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我在镇魂司当称魂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三章 京都市集,妖兽卖肉

我在镇魂司当称魂师 夏语楼 2135 2021.05.31 19:59

  鼠妖小二趁人呕得心肝俱裂的晃神空挡。

  咣当一声,破开窗户跳楼而去。

  偌大的动静,惊得各方食客,四处乱窜。

  “贼子休走。”陈明廷呸地吐出苦胆水,大吼一声,直往鼠妖追去。

  欧举廉拉住欲拔腿追去的陈风,“我去摇人,你去看着点老陈,这厮过于鲁莽,我怕他中计。”

  陈风点点头,说了句小心,紧随陈明廷消失的方向跑去。

  陈风跑来跑去,越发觉不对劲。

  回廊就那么长,跑了许久,怎觉得又绕回了原处?

  陈明廷没追上不说,原处的食客一个没见着,连招待的人也不见了,四周安静得一匹。

  遮眼效果大打折扣,得须找到施法的魅子,破了阵眼一样才能走出这迷局。

  陈风从这想法子,眼前的清风楼直接一变,出现了一处热闹非凡的集市。

  卖啥的都有,吆喝声此起彼伏。

  陈风阴沉着脸,以不变应万变,心说,跟我玩虚幻,爷爷我梦入神机的逼格,还怕你整幻境?

  他悄悄将之前铁线弄巧的那些小玩意从虚空梭里放出来。

  成群的铁线小蚂蚁,悉悉索索,汗果儿一样往四面八方散去。

  不过,很快陈风脸色就变得古怪。

  眼前这出,除了清风楼转集市是幻觉,集市里面的竟然全是真实的。

  陈风开着遮眼边走边瞧,脸色阴沉得跟墨汁儿差不多。

  “嘿,客官,来点子排不,刚宰的肥猪,还冒热乎气呢。”

  那热情招呼陈风的屠夫,葱鼻孔、大肥耳,嘴里发出哼哼响,两把剔骨刀来回摩擦,咔咔咔在案板上剁“猪排”。

  陈风不搭话,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没搞清楚名堂之前,暂且按兵不动。

  “哟,小伙,哪座山头的?咋长这么俊,我这豆花,嫩滑爽喉,保管你吃了还想吃。”

  卖豆花的容器,半边西瓜大的“猴脑”,壳子掀了上盖,隐带血丝的浆白色还在跳动,那卖豆花的毛脸雷公嘴,时不时朝胳肢窝抓了虱子往嘴里塞。

  陈风火气蹭蹭冒,胃里翻江倒海,却只能忍着,继续观察。

  “鸭脖子来一根啰,不香辣不要钱。”

  卖鸭脖人,扁平嘴,说话带嘎音,哚哚哚手起刀落,碗口粗的“鸭脖”给斩成拇指大小。

  “酱味卤鸡爪咯,去骨抽指甲,入口即化,买爪子送脚丫子。”

  “鸡爪”撕皮不带骨,被卖鸡爪人双手捧起往下落,嘣嘣Q弹。

  “做蛇羹的好脆骨要不要,皮都给剔干净了,嘎嘣脆。”

  卖蛇人,眼睛竖瞳带橘黄,说话间隐能看到舌尖分叉。

  “清水鱼要不要,包切片,薄如蝉翼,生吃蘸酱最美味,吃嘴里都不带嚼的,来咯,吃一斤送一斤。”

  “我怎么你了,还薄如蝉翼,那我这炸蚕蛹,香比鱼油,你闹心不闹心。”

  “二位,别吵吵,我请你们尝尝这烤全羊,试试膻不膻。”

