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我在镇魂司当称魂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生死墟

我在镇魂司当称魂师 夏语楼 2071 2021.05.18 11:59

  压下心头疑惑,陈风随着人流穿堂过道。

  人流走势停滞不前,周遭环境陡然一暗,眼前伸手不见五指。

  仅见模糊的灯芯光晕,滋滋炸出幽蓝的火星,活像冤魂鬼火。

  陈风知道自己是没动的,但身体感知在移动。

  他心里明了,不是自己在动,是待的地方在动。

  耳边呓语不断,心头发毛的感觉深入骨髓,陈风老觉得有什么东西在窥探自己。

  浑浑噩噩、头昏脑涨的感觉越来越重,陈风觉得意识都快跟自己脱离了。

  正当他要开启遮眼看个明白,数声凄厉的惨叫激得他瞬间清醒。

  曹丘臣的话犹在耳侧,陈风攥紧了油灯,加速运转称魂歌,心默清心咒,眼观鼻鼻观心,只差没隔绝了五识。

  保持“白痴”状不知时间流逝,不知过了多久,陈风脚下踏实,身体东倒西歪差点摔一大马趴。

  “船资,阳寿一年。”

  阴冷的声音,听着让人心头发寒。

  陈风转过身来,眼前一黝黑叶状扁舟,舟前立一柱状幽魂灯,灯下黑袍船夫只到陈风腿高,浑身上下裹得眼珠子都没露出来。

  陈风刚要开口,眼珠一瞪,到嘴的话生生咽了下去。

  见陈风不搭话,船夫发出手指刮玻璃的短促笑声,摊手朝他勾了勾手指。

  陈风顿觉身体一轻,说不上来哪里不对,总之感觉有什么东西从自己体内离了去。

  阳寿一年这就没了?

  陈风默不作声,船夫收了船资摇舟摆渡。

  河水无声,看似透明,又深不见底,河面无风无波,就连船行过后,都没有丝毫滑行痕迹的波澜。

  难道是传说中的黄泉?陈风嘴上不说,心里犯着嘀咕,那这撑船的船夫不是人咯?阳人不可肉体入阴间,那我这怎么回事?莫非称魂师挂着阴职,算半个自己人?

  哗啦啦水响,优美的旋律旋进陈风耳内。

  正胡思乱想的陈风寻声望去。

  船舷边际游动着几条美得冒泡的美人鱼。

  其中一条手臂枕在船舷上,正出水芙蓉、含情脉脉地朝陈风抛媚眼。

  “官人,下来玩呀,水乳叫融可得劲了。”

  就这美人鱼大波浪长头发四个意思的绝色尤物,我敢说,没几个大老爷们顶得住。

  陈风却是嘴角直抽抽,遮眼一开,谁都不爱。

  在陈风眼里这些个胸前沉甸甸的美人儿,哪里是什么美人鱼。

  分明就是胸腔镶着两颗骷髅头,浑身还在咕呦咕呦往外冒蛆的丑陋老妪。

  “哇……呕……”一眼给钢铁汉子陈大官人给整吐了。

  方才还想要跟陈风玩水炮的美人鱼顿时变脸,跃出水面就朝他扑来。

  陈风手中油灯灯火瞬涨,光芒形成一灯罩,将他护在其中。

  噼里啪啦臭鸡蛋砸在灯罩上的声音,美人鱼碎得稀烂,黏稠的黑的白的紫的……五颜六色的肉酱,糊得灯罩都变了颜色。

  任那冒蛆老妪如何扑腾,就是进不来。

  “小伙不错嘛。”船夫阴冷的声音,断断续续,好像在吞字的说着话。

  陈风指定不搭话啊,直接瘫船板上睡下了。

  他是明白了,既然镇魂司敢让大家伙来,就不是白送命的,谨记一条,装聋作哑,就能百无禁忌。

  睡得迷迷糊糊的陈风腰眼一麻,惊得他骨碌碌就跳将起来。

  看到陈风神色严肃地摆出“你过来呀”的战斗姿势。

  船夫嗤笑一声,冷冰冰喝道:“滚下去,到了。”

  哦,不是找我干仗的啊,陈风神色一松,收了神通姿势,撅着屁股跳下船。

  下了这摆渡船,不搭话的禁忌就解除了,陈风回头朝船夫挥手,“哥们,你多重啊?”

  “???”这回轮到船夫不搭话了,他一头雾水,心道这活死人脑子瓦特了?

  陈风嘿嘿一乐,转身走了,这厮是惦记这撑船的鬼儿魂重多少呢,想着要是能薅一把羊毛赚回车船费就完美了。

  岸边早有五号在寻人,见着陈风,老远就挥手。

  “你怎么才来。”五号大叔跛着脚,高高低低地跑到陈风身前,气喘吁吁道:“我还以为你也没了呢。”

  “路上遇到两美女,非要试试我打桩机的速度,我一顿突突,好不容易才喂饱对方脱身。”陈风瞎咧咧,睁眼瞎的话张嘴就来。

  五号切地一声,满脸不信,“吹,接着吹,牛皮都没你嘴大。”

  陈风抹嘴嘿嘿一乐,“就知道什么事都瞒不过老哥你,那行吧,生死墟我是雏,您老多带着小弟。”

  说到这事,五号就满脸来劲,“走走走,护好油灯,先跟我去一趟钱庄,完事哥哥请你好好享受,等时间差不多了,咱领完阴俸就回去。”

  “钱庄?”陈风满头问号。

  五号头前引路,拿出一沓冥钞,边走边和陈风解释。

  “看见没,这冥钞就是天地钱庄发行的,不仅能在生死墟消费,还能兑成真金白银找阴艺六脉的人,稍给阳间的亲人。”

  陈风见缝插针,问道:“阴艺六脉?什么来路?”

  “这你不知道?”五号回头一看,又恍然点头拍脑门,“哦,差点忘了,你头一回来。”

  “阴艺六脉是指被阴间认可的阳间人职业,咱们称魂师算一脉,余下的就是纸扎匠、背尸人、掘穴工、敛容师、验尸官。”

  陈风算是明白了,所谓的阴艺六脉,吃的都是死人这碗饭。

  “这六脉算是阴间行走,正经能拿阴俸的,进出这生死墟方便得很。”说到这,五号又压低声音,“除了这六脉,当然还有偏门行业,比如摸金人,拿我们的话来说,虽不走阴间官方路子,但也有自己的门道能进这生死墟,这地啊,就跟鬼市差不多,不过比鬼市可稀罕多了。”

  “你可记住了,这生死墟啊,介于阴阳之间,有阴阳两界的东西,也有不是东西的东西。在生死墟看到阳间人,远不止活人这么简单,也有可能是些妖魔鬼怪。”

  “妖魔鬼怪啊。”陈风吸溜一声哈喇子,虚空擦了擦嘴,“那魂儿不少呗?”

  “你还真称魂上瘾了不成。”五号白了陈风一眼,数落道:“这里可不是镇魂司,你可别乱来。”

  说话间,目的地就到了。

  陈风打眼一瞧。

  喔哟,了不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