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我在镇魂司当称魂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章 凿碑力士和摄魄媚

我在镇魂司当称魂师 夏语楼 2241 2021.06.02 19:59

  林莽就剩下这么一骨架子,连脊椎都被抽了。

  夫妻两心态爆炸,悲愤欲绝,当场黑化,直剁了猎人们喂那些个侥幸没死的小妖。

  紧接着就发生了斩妖殿出手,追杀两人的事。

  结果,追着追着,夫妻两没死不说,还辗转来到京都开起妖市,清风楼里卖人心,把人当牲畜,还说得振振有词的事。

  要不是陈风升职加薪,陈明廷、欧举廉请他吃饭,这妖市啊,还不知道会开到什么时候。

  至于林恩达两夫妻怎么会躲避掉斩妖殿的追杀,这里头,肯定有林小牧的事。

  毕竟,陈风从钱小舒生平,乌鸦妖生平,鸦鹊岭众妖生平,还有这林恩达两口子生平,能推出一个事实。

  林小牧突然做了斩妖小旗这事,背后不简单。

  好想看林小牧的生平啊……陈风咂摸着嘴,怅然感慨了一句。

  陈风揉了揉眼角,暗道:难怪之前在镇魂司北斗科,林小牧前来问灵的时候,就觉得怪怪的呢,原来是男人的第六感,林小牧竟然还有这等半妖出身。

  就是不知道他是怎么在斩妖殿混过去的,斩妖的小旗,竟然是半妖血脉,真是讽刺,不知道把这个消息告诉金封尉……算了,没有证据人也不会信,况且这种秘密恐怕牵扯到斩妖殿高层,自己知道就好,告诉别人,保不齐会引来杀身之祸。

  还有这阴阳册显示,林恩达两口子,运营的妖市牵扯到不少斩妖使,在这京都还有一处,斩妖殿是肯定指望不上,得想个万无一失的法子铲平才行。

  拿完奖励,吃瓜生平,阴阳册给林恩达的命格判词是:

  “劳劳碌碌稳中求,东奔西走何日休,若使终身勤与俭,老来稍可免忧愁。”

  这差不多是林恩达后半生的写照,如行事端正,自可享受天伦,只不过黑化了,最后落得现在下场。

  判词收尾,阴阳册上再度显现一页图案。

  一个左手持凿、身背石碑,凿带雷丝缠绕,身体残破的男鬼形象渐渐清晰。

  旁配四字:凿碑力士。

  下有一行小字说明:其技巧,其力大,其入髓,其以身引雷。

  嚯,又一有意思的玩意,跟当初双头娃的断首魅图案有得一比。

  接下来就是蟒妖的称魂奖励,本命精华失了一半的蟒妖,奖励评定很鸡肋。

  “魂重二两七钱,五星品质,奖励明目蛇胆一幅。”

  明目蛇胆?吃了眼睛能瞪得像铜铃吗……陈风内心吐槽,自己有遮眼神技,还要明什么目,再说了,这生吞蛇胆,苦啦吧唧的贼恶心,丢虚空梭,留给五号大叔打牙祭。

  命格判词倒是恰如其分:

  “此格做事单独强,难告夫君作主张,心问口来口问心,晚景衣禄宜自强。”

  好好的蟒妖不做,学小白报恩做人,做人就做人嘛,最后黑化又不做人了。

  收尾判词后,显现图案。

  是一人身蛇体头发结多条束辫的半蟒形象,失了美艳,多了浓浓的妖艳。

  旁配三字:摄魄媚。

  下有一行小字说明:摄魂掠魄,夺灵精血。

  陈风不仅感慨林恩达日日跟妖做体操,还能活到老,得亏祖上雕碑积的阴德够多,但凡换个人来,早被吸成肉干。

  林恩达和蟒妖的死,并未破了这方小世界平衡。

  陈风还是被困在里面。

  不过,他发现异常,难怪之前在北斗科没有称到涉及妖市的魂。

  这小世界连魂都能给困住。

  不过飘荡的魂不多,看状态,似被施了什么法,变得并不凶残,或者换个说法,凶残的魂都被处理了。

  因为从数量上和妖市开的时间来对比推测,此处的魂数,理论上应该远远多于眼前所见。

  陈风正要称个魂看看生平探探究竟。

  小世界突然崩溃,乌乌泱泱冲进两拨人来。

  前者统一配刀,纯黑对襟铠甲,浑身煞气缭绕,妖魂因果在陈风遮眼看来,极为浓郁。

  当头人不是别人,正是脸有浓密胡茬、小三角眼,面色铁青的斩妖小旗林小牧。

  当初在北斗科天玑组问灵不成,胡须被火漂,这会看来,还没长周正。

  后者配置五花八门,玩什么的都有,制服倒是统一暗紫束腰劲装,做工大气,不华丽但用料考究,腕袖金丝戥子称图案的镇魂使。

  打头的是去搬救兵的欧举廉,他身旁是刚升任镇魂使队正没一天,看到陈风后脸色稍缓的扑克脸曹广孝。

  林小牧在林恩达和蟒妖的尸体上扫过一眼,眼神猛地一缩,再也不敢去看,声音低沉地指向陈风,“来人,把这贩卖人肉,与妖人勾结的贼子拿下。”

  当地一声,唰唰唰抽武器的声响,十来镇魂使挡住斩妖使去路。

  “我看谁敢?”曹广孝眼神阴柔,眯眼一瞪,指着陈风和地上的陈明廷,“此二人奉我镇魂司之命,前来调查,岂容你斩妖殿污蔑。”

  曹广孝一句话不仅定性是污蔑,还把事情上升到镇魂司和斩妖殿的层面,高高举起这一手牌打得不错,不愧是曹扑克,会出牌。

  不过陈风暗道一声可惜,这死的是林小牧娘老子,放平时,他或许会和稀泥,此时,他没有暴走杀人,已经算隐藏得很好了。

  果不其然,林小牧不接这官面茬,态度强硬,唰地拔刀遥指陈风,“牵涉到妖,是我斩妖殿分内之事,与你镇魂司有何干系,此二人牵涉其中,我斩妖使拿人问询,有何不可。你曹广孝刚升任队正,急需证明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不过,这涉妖之事,你的手也未免伸得过长了吧。”

  好一张利嘴,有理有据,看到双亲尸首还能保持头脑清晰,这人不是冷血,就是心思过于深沉,陈风暗暗观察,把林小牧归于后者。

  曹广孝本就话少,嘴上功夫哪能这么利索,一时之间竟不知如何反驳。

  不过曹广孝冷寒着脸,默不作声往前两步,挡在陈风身前,态度很明显,心里想着,陈风是我手底下走出来的丘臣,人,我保定了。

  林小牧挽个刀花,舔了舔唇,目中凶光乍现,一腔怒火,正好借机发挥,事后无人可抓住把柄。

  斩妖使们举着武器,齐齐高喝一声“退”,猛地踏前一步。

  镇魂使们当仁不让,欧举廉唰地打开折扇,扇骨精钢短剑,寒光逼人。

  正在这剑拔弩张之际,一声质疑从曹丘臣背后传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