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我在镇魂司当称魂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九章 燕慕白的烦恼

我在镇魂司当称魂师 夏语楼 2173 2021.06.13 19:59

  一夜捣鼓。

  外间鸡鸣狗叫。

  天亮了。

  老早就想吃宵夜的陈风,饿了一夜。

  看着眼前的作品,陈风内心打着评分。

  铁线人:琉璃潜意识。

  性别:女。

  年龄:二十三。

  貌美程度:五颗星。

  战斗指数:不祥。

  智商:及格线。

  性格:小家碧玉,温柔贤惠,听话乖巧不顶嘴(整段心中划掉)。

  口头禅:你是猪啊。

  技能:丹青大师级。

  身份:女仆,厨娘,暖床妹。

  陈风把夜里唧唧歪歪,这里不满意那里不满意,指挥他造身体的琉璃敲晕后,总算给她弄好了真身。

  鉴于琉璃的特殊性,再放回虚空梭视为等闲铁线玩意,就太浪费了。

  陈风拍了拍手,很满意自己的作品,给她搁家中守家,实在太合适不过了。

  这家里啊,就应该有点女人气,否则哪里像个家嘛。

  陈风揉了揉黑眼圈,都能听到叽叽叽发涩的挤压声。

  趁着琉璃没醒,陈风打井水站井旁冲凉。

  清晨的凉气一激,整个人精神多了。

  陈风留便条一张,踩着朝露和鱼白出门。

  刚推门出去,就看到大槐树下,有个落寞的小身板在踢树叶生闷气。

  “哟,燕慕白,起这么早,你妹呢。”

  燕慕白一身新装,看那布料,虽不贵,但也是绸布铺子新出的料子。

  手头有富裕的银子,秦淑芬把持家务的能力,慢慢显现出来了。

  屋顶也翻新了新瓦,土墙刷了一层白灰,院墙也补了大半,菜园子的篱笆栅栏都换了新竹条。

  小孩子也穿上新衣服了。

  不错,不错,陈风替五号大叔高兴。

  燕慕白也不抬头,也不应话,一只手撑着槐树,一只手抱在胸前,眼盯着脚底板,拿鞋尖戳土坑。

  看那闷不做声,一个人躲树边的样子,陈风过来人,一眼就看出青春叛逆期小孩的常规操作。

  “再拿鞋尖刨土,鞋子可就坏了。”

  燕慕白闻言,抬头瞪了陈风一眼,闷声闷气道:“要你管。”

  话虽这么说,脚下却是一顿,陈风的话还是提醒了燕慕白,新做的布鞋,可不能糟蹋了,花了不少铜板呢,重要的是,娘亲熬夜给纳的,这么快就穿坏了,要遭板子。

  “走啊,这么早,肯定没吃吧,叔请你过早呗。”

  燕慕白拐了下膀子,甩开陈风过来拉的手,硬邦邦回了一句,“不去”。

  陈风顺势一搂燕慕白的肩,把他往怀里一抻,“热腾腾的豆腐脑和葱油肉饼,真不吃?”

  咕隆轻响。

  燕慕白喉头偷偷蠕动了好几下,梗着脖子挣脱陈风的手臂,“又不是没吃过,能有什么好吃的。”

  这语气,这词汇量,是心动的感觉没错了。

  果然跟五号大叔一样,经常干些口是心非,自欺欺人的事。

  对付青春期小孩,就不能硬钢,陈风深谙此道,闻言,直接牵起他的手,连拖带拽,“行行行,叔饿了,给个面子,陪我吃点呗。”

  “那……行吧。”燕慕白露出犹豫,一副很难为情的样子。

  心理建设杠杆的,心说,呐呐呐,我没有啊,是人求我的,做男人呐,最重要的是讲义气,人家都说不去就是不给面子,这不合适。

  “那给我娘说一声。”燕慕白转身朝土屋,刚张嘴,又哼了一声,气道:“算了,我们走。”

  哦?

  这是跟老娘吵嘴了啊,陈风心里明悟,自己代替燕慕白朝土屋喊道:“秦婶儿,我带慕白去过早,你们也别开灶了,我待会让慕白给你们带早食回来。”

  说完还赶紧拉起燕慕白跑起来,低声说道:“走走走,快走,等下你娘出来了,你就走不掉了。”

  这话正说到燕慕白心坎上,撒丫子跑路比陈风还积极。

  秦淑芬听到声音,应了一声出来一看,哪里还有两人身影。

  “这死孩子,尽给人添麻烦,还跟我顶嘴,我那不是为你好,你跑,跑了就别回来了。”秦淑芬骂骂咧咧的,回头进了屋子,又开始数落燕文姬,“你哥哥不想去,你也别去了。”

  哇~!

  前一刻还晴空满天的燕文姬瞬间阴雨密布,衣裳都没穿周正,从床上滚落下来满地打滚,嚎啕大哭,“我要上学堂,我就要上学堂。”

  ……

  陈风夹起葱油饼放燕慕白碗里,扭头朝摊位的大叔喊道:“豆腐脑给整两碗油泼辣子,我吃咸香辣的,不要糖啊。”

  “我吃甜的,辣油一碗就够。”燕慕白接话朝摊位喊,手撕着热乎乎的葱油饼,还不忘给陈风搁一半。

  “好咧,一碗鲜咸辣,一碗鲜甜香,马上就好,二位稍等。”大叔应着吆喝,还补上一句,“鲜咸辣要香菜不要?”

  “不要。”陈风吃着嘴里的葱油饼,嘟囔回大叔,“有碎花生米最好。”

  “那没有。”燕慕白吃得满嘴是油,替陈风回答,“想吃坚果,得去酒楼,这小摊小贩,哪里卖得起价。”

  “咋回事啊,跟你娘闹别扭了?”陈风看燕慕白吃得满意,郁闷的心情好了不少,跟人唠家常。

  “嗨,别提了。”燕慕白咕隆一声咽下葱油饼,差点噎着。

  他小大人一样,单条腿踩长板凳上,手上的筷子成X状,比划着诉苦,“我娘要我去学堂读书识字,我都这么大人了,这么多年啥也没学,不也过得挺好,再说了,我作为家里眼下唯一的男子汉,是家里最大的劳力不是,我去学堂了,家里重活总不能让娘一个人操劳吧。而且,给先生的束脩要二指宽的肋条肉呢,咱家几个月都吃不上一次,多浪费啊。况且,学堂的先生,是考举屡不中的韩老秀才,他能教出个什么花来。”

  了解了,说到底,就四条,不重视,怕家里没人干活,心疼钱,瞧不上。

  这种心思,在前世广大的穷苦农村,比比皆是。

  其实,也不是不愿意去,义务教育下学费倒是其次,书本费哪里来?去了家里的活谁帮手?读了书,也没见几个能考上名校的,有何用?乡下教师好多都是没有教师资格的临时工,有能力教好孩子吗?

  读书浪费这么多时间,还不如早点出去打工挣钱。

  心态跟燕慕白当下的心态差不了多少。

  你也不能说人家完全不对,大道理讲不通的,周遭环境和家境造就的,有那心但现实拖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