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我在镇魂司当称魂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四章 大变活人

我在镇魂司当称魂师 夏语楼 2146 2021.06.06 15:05

  “我不会。”陈风吼一嗓子,那家伙,语气神情跟“我最牛笔”不相上下。

  欧举廉下巴都惊掉了,心说:你不要面子的哇?

  陈风这语气神情,在外人眼里,就不是这么个意思。

  什么你不会?看你样子,是你不屑吧?

  抠眼珠子那公子哥,当即就不干了。

  顶着流血的独眼,朝陈风嚷嚷,“下来啊,比比看啊,能比我这活绝,我抠卵蛋给你看。”

  你赢了。

  陈风当场认怂,抠完那玩意,还要那铁棒有何用。

  公子哥见陈风摆手,得意的不得了,念叨道:“还以为是个什么玩意,是个没卵的东西。”

  陈风还没动静呢,只觉得背后一股推力,唰一下就从二楼翻了下去。

  损友欧举廉,举着双手一脸无辜。

  哐~!

  一声轻响。

  陈风稳稳当当,落入大堂,扭头朝楼上望去,“谁推的我?”

  欧举廉人都傻了,心道我就轻轻拍了一下肩,你这做戏太假了吧。

  “你……”公子哥见陈风慢条斯理走来,捂着眼仓惶后退。

  陈风看都不看他一眼,擦着他身,视线聚焦到巧笑嫣然的浣红身上。

  远看花一朵,近看花满怀,真绝色也,我的梦中情人,由我来播种。

  莫不是梦中情人也穿越到大顺朝了……陈风心里升起荒唐的古怪。

  周遭乱哄哄的,陈风来都来了,自然不是来丢人现眼的。

  他朝浣红颔首点头,说一句“借你床榻一用”。

  见陈风走向舞台,掀开丝幔,揭开垫底往身上一捂,看戏的众人呜呜渣渣的,都傻眼了。

  这是……睡下了?

  你确定这是绝活,不是掘坟?

  “你是猪啊。”

  一声愤懑的低喝,垫底掀开,众皆哗然。

  床榻上,两个一模一样的陈风,完全分不出彼此。

  硬是要分,那就是一个一脸淡定,一个愤愤不满。

  嘶~!

  好一出大变活人。

  浣红眼神止不住微缩,这大变活人不是没见识过,都是骗人的把戏,床榻是自家的,根本不可能藏人。

  何况,变出的还是另一个自己。

  陈风一不做二不休,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中,用垫底将铁线陈一盖,退开三步,打个响指,啵的一声,垫底落地,铁线陈消失不见。

  独眼那公子哥,心态直接炸裂,哀嚎一声,“我不信,我不信啊,真是见了鬼了。”

  场外还有人不服气呢。

  “看你从二楼跃下,是修士吧,是不是藏有什么储物法宝。”

  “是啊,要不你也变个一模一样的自己出来?”陈风掏了掏耳朵,一脸淡定。

  啊,承认了,他居然承认了?

  说话之人一时语塞,那种能储活物的法宝,听说过没见过,就算有,我上哪找个一模一样的双胞胎出来。

  陈风真真假假这么一说,反而打消了场中某些修士想要下黑手夺宝的心思。

  欧举廉牙龈发痛,陈风这厮,果然跟陈明廷说的一样,高人藏在我身边。

  陈风这一手,技压四座,就算有人不服,哪又如何,高端的海鲜食材,有时候真不是钱就可以买得到的。

  只能嫉妒心起,眼巴巴看着浣红挽着陈风,往浣红院走去。

  “呸,色胚。”

  “榨干你。”

  “tui,马上风。”

  “三息男。”

  “鹬蚌相怼,必有一死。”

  ……

  各种恶毒的诅咒在众人心头响起,没别的,进去的如果是自己,那又是两说。

  浣红拉着陈风双手,兰花翘指在他胸前一点,推他入座,俯身贴耳,呵气如兰,“爷,你先沐浴,待奴家换身清爽的衣裳。”

  “何不同沐。”陈风闻着香风,碧藕入手,尽是柔滑,内心充满期待。

  “爷,你真坏。”浣红戚戚掩嘴一笑,红袖翻舞,扭腰离去。

  看着浣红圆润的臀儿,陈风憧憬满满。

  由侍女宽衣解带,伺候沐浴,陈风一身健硕的线条,直看得侍女面红心跳,埋头不敢直视,偷瞄着偷瞄着,竟是心不在焉打翻了水瓢。

  “啊,小舒无心之举,望爷海涵。”侍女当即跪下,身下水渍湿了膝盖。

  陈风没这么矫情,轻拉侍女胳膊,柔声道:“你叫小舒啊,我且问你,你家姑娘为什么以绝活挑人?”

  小舒刚站起来,又慌慌张张跪了下去,埋首直摆头,“小舒不知,奴婢就是个伺候人的丫头,四大花魁的事,容不得奴婢多嘴,你就饶了我吧。”

  看这小舒神情,也问不出所以然,别把人吓着了,陈风双臂枕在浴桶旁,微微仰头眯眼,吩咐道:“行了,我就随便问问,你搓澡吧。”

  小舒这才长舒口气,站起身,给陈风抹了胰子,推油一般,不仅给搓澡,还给按穴位。

  封建社会就是腐败……陈风眯着眼享受,内心吐槽,就是胰子的味道太原始了。

  “左边点,嗯,下去点,再下去点……”

  小舒满脸害臊,心里腹议,又不是没伺候过人洗澡,我害什么臊,不过,这位爷,怎么能这样。

  沐浴过后,裹巾入屋。

  屋内灯色朦胧,早有佳人卧榻。

  夜半三更,痛苦摇曳的床榻久不平息。

  哼哼,那位爷,你嘴里嘀咕的都是什么呀,好难为情……小舒下意识松开了耳朵,听着听着又湿了被单,嗯,是一个脆嫩萝卜吃得多的水润姑娘。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