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我在镇魂司当称魂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 念珠金液

我在镇魂司当称魂师 夏语楼 2160 2021.05.28 19:59

  三滴金灿灿悬浮半空。

  光是那色泽,陈风下意识咽了口口水。

  陈风审视半天,未见异常,拿手指尖尝试着戳了戳。

  当时是,一道金光乍现,瞬息又没。

  陈风竖着手指,指尖金光一入,还没往回缩手指,感觉就已被动吸收。

  那看似小得不起眼的液滴,顺着陈风指尖,在他体内掀起惊涛骇浪。

  陈风感觉自己血脉沸腾,内蕴窍穴犹如藏龙纳凤,金鸣之声宛如洪钟大吕,被先天道丸改造过的身体再度拔了一个高度。

  许久没有往外溢的灰霾,又丝丝缕缕开始往外蔓。

  这次蔓出的更加精纯,都快成实质的丝线了。

  陈风感觉,身体再度变得轻盈,先前是拨开乌云见日月,现在是站在日月上搅乌云,有另外一番脱胎换骨的体悟。

  最为重要的是,陈风明显感觉自己阳寿增加了。

  要问怎么知道的,这称魂师天天称魂,媒介物就是寿元,虽说是虚的,但接触多了,心中自有度量衡。

  “好东西啊。”陈风吸收完一滴金液,默默回味。

  这是众生之念凝结的念珠精华,一滴容纳十万念,送子娘娘收集了好久,才得了这么三滴,被陈风摘了桃子。

  念珠精华可不止增加寿元,改造自身这点功效,搁在大能人手里,可玩的花样多了去了。

  也就是陈风,不懂其中门道,阴差阳错就这么吸收了一滴。

  不过对他的提升不可谓不大,光是阳寿这一出,就值了,陈风摆渡船上付船资阳寿一年,称个天字房的魂阳寿十五年,月余来称魂用的都是称房的工具,多多少少的阳寿算不清,反正也不少,这笼统算下来,损失的阳寿没有三十年,也八九不离十。

  如没有意外,不出多久,就算没有诡异发生,陈风就得阳寿耗尽,“寿终正寝”。

  这下好了,有了玲珑秤当称魂工具,再也不用担心花费寿元。

  如今又有金液大补,阳寿蹭蹭蹭往上顶格的冒,陈风,稳妥了。

  还剩下两滴,陈风还想着尽数吸收。

  称房忽然就抖动了起来。

  地震了?又有什么东西袭进来了?

  陈风目瞪口呆看到称房开始蠕动,骇得想都没想,连瓶子带念珠精华收入虚空梭,连续施展瞒天过海、大衍四九术。

  咿?不用施,已成被动了?

  不单单是陈风所待的称房蠕动,是整个镇魂司都在蠕动。

  不同于之前蛮鬼袭来、道人大战六舌时候的蠕动,那一次是被动,而这一次,是主动。

  镇魂司精钢大门上,被道人两根“筷子”就搞定的稚童脸的照妖镜和树皮脸的镇魂碑,瑟瑟发抖。

  “祂要醒了,祂要醒了,明显不同于前几日那次的意志降临,完犊子了,完犊子了。”

  “跑不?”

  “你脑子瓦特了?”

  “哦,我差点忘了,我们本来就是祂身上的鸡眼儿。”

  “你才鸡眼儿,你全家都鸡眼儿。”

  ……

  风火两相,亦男亦女的金封尉,正在镇魂司密室修炼。

  他手掐法诀,双手快成残影。

  数道杀阵中封印的一卷帛书穿越虚空,直入魂井。

  少许,蠕动静止,镇魂司恢复如初,燃烧一角的帛书飞回原位。

  金封尉冷汗湛湛,吁了一口长气,“幸好有太祖当年留下的契书至宝,否则事情就大条了,也不知祂受了什么刺激,差点苏醒过来。”

  不知暗中引得大佬都心生感应,差点醒来探个究竟的陈风,正四下乱窜呢。

  镇魂司的蠕动,改变了各间称房的布置。

  有了蛮鬼夜袭那一晚的经历,他心中狐疑,更加确定这个镇魂司,好像整个都是什么活物。

  “不会是在什么鬼东西的肚子里吧?”陈风想到这个可能,脸色都快苦成了麻花。

  这一路闯将过去,眼前豁然开朗。

  那道悬浮在半空,似游走的白色漩涡横在当空。

  魂井怎么偏移位置,出现在这里?陈风狐疑,心下又是一凝,方才实力再度提升,看向漩涡里的白色尸山血海,已经不再发晕。

  他小心谨慎,一点点看实,发现那些尸山血海,都不是真实的,而是由数不清的魂,像燃料一样绘成的浮雕画。

  不是说投入魂井,魂就上了轮回路吗?怎么还滞留这么多?是阴间公务员休假了?不能吧。

  陈风谨小慎微,再次发现亮点,那些引得称魂师诡异不断的灰霾,就是从这魂井溢出的。

  原来症结在这,镇魂司肯定是知道的,为什么不排除这个危险因素?

  太多的为什么在陈风脑海冒了出来。

  陈风还在那小心打量,一条苔黑舌头,从魂井里舔了出来。

  陈风吓得,遍体生寒,呼吸都凝固了,冷不丁这么一下差点吓尿。

  那苔黑舌头舔了舔,好像长了眼睛一样,上上下下打量陈风。

  陈风不敢动,眼珠子都是直的。

  心里却是在想……呐,你和道人对峙的时候,我可以帮过你的,你可别恩将仇报。

  苔黑舌头不走,陈风也不敢动。

  就这么保持静止状态,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陈风想了想,自己今日称魂上百,刚魂重造册完毕,魂魄还没引入魂井呢,这苔黑舌头是不是魂井里的监工,从这收过路费的?

  陈风不知道,他也不敢问。

  看那苔黑舌头吧唧吧唧的样,出自魂井,肯定跟魂儿有关,陈风决定冒险试试。

  陈风先引出五条魂,大舌头“看”了过来。

  有戏……陈风艰难地挤出一丝尬笑,魂儿往前一推,轻语道:“孝……孝敬您老的。”

  苔黑舌头吸嗦一声,也不见它张嘴,有嘴没嘴的,反正陈风没看清,那五条魂就没了。

  晕……还在那杵着不走。

  陈风再引十条,示意别客气,您呐自便。

  吸溜……

  再来十条,还是吸溜。

  陈风索性最后一把直接梭哈。

  几十条魂,游荡在半空,小有规模。

  苔黑舌头,人性化地愣了一下,这才吧嗒吧嗒一顿舔。

  嗝……

  苔黑舌头僵在半空,舌面上还残留一条半截身的魂儿。

  它慢慢悠悠转身,嗖地一下快速没入魂井。

  这尴尬的样子,跟嘴角挂着菜叶,吃得正嗨,还来不及下咽,突然打了个嗝的娃,没什么两样。

  陈风这才虚擦一把冷汗,深吸口气,一刻也不敢多停留。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