  三人凑一摊,开腮吐泡泡的打鱼人,身背两裹身衣的养蚕人,头上顶两弯线角的牧羊人。

  眼前所见,陈风只差没绷住。

  卖的哪里是什么鸡鸭鱼肉,尽是人身上的部件。

  做买卖的也不是人,全是妖。

  说妖也不全对,半化形的妖兽。

  消费者变成消费品,消费品变成消费者,这集市就是这般魔幻。

  走到一处“烤乳鸽”的地儿,陈风再也忍不住,大叫一声“住手”。

  那绑在火架子上,刷了汁料蘸酱的乳鸽,分明就是吓傻眼、活生生的陈明廷。

  陈风冲上去,一拳砸飞咕咕咕在旁准备点火的鸽兽。

  鸽兽根本没反应过来,扑腾两下,地上两抽抽,脑袋稀烂,挂了。

  陈风含怒出手,直接使出了杀伐术擎天击。

  集市的“买卖人”当场傻眼,还有妖兽傻乎乎寻思,这化形如此完美的妖,哪来的?咋就出手断人性命?抢个鲜嫩的吃食,没这个必要吧?

  不怪这些妖兽看不穿陈风,陈风两被动,一个瞒天过海,一个天衍四九,那是寻常什么东西就看得穿来路的?

  陈明廷被陈风解开绳索,刚松绑,毛粗的汉子,直接哇地哭出声来,“本家兄,你可算来了,咱镇魂司的救兵是否打进来了?可踏马吓死爷爷我了。”

  猪队友,说的就是陈明廷这样色的。

  这大嗓门一吼,集市瞬间炸锅,数不清的妖兽,愣了一阵才手忙脚乱卷了摊位的东西,叽哇鬼叫四下乱窜,这场景跟前世喊“那啥来了”差不多。

  还有不跑的,反而朝两人这边围了上来。

  陈明廷尤不自知,还在那数落,“兄弟啊,你是不知道,这些小妖兽哪是我对手,我是被奸人给擒了,是人,不是妖兽啊,踏马的,人中败类。”

  陈风没搭理这吊毛,盯着脸色不善,围上来的众妖兽,拉起地上的陈明廷,往前一指,“狮子吼功率开到最大,震慑宵小”。

  “功率是啥?”陈明廷一时半刻没反应过来,自我领悟道:“你是说几层功力吧?最高九层,我修到了第四层,能狮吼化伥。”

  为虎作伥听说过,为狮作伥陈风还是头一回听说。

  “嗯,来吧。”陈风顿地弓背,摆好擎天击姿势,准备趁陈明廷震慑对方心神时全力搏杀。

  陈明廷用一种“你行吗?”的眼神喵了陈风一眼,心道:你不是土主走后门升上来的吗?那些个称魂师十有八九普通人,你这姿势,是准备开溜?

  怀疑归怀疑,陈明廷身手不闲着,吼地一声,地动山摇。

  只见四头具象化雄狮,从他体内咆哮而出,声波化形,狮吼化伥,陈明廷上来就是狮吼功第四层。

  四周围拢的妖兽,身形一震,识海受到冲击,晕厥、恶心、头胀之感连番涌来。

  几乎是同时,陈明廷只听身旁传来一声踏地的爆响,一道影子就窜了出去。

  在他目瞪口呆中,那些个受了短暂“僵直”效果的妖兽,一个个腾空乱飞,半空炸成肉片片。

  陈风出手,全力以赴,擎天击毫无保留。

  他根本不知道他现在的“野蛮冲撞”在陈明廷看来是有多恐怖。

  称魂歌的扩脉纳海,先天道丸的洗髓伐骨,念珠精华的血肉锤炼,大舌头魂酒的神魂窍魄,再加上称魂得奖励的各种当零嘴吃的丹药,结合几近三百年的修为,这看似平平无奇的蛮力一击,吊炸天。

  陈明廷人都傻了,望着沐浴在血雨下的陈风,有种“大佬竟在我身边,我居然还吼过他”的荒唐。

  想完就打了冷战,冷汗唰唰唰往外冒,内心想道:天玑组恐怖如斯,前有十三,今有十一,幸好十一没疯,否则镇魂司又得干净一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