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我在镇魂司当称魂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 刻雕造化

我在镇魂司当称魂师 夏语楼 2276 2021.06.01 19:59

  要说这陈风,也是个小银币。

  从进入妖市发现不对,就撒下铁线蚁,四方寻找真相。

  待到从铁线蚁反馈来的消息,得知有这么二位,梦入神机就已施展开来。

  陈风跟老丈在那打口水仗,何尝不是为了激起老丈心绪不宁,幻境大法好趁虚而入。

  其实陈风也没做特别诡异的修改,只是把老丈座下的蟒妖形象,替换成了自己。

  老丈持着雕刀猛凿,眼中的“陈风”惊讶地叫着“夫君,我是你娘子呀”。

  这一幕可把老丈恶心坏了,那雕刀隐带蓝光,唰唰唰,画笔一样,迅捷无比地空中作画,好一手浮空雕刻手法。

  只见一条大蟒浮雕画中活着扑出,直朝“陈风”扑咬。

  老丈依照“娘子”模样浮雕,这大蟒跟蟒妖一模一样,

  那大蟒实力,竟跟蟒妖不相上下,可见老丈手法,已达登峰造极的极境。

  可见,一门技艺,达到巅峰是何等的可怖,这一点,从搬弄铁线兽能祸乱皇宫的铁线手艺人范大力身上,就可以管中窥豹。

  蟒妖跟大蟒使尽浑身解数,就像在跟另一个自己打斗,一时间陷入苦战,双方都奈何不了对方。

  老丈还从旁面红耳赤叨逼叨,“人是他妈生的,兽就不是他妈生的?吃了小兽,他兽妈不会着急?将心比心啊。”

  陈风搬个小板凳,坐昏迷的陈明廷身边,手里一捧瓜子儿,边看边磕,看得滋滋有味,这可比白嫖阴阳册上的生平好看多了,沉浸式5D电影,也没眼前这出戏好看的好吧。

  不过,看归看,吃归吃,陈风的心思可没停。

  京都城内开妖市,清风楼里卖人心乳鸡,斩妖殿知不知道是一回事?失察之责没得跑。陈风的脑海瞬间就浮出鸦鹊岭保护伞林小牧的影子。

  这妖市冤死这么多人,我怎么没称到与这有牵扯的魂?难道是这方小世界的古怪?

  听老丈的说词,这是受了什么刺激,才对人恨之入骨,以至于都到了一种入魔的状态。

  那蟒妖论实力,看样子比当初在天玑组捶的那头独角仙妖要厉害,又怎么会受一个人类老丈驱使?还和他结为夫妻,难道真的是因为老丈吊炸天?

  个中的隐情,想想就有意思,要不称魂拿奖励嫖生平吧。

  陈风看一阵打斗就开始乏味,两条蟒缠来绕去,箍来咬去,尾巴共振,天动地陷,一会喷毒雾,一会滋毒液,谁也奈何不了谁,跟人打架吐口水差不多,没什么花活儿。

  老丈就更没意思了,刻刀攥手里,精神萎靡,两股战战,好像是完美浮雕出一条大蟒就耗尽心血似的,只能从旁抑扬顿挫喊“666,我滴个宝贝儿”。

  陈风趁场中正酣,铁线蚁大军加入战局,梦入神机完美衔接,在老丈和蟒妖眼里,这铁线蚁大军都是来帮自己的帮手。

  铁线蚁密密麻麻,缠住老丈和蟒妖,一寸寸往上啃噬。

  一人一蟒,还大喊舒坦啊,相公(娘子)这按摩力道真得劲,别闹,搁这打架呢。

  不消片刻,一人一蟒,下半身已成白骨,陈风想了想,把铁线陈从虚空梭里拽了出来。

  陈风往前一指,朝脸色发青,眼神极其幽怨的铁线陈说道:“呐,不是不给你机会,好好表现,证明你是铁线老大的机会给你了。”

  “你是猪啊。”铁线陈憋了半天,几乎是用吼的声音叫了一嗓子,从怀里掏出一条碧玉双头角先生,扑向半身残骨的老丈和蟒妖。

  嘶~!陈风竟然从铁线陈的吼叫中,听出了委屈、发泄、不满、控诉的情绪,再看他手里的家伙什,只差没扶额。

  我怎么造了个这么奇葩玩意儿,虚空梭里那么多称手的家伙什不选,偏偏选了个角先生,你特么不嫌味儿得慌。

  铁线陈能不郁闷?

  陈风用铁线弄巧,丢虚空梭里弄出的那些毛毛虫、扑蛾子、蝎子、蛐蛐儿、蚂蚁、蛆什么的,密密麻麻,到处爬,咱有密集恐惧症的好吧。

  他垫着脚尖躲避铁线蚁,提着角先生,脸色发青,浑身都是鸡皮疙瘩,一口恶气又不能发泄到“那头猪”身上,只能把怨气往老丈和蟒妖身上撒。

  铁线陈咬牙切齿,用角先生狠狠往老丈和蟒妖身上戳去,内心念叨着“你是猪啊,你是猪啊,要不是看你有用,我捅死你,我捅死你。”

  陈风看跟自己一模一样的铁线陈拿角先生捅人的狠劲,脸色怪异得很,一种我没有这般癖好的想法蹭蹭蹭往上冒。

  铁线陈发泄一通,还毛着胆子,狠狠踩爆了几只铁线蚁,这才恶狠狠瞪着陈风,“猪,放我进去。”

  陈风收了铁线陈进虚空梭,脸色发烫,莫名其妙竟然还有些尴尬。

  方才铁线陈瞪自己的眼神和语气,怎么像前世女友发小脾气呢?

  不会不会,断然不会,陈风晃了晃脑袋,把这个“自己爱上自己”的荒诞想法甩出脑外,嗯,我承认,我很帅,我自己也爱,但不是这么个爱法。

  老丈和蟒妖咽气,两者的魂就可看出实力强弱。

  老丈的魂属于刚进入“我是谁,我在哪,我该何去何从”的茫然期,离暴走期还差个头七。

  蟒妖的魂,已怨气滔天,半空开始凝聚魂身。

  不过这在陈风眼里,两者都一样,通通是阴阳册上的奖励。

  玲珑秤出手,不费吹灰之力,阴阳册上判阴阳,魂重星品录生平,走你。

  “魂重三两,二星品质,奖励刻雕造化。”

  舔包掉技能书了,老丈的雕刀被陈风摸尸,在加上这刻雕造化,陈风也可以雕个小白来当药房老板ヽ(✿゚▽゚)ノ。

  陈风现学现用,提神运气,刻刀在手,心中所想,手上跟着动静,却不是手在动,而是刻刀随心动,有种气血被抽离的感觉,难怪老丈浮雕出大蟒,会萎靡不振,这般被他用尽一生弄出的造化,的确不俗。

  不对……陈风中止刻雕造化,看着手中雕刀,这雕刀吸的不止是气血,还有阳寿。

  这雕刀?不是寻常阳间玩意儿?

  陈风迫不及待去看老丈生平。

  却发现这老丈的生平与蟒妖的重合率着实有些高。

  那就搁一块儿来研究。

  这一研究,还把之前在阴阳册上看到的事,给串了起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