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我在镇魂司当称魂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章 绝技——叫糖人

我在镇魂司当称魂师 夏语楼 2077 2021.06.04 11:59

  收完东西,做好登记。

  糖人章就开始从小方柜里拿大勺子搁炭炉上化糖。

  他那小孙女就安安静静从旁收拾东西,给人发个取糖人的牌号。

  说起这小孙女,那模样精雕细琢的,粉嫩粉嫩,看上去老可爱了,可惜不会说话,是个哑巴。

  但人抿嘴笑起来那叫一个甜。

  毛都没长齐的小生瓜蛋子,瞅一眼那笑容,心里的想法都打磕巴,“小姐儿笑起来真甜,好想舔一口”。

  哑女似能看穿人内心,阿巴阿巴一跺脚,气呼呼的直冒汗。

  这一冒汗,空气中的甜丝丝更浓郁了。

  糖人章乐呵呵的,宠溺地给孙女揩去细汗,转身就怒骂生瓜蛋子,“走走走,不稀罕给你弄糖人,再不走,把你变成糖人吃了”。

  小孩子谁在意这个,吓唬不住的,还尽赶着往前挤,说道,糖人爷爷来吃我,范老爷说我的童子尿甜,治病效果好着咧,给哑巴姐姐喝了,她就能开口说话了。

  嗨,真童言无忌。

  谁都不会跟小孩子计较是不?

  不,糖人章可急眼了。

  两手一握,双指竖立,单脚往下一顿步,口念一声“起”,整个跟请神上身的仪式差不多意思吧。

  糖人章再往糖水里一点,说道“爷们,给来条蛇”。

  歘歘歘糖响,一条拇指粗的橘黄色小糖蛇就窜出来去咬生瓜蛋子的屁股蛋。

  生瓜蛋子嗷嗷叫,往后一摸,啥血没有,扭头一看,屁股后面拽一糖蛇,屁股蛋子上全是糖印子。

  这给孩子吓得,眼泪婆娑爬起来就跑,屁股后面还吊一尾巴晃悠,活像一条没夹断的便便。

  看热闹的人,反而起哄直鼓掌,好喂,糖人章整活叫糖人了,好活,看赏,再来一个。

  呼啦啦的鸡毛、纽扣、线团子乌七八糟的东西往下落,活像咱现在看国足,边骂傻哔,边扔矿泉水瓶子。

  动机不同,性质一样,都是给看激动了。

  叫糖人,就是这么个叫法。

  糖人章一会“爷们,给整一猴吃桃”,一会“爷们,给整一元宝灯笼”,一会“爷们,给整一花姑娘”……这个真没有。

  也不知道他爷们爷们的叫谁,反正只要他叫的,大勺子里糖水就歘歘歘往外冒。

  什么金瓜、石榴、桃子、鸡、狗、寿星、和合二仙、渔翁钓鱼、文人武士、宝剑、鸟兽、罗汉、财神、寿星、宝塔等等等。

  几乎囊括了世间万物。

  但凡所见,尽皆可叫。

  就是这么个奇人,挑担带着哑巴孙女叫糖人。

  日子过得不算滋润,但比普通人家好太多。

  哪朝哪代都饿不死手艺人,何况糖人章这手绝活,只此一家,别无分号,走到哪火到哪,搁现在,那妥妥的大网红,几千万上亿粉丝的那种。

  不过人红是非多。

  这一日,爷俩来到了京都。

  起初风平浪静,京都人看稀奇,出手还比乡下阔绰,还有人给丢铜板。

  这铜板哗啦啦下雨的声音,可就遭人惦记上了。

  谁啊?

  一群整天游手好闲,不干正事,走路挎臀,故意往人小姑娘怀里撞的街痞子(街念gai,才有那味儿)。

  街痞子一看,好家伙,这钱赚的轻松,这老头是一摇钱树啊,不炸点油水怎么能够?

  街痞子脚踹炭炉上,颤着腿劲,扬起下巴,拇指朝自己,喂,勒老头,知道咱这地儿是谁家照应的不。

  糖人章低声下气跟人说好话,塞一把铜板进人手里,各位爷,江湖饭,江湖规矩小老儿懂的,小小意思,还望给口饭吃。

  街痞子都愣了,我擦咧,一把给这么多,你把我接下来准备好的发飙台词都给整忘了。

  街痞子一看这老头是个软柿子啊,一出手就是这么多,看来是个外乡人,不懂行情,那感情好,爷们教教你什么叫规矩。

  街痞子抖着腿,垫着手里的铜板,说道,你生而为人,叫一声就能出个糖人,我看你是魔道中人吧,走,跟我去伏魔堂验明正身。

  街痞子嘛,扯大皮吓唬人,也不是真要这么干,就是先咋呼咋呼,钱到位,一切到位。

  糖人章这边还在说好话呢,身旁的哑巴孙女听到这话,又汗如雨下,瑟瑟发抖,不消一会,在众人目瞪口呆下,这孙女竟融成一滩糖水化了。

  嚯,糖人章哪来的什么孙女,孤家寡人一个,凭手艺叫的个糖人,以慰心灵呢。

  糖人章可是把糖人当亲孙女了,看到孙女化了,直接急眼,悲从中来,凄厉大喊一声我的甜囡囡欸,转身就叫了头吊睛猛虎。

  这糖虎可不是当初吓唬生瓜蛋子那糖蛇。

  通体橘黄,还能隐约看穿对面,却是凶猛无比,跟个真老虎不相上下,咔嚓一口,街痞子脖子上就剩下一沾满糖水的碗口大个疤,滋滋滋往外喷血,都给喷出了彩虹色。

  当街行凶,城防来拿人。

  拿了个寂寞,人糖人章一不做二不休,糖人唰唰叫,街面上到处是糖做的古怪玩意,肆意行凶,城防被糖水粘住,几乎个个成了只能出气的糖浆人。

  糖人章趁乱裹了哑巴孙女的糖水,叫出一凤鸟,飞天跑了。

  这京都闹幺蛾子,斩妖殿岂能让你如愿,几个斩妖小旗带队,斩妖使撒网把糖人章给捕了。

  结果一看,这糖人章,是真糖人啊,不是真人糖人章。

  真糖人章呢?

  人不傻呢,凤鸟上飞走的是假的。

  自己老早就混在糖人队伍中,趁乱跑了。

  故事到这,欸,陈风想看的线索来了。

  糖人章跑是跑了,跑到锣鼓巷子,气还没喘匀呢,地上突然出现一洞,跨擦伸出一双白惨惨的死人手,把糖人章给拉了下去。

  糖人章转手就给交到了妖市林恩达两口子手里。

  这死人手的主人谁啊?

  说来有渊源,是当初林恩达寿终正寝正经死后,杀了埋一起的那个掘穴工的师傅。

  不是和林家有仇吗?

  怎么会帮着林恩达做事?

  这不是掘穴工的生平,个中缘由暂时不知,反正咱知道了掘穴工师傅,不仅没有报仇,反而替林家做事。

  看完生平,可算有了线索。

  陈风默念一句“锣鼓巷子”,记住了那个伸死人手的黑洞,赶明个去碰碰运气,看能不能抓一条地老鼠。

  有了地老鼠,就可以拿捏林小牧了,这妖市食人的事,也可以告一段落。

  陈风惦记人家,人家可早惦记上他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