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我在镇魂司当称魂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一章 差一钱赌鬼和撑一轮怨煞

我在镇魂司当称魂师 夏语楼 2444 2021.06.19 19:59

  “请。”权三爷毫不废话,头前引路,还回头嘲讽一句,“年轻人,我这赌坊玩法多样,可不是个有钱就是大爷的地方。”

  陈风故意装出一副,我穷得就剩下钱了,我就是大爷,快搞个杀猪盘来宰我的样子,跟在权三爷身后,默不作声。

  权三爷领着陈风进了后院,站在假山后摩挲拇指上套着的碧绿扳指。

  这扳指一转,眼前假山镜花水月,破碎一般露出如同镜中倒影的后院。

  以陈风为界,前后的后院一模一样,只是换了个对立的方位。

  陈风眼神微缩,遮眼开着,那灰霾之气若隐若现,心下已有了推算。

  这废墟阴尘,就是阴间玩意。

  想不到,这赌坊果真如自己猜想,是有阴阳两面,难怪不见打斗痕迹,也不见曹扑克等人。

  看来是被下套入瓮,直接进了这阴面赌坊。

  陈风跟在权三爷身后,心思急转。

  在想着要不要擒贼先擒王,拿了这权三爷。

  权三爷似有所感,回头似笑非笑,说了句模棱两可的话,“迈过这道阴阳坎,可就小心点了。”

  陈风还没说话。

  脚下一颤,这阴面赌坊整个颤抖了几分。

  他遮眼一看,当着权三爷的面,眉头紧锁。

  数不清的灰霾气流和黑煞怨气往主楼汇集,在主楼的方向汇成两股越来越粗的气流。

  这怨煞气流之重,生平罕见。

  至少陈风在北斗科称房那些闹煞的怨魂身上,还没见过纯度如此浓郁的怨煞之气。

  权三爷随着地颤,脚步一顿,脸上反而显出惊喜,呢喃道:“这是成了?”

  他无视陈风,疾步上前,直往主楼的方向小跑。

  陈风紧随其后,落后他两个身位,心中还在演练以何种方式来擒王。

  两人各怀心思,尚未近到主楼身前。

  一声带着无尽怨念,恨意绵绵的咆哮传来。

  “差一钱?为什么又差一钱?”

  ……

  主楼内。

  那中年人这把赌输了,输得个清光。

  他四肢伏地,双目通红,懊恼不已,脸上、脖间、手脚、全身爬满黑青的蚯蚓纹。

  一条断了三指的断掌,撑开他的嘴,咕隆一声钻了进去。

  中年人就像吃了大补丸,浑身暴涨,衣裳尽碎,随着黑青的蚯蚓纹变成一条条粗壮的脉动青筋,他的脸变得臃肿而丑陋,满脸都是啵啵啵声响,起血泡浓疮的窟窿。

  声音也变得更加低沉,声线成了一种扭曲的嘶吼。

  “差一钱,啊,为什么会差一钱。”

  不断有断手、断脚,甚至心肝脾肺肾,从不知名的地方涌进中年人的身体。

  他的丑陋变得越发不像人样,成了一个浑身是手脚和残缺部件的腐臭肉球。

  这肉球越来越大,顶穿主楼,几乎快有三丈高。

  这些手脚,生前都是赌性不改,欠了赌坊的钱还不上,拿身上零件做赌注,赌最后一铺的疯狂赌徒身上的部件。

  “差一钱,为什么会差一钱。”肉球怪物怒吼着,不断有不是中年人的声音从他嘴里咆哮出来。

  “连续十把小了,这把一定开大。”

  “房子、老婆、孩子,都可以抵债,求求你们,让我再赌一铺。”

  “这双手,抵十两银子,敢不敢接,来啊,开庄啊。”

  “割掉我的肾,给我起开,谁都不许动我的牌。”

  “至尊猴王对,哈哈哈,把脚还给我,我赢了,我赢了,把脚还给我啊。”

  ……

  无穷无尽的嘈杂,最终化作一句暴怒且带着亢奋的怒吼,“差一钱。”

  这赌鬼怪物,肆意破坏,抓住到处乱窜的人提到流脓的眼前,恶狠狠问道:“为什么会差一钱?”

  不管人惊魂未定地回什么,赌鬼怪物都直接把人塞进嘴里咀嚼,边嚼边怒吼,“不够,不够,还是差一钱。”

  “怎么会这样?不应该是这样的。”权三爷目露愕然,显然眼前的赌鬼怪物也不在他的计划之中。

  他这刚要吩咐灭杀。

  一声更加令人灵魂都在发冷的声音传出。

  “撑一轮,再撑一轮。”

  那农妇魂声音发寒,魂体残破,有无尽的怨气往她身上汇集。

  她身上笼罩黑煞之气,周身环境犹如冰窖,怨煞之气刺人心骨。

  “撑一轮,还要再撑一轮,我到底几两几钱啊。”农妇魂,怨念深重,再有数不清残留执念加持,化作滔天气焰的怨煞。

  这怨煞非同一般,就连那黑袍七杀鬼差,还没来得及逃脱,就被黑烟笼罩。

  黑袍七杀嚎叫一声,手中切魂小刀刺去,却是洞开怨煞一方小洞,半息之间,就被怨气缝补。

  这如石沉大海的一击,吓得黑袍七杀脱离肉身,竟不惧阴魂曝露阳照湮灭的风险,想要脱困。

  怨煞直接一卷,阴寒着“撑一轮”的声音,把这阴魂撕扯成片段。

  “差一钱,为什么差一钱?”

  烂赌中年人化作的赌鬼怪物咆哮喧天,身体流脓,横冲直闯,完全不惧刀兵加身,逢人就问“为什么差一钱?”

  “撑一轮,还要再撑几轮?”

  农妇魂化作的怨煞鬼厉阴寒逼人,全身冒煞气,漫无目的漂浮不定,哀怨着声音,“还要再撑几轮?”

  她看似神志不清,尚且处于一种聚煞的阶段。

  不过就她这聚煞的速度,已经远远超出寻常怨煞太多。

  怨魂化煞,分阶段层次,初期执念不散,称之为怨念。

  中期执念凝聚,称之为怨厉。

  后期执念自生,称之为怨煞。

  而农妇魂这怨煞程度,早晚超脱,即将蜕变成怨灵。

  有多重似呢喃怨恨的声音,在她周围弥漫呓语,钻入她的体内,成为其中一部分。

  “嘻嘻嘻,重五两一钱,天生富贵命,我不甘啊,不甘啊。”

  “为什么我的魂重是二两四钱,啊,为什么。”

  “为什么困在这里,为什么出不去,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我要轮回,我要投胎,我要做人,啊,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的。”

  ……

  权三爷看那怨煞成厉,不悲反喜,脸上露出酒后的红润,兴奋地以拳拍掌,“成了,怨灵要成了,煞剑的剑灵成了,不仅对剑炉有交待,对安王爷也有交待了。”

  他自知失言,回头望去,哪里还有那个要来赌命赌徒的身影。

  陈风趁权三爷失神空挡,早跑没影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