终究还是有好人。

  看看称魂歌驱散灰霾这事对别人有没有效果,晚上抽空驱驱五号身上的“晦气”,这老哥能活一天是一天,撑过一个月,拿了阴阳两钱,他在外的一家老小,够过好几年好日子。

  “能有什么不一样,咱们这号人,坐吃等死呗。”陈风两手一摊,故意装作浑身没劲的样子。

  五号叹了口气,摇头,“你比之前看上去精神多了,怎么说呢,反正新来的同僚都没你这么有精神头。”

  五号的话倒是提醒了陈风。

  称魂师只有越来越萎靡的,哪有越来越精神。

  万一被丘臣发现,指不定有什么麻烦。

  陈风再度装作无精打采,呵欠连连的样子挤了挤眼屎,吧唧吧唧揉着眼角道:“能不精神嘛,今天称魂,一尸两命,别的不说,冥钞又厚实了。”

  “冥钞好啊,冥钞好啊。”五号念念叨叨,还没等陈风问他哪里好,丧钟敲响。

  “摇光十一,天枢十五,天玑一,卒。”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