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我在镇魂司当称魂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背尸人

我在镇魂司当称魂师 夏语楼 2101 2021.05.18 19:59

  眼前一小镇,富丽堂皇、金碧辉煌,打造得奢华无比。

  丰茂的苑囿,把小镇装点得像一幅画,坊楼上的屋瓦,鳞次栉比,用料讲究,尽是玛瑙、珍珠、琉璃、琥珀之类。

  单看那热闹场面,就一灯红酒绿,纸醉金迷的销金窟。

  就这?镇魂司同僚集体逛天上人间?还有人嫖到失联?

  陈风心里槽点不断,默默随着五号大叔来到钱庄,冥钞兑成真金白银,足足百两,单单这称魂得冥钞的计件薪资,可就比阳俸多了去了。

  接下来就是找阴艺六脉的阳间人。

  五号熟路熟路,引着陈风进了一处庞大的宅院。

  宅院黑灯瞎火的,跟外面的热闹明亮完全不搭调。

  油灯在手,仅能看清身前身后。

  模糊可见,这是一处摆暗摊的地,什么稀奇古怪的玩意都能在这见到。

  死物、活物、土里的,还有整个卖坟墓的。

  “我上回就托的熟人,在那。”五号转来转去,总算找到要托付的人。

  对面挨着几个临时摊,别的不卖,尽站着些怪模怪样、男女老少皆有的人。

  这些人除了一络腮胡汉子,也不交流,其中不少人头上还插了草标。

  这是在卖人呢,不过卖的是不是人,那就得两说。

  “老地方,老规矩,十抽一。”五号陪着笑脸,惦着手里的银包,递给面前那沉稳络腮胡汉子。

  “你确认这是你要找的人?”陈风遮眼一开,眼前人在他眼中可就变了样。

  “有什么问题?”五号出于对陈风的信任,刚递到络腮胡手里的银子,又曲肘缩了回来。

  “有什么问题?”这话是络腮胡汉子问的。

  他脑袋一歪,斜眼打量陈风,眼中满满的警告。

  陈风不搭理络腮胡汉子,眼神明目张胆地四下乱瞟。

  四周阴影中,成双成对走出几人,一水的阴霾气色,都是那种老话一说撞了邪没几年好活的脸色。

  “怎么回事?”五号也觉得不对劲了,往陈风身旁靠了靠,手里的银包攥得更紧了。

  “你都不是人,想骗老汉的银子?”陈风伸手一指络腮胡,开始撸胳膊挽袖子。

  “兄弟好眼力啊。”啪啪鼓掌的声音传来,摊子后面走出一脸色苍白,黑眼圈重到像是三天三夜没合眼的青年。

  还不待陈风搭话,青年脸色一沉,又道:“生死墟规矩,钱货两清,大叔买了我的铁尸,就没有银钱收回去的道理。”

  “你胡说,我什么时候买过你铁尸。”五号搂住怀中的银包,神色巨变,忽地指着对方叫道:“这么说,上次托付的银子给你昧了?”

  “买卖的事能叫昧?”青年呵呵一笑,反倒是盯着陈风,“今儿个怎么说?”

  “噢?你想怎么说?”陈风拉住涨红眼要跟人拼命的五号,语气听不出好歹。

  “要么留下银子。”青年朝四周挥了挥手,慢条斯理道:“要么留下命。”

  咔嚓咔嚓关节扭动的声音,围上来的人终于看清了表情,痴呆、血色全无、毫无生气,一看就是死人炼制。

  “铁尸?这是铁尸。”五号手指络腮胡,想了想又拐向青年,“你诓我,你不是验尸官,是背尸人。”

  “是啊,我是验尸官。”络腮胡这回搭话了,指着自己的鼻子,“是背尸人的验尸官。”

  陈风看出其中门道,朝青年说道:“这络腮胡是你炼制的吧。”

  “新炼的铜尸,还没见血,就拿你两开荤。”青年慢慢退后,隐入阴影。

  “开荤?”陈风扭了扭脖子,甩得咔嚓响,废话不多说,直接就冲进铁尸群。

  咣当咣当一顿爆捶,五号目瞪口呆地看着陈风一拳一个将铁尸捶得支离破碎。

  嗵地一声,陈风拳头陷进去半截,眼前这个络腮胡不仅比铁尸要硬,还要更加灵活。

  这铜尸能说话,不是他生了灵智,而是背尸人的手段。

  陈风之前遮眼一开,一眼就看穿这货没有魂魄,全身丝脉游走,似有气息串联,全身除了少许秘法血肉,就是一些稀罕材料。

  “铜皮铁骨,堪比五品肉身,这是耗尽我心血的佳作,看你怎么死。”青年隐在暗处,控尸术引得铜尸说话。

  “铜皮铁骨很厉害?”陈风抽出拳头,扎了马步,指着自己道:“今天你要是不打死我,我就打死你。”

  不是陈风脑子抽抽,而是刚拳头打在铜尸身上,就冒出的临时想法。

  陈风近段日子不是浑身不得劲嘛,总有种想要蜕皮的感觉?

  他刚跟铜尸交手,拳头麻酥酥的,还红了,对方这硬度力道刚好在承受范围内。

  怎么“蜕皮”陈风不知道,但他知道打铁的道理,不外乎外力淬炼。

  眼前这铜尸就是不可多得的锤子。

  青年被陈风这么一说,眼神碎了一地,心说行啊,可是你说的,死了我给你也炼成铜尸,两具铜尸天天对捶。

  只听咣叽个当,咣叽个当,这铜尸围着陈风那叫一个卖力,用势大力沉、出拳如风来形容再恰当不过。

  这一顿老拳,看得五号心惊肉跳,心都吊到了嗓子眼,揪心揪得只差没呼天抢地喊救命。

  再看陈风,着实惨得不成人样。

  皮开肉绽,全身上下没一出好肉。

  “你妈没给你奶吃吗,软绵绵的,敢不敢再大力点。”陈风龇牙咧嘴,嘴角鼓着血泡沫,还拿话奚落人呢。

  青年一听就来气,脸色又苍白了不少,嘴里叫嚷着“我叫你大力,我叫你大力”,同时咬破舌尖血,秘法运转,铜尸的力道又猛地一涨。

  陈风这下舒坦了,也老实了,再也开不了口,全力运转称魂歌,咬牙硬抗。

  先天道丸的药力扩散越发快了,药效吸收速度比平时增长不止一星半点。

  他全身上下大出血,腥红的血液夹杂着不少黑乎黏稠的东西,齁臭齁臭。

  “来了,就是这个感觉。”陈风眼前一亮,顿觉身体某处有一地方如鸡蛋破壳,继而掀起汹涌澎湃的浪潮席卷周身,完全抵挡不住的饥饿感如潮水一般惊涛拍岸。

  “我好了,你呢?”陈风扛着铜尸的拳,慢悠悠地站起来,擦了擦脸上的污渍,神态轻松地吞咽着口水,说出一句,“铜尸怎么炼制的?文火慢熬还是大火猛烹?是用中药熬制的不?味道可还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