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我在镇魂司当称魂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铁线弄巧,瞒天过海

我在镇魂司当称魂师 夏语楼 2447 2021.05.22 12:04

  陈风称魂得的两不错奖励。

  其一,就来自容贵妃。

  “魂重六两一钱,二星品质,奖励瞒天过海。”

  这范大表哥的神技竟然出在容贵妃身上,着实让陈风惊了一把,不过转念一想,容贵妃生平行事不就这样?

  阴阳册给容贵妃的命格判词也恰如其分。

  “缘木求鱼事多难,虽不得鱼无害反,若是行险弄巧地,事不遂心死枉然。”

  得,弄巧成拙反受其害之命。

  最后显现的图册就吊诡了。

  是一开膛破肚,腹内空空,无丁点内脏的丑妇形象。

  旁配三字:欲色妇。

  其二,就是称魂范大力的奖励。

  “魂重二两五钱,三星品质,奖励铁线弄巧。”

  这奖励很是让陈风眼热,学成铁线弄巧,也能编织出铁线兽大军,这可比纸扎匠弄的纸玩意拉风多了。

  陈风作为光荣的蓝星穿越者,见识上可比大顺朝的人广多了,范大力只能编织些寻常玩意,陈风天上飞的,地下跑的,水里飙的,飞机坦克舰艇啥没见过,若要是仔细捣鼓捣鼓,这世上不就多了一支妖魔鬼怪似的钢铁洪流。

  三星品质的奖励,在陈风看来,恐怕比一星品质奖励还实惠。

  不过,这也不是没有局限性,铁线弄巧,就算陈风整出坦克,那也只是徒有其表,是没法发射炮弹的铁疙瘩,弄巧只能赋予铁线物“生命”,不能无中生有赋予“灵魂”。

  就算陈风弄出一杆半自动步枪,本质上也就是一能动弹的烧火棍。

  阴阳册照例给了范大力一首命格判词。

  “此命推来祖业微,门庭营度似稀奇,六亲骨肉如冰炭,一世勤劳自把持。”

  六亲无靠,自力更生之命。

  如果没有容贵妃这个表妹拖后腿,范大力勤劳一点,日子还算好过。

  却不料入了皇宫这龙潭虎穴,被快刀刘,一劈为二。

  不过,范大力也算性情中人,为表妹报仇殒命,阴阳册最后显现的图册还算正常。

  就一目露凶光,锯齿络腮粗胡渣、凶狠恶煞的莽汉形象。

  旁配三字:片肉侍。

  “???”陈风心道一声带升调的嗯字,片肉侍?

  陈风转眼就忘了这茬,心思全在这铁线弄巧上面。

  心思一活络,接下来陈风就开始打称房称魂工具的主意。

  直秤、墨斗、伸缩簧、吊轮……缠的铁线可不少,很多本身就是铁器。

  陈风以称魂之便行那偷盗……呸,行那损耗之事,东一榔头西一锤子,积攒了不少铁线。

  镇魂司专管称具的老吏还暗地里唉声叹气,称魂师们真命苦哇,看这称具折损的频率,八成是诡异事件越发多了,这不知又要换多少条称魂师的命。

  夜深人静。

  悉悉索索。

  陈风被窝偷偷施展铁线弄巧,在那造人。

  想来想去,最熟悉的莫过于自己,照着自己模样先试试。

  一连几个晚上,弄巧弄出的铁线陈都不尽人意。

  铁线陈活是活的,外貌看上去跟真人别无二致,但是不够灵性,呆板得很,你让他吃饭,他只顾着张嘴,都不带合的,你让他跳脚,他只顾着蹦,不带收脚的,这不是哈儿嘛,啊,哈儿可不行。

  陈风苦思冥想,试了好多种方法,都不得其法。

  “赶明晚试试炼尸秘法,铁线弄巧弄出的东西虽不是尸体,但从死到活的道理大同小异。”陈风嘀咕着将半成品丢进虚空梭,假寐装睡,不睡不行,天快亮了。

  丧锣一响,打工人们就要起床上钟了。

  “十一,你是不是整晚做梦搂姐儿了?”看着陈风假模假式扯呵欠,刚起床的五号大叔盯着他的脸开涮。

  “咋滴了?”

  “一副被掏空的样子,还问咋滴了。”

  陈风自家事自家知,熬夜通宵几个晚上,能不虚?只能装傻糊弄。

  “谁啊?”

  “这北斗科我还能和谁说话?”

  “我啊?”

  陈风一指自己的鼻头,拐肘朝五号挤眉弄眼,“是啊,姐儿可水润着呢,正好,给你弄一脸盆洗脸。”

  “去去去,你留着自己酿酒。”

  五号大叔挥手赶苍蝇,笑得皱纹都舒平了几层。

  啃完馒头喝过粥,扑克脸捏着手里的单子来叫钟,这厮一脸的便秘样,看得站队领任务的称魂师们那个难受。

  曹丘臣攥了攥手里的任务单,闭着眼缓了好大一会,这才冷冰冰开口:

  “一号,地字五号房。”

  ……

  “六号,人字七号房。”

  “七号,地字十二号房。”

  “咿?怎么跳过我了?”五号大叔胳膊肘碰了碰陈风,努嘴朝向曹丘臣,小声道:“这冷面兽是不是来月事了?手脖子抽抽什么?”

  陈风皱起眉来,从曹丘臣压抑的表情来看,这事透着古怪。

  “十一号,人字二号房。”

  ……

  “十五号,地字九号房。”

  天玑组十四个称魂师,除了五号,人人都领了任务。

  曹丘臣抬头望了一眼五号,冷淡的眼神中多了一丝怜悯。

  “五号……”

  曹丘臣低头顿了几息,缓缓开口,“天字……十一号房。”

  沉默,死寂的沉默,然后是哗然。

  陈风趁着人声嘈杂,压低声音捂嘴,生怕别人看到嘴型读唇语,“不要问不要想,等下你在称房外面等我,千万不要进去。”

  五号苍白着脸,看到陈风凝重的眼神,很识趣地默默点头。

  陈风的担忧成为现实,在他的记忆中,第一次正儿八经领任务,一号就领了个天字房任务,翘辫子翘得只剩下一堆头发。

  天子房,自从设立以来,就只有一人活着出来过。

  那就是永不补缺,传说中屠了整个镇魂司的天玑疯十三。

  曹丘臣难得一见走到五号身前,望着他欲言又止,张了张嘴,最后化作一声叹息。

  死人脸老曹,嘴角僵硬地挤出一丝比哭还难看的笑意,轻轻拍了一下五号的肩,干裂着嗓音,罕见地憋出两字,“放心”。

  放心?放什么心?什么意思?这时候要安慰的话,不是应该说保重吗?

  看着曹丘臣头也不回地走远,五号大叔身旁呼啦啦闪出一大片空地,除了十一号纹丝不动,其他称魂师们唯恐沾了晦气。

  “记着我的话。”陈风跟五号擦身而过,又压低声音叮嘱了一句。

  陈风疾步快走,心里焦急,人字二号房称魂造册,引魂入魂井,一气呵成。

  连阴阳册给的奖励,都来不及细看就丢进了虚空梭,更别提吃瓜魂儿的生平。

  陈风连走带跑,远远就看到五号大叔在天字十一号房外急得握拳捶掌心来回踱步。

  “别说话,没时间解释了,记住一条,事后有人问起,一概不知道。”

  “……”五号还想说话,眼前一黑,啥都看不见了。

  陈风意识潜入虚空梭,看到五号局促不安地不敢动弹,心下稍安。

  这虚空梭他早就用半成品铁线陈试验过,死物活物都能装,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测,他还往里扔过耗子。

  为了掩人耳目,更加逼真,陈风施展捏骨术,几息之间就成了五号大叔的模样。

  身为五号的陈风,深吸口气,抚平心绪,既紧张又期待。

  紧张还不是因为天字房的高致死率。

  期待不多提,以阴阳册的尿性,魂儿闹煞越凶,给的奖励星品越高。

  陈风全力运转称魂歌,心默清心咒,遮眼一开,百年修为全力憋着擎天击引而不发,只待等下推门,有没有枣都给先搂它一杆子。

  嘘气嘘气再嘘气,陈风不断调整精气神。

  要说陈风内心不怵,那是虚的。

  所谓富贵险中求,高风险高收益,堵命的买卖,咽糠还是恰肉,就这一铺了。

  陈风用脚尖垫开门缝,没见异常,心下稍安,心一横,迈步进门。

  刚一进门,还没看清天字房布置,顿时就是眼前瞬间黑屏。

  陈风……人……没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