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我在镇魂司当称魂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二章 醉心坊赏花魁

我在镇魂司当称魂师 夏语楼 2079 2021.06.05 11:59

  心情愉悦地出了天玑组。

  陈风得回造册科复单。

  也就是称魂造册的魂重资料入库。

  这里有丘臣的班房,搁现在来讲,就是临时办公室,跟吹牛打屁的茶水间差不多。

  迎面就碰上本家兄陈明廷。

  这厮一大嗓门,重重拍着陈风肩头,“昨儿个吃饭的事黄了,我跟欧举廉商量过了,今儿给你补上。”

  欧举廉闻讯也凑拢过来,折扇一摇,拍手里一收,摇头晃脑道:“食色性也,口腹之欲没满足,雕虫小技保证让陈兄满意。”

  陈风就佩服欧举廉,雕事都说得这么清新脱俗。

  “休要拉我下水,我陈某人正人君子,不是那种人。”陈风义正言辞,作为长在红旗下的好青年,黄赌毒之歌,那是张口就能来。

  ……

  醉心坊。

  是建立在桑水河畔的涉水园林。

  一半在岸,一半在水。

  这里是有名的销金窟,也是京都最大的美人窝子。

  但凡夜幕降临,那家伙,灯火通明,鸡鸣深深入耳,河水为之染色。

  还有好事之人,指着染色的江水,称之为“桑水传奇”。

  传说这桑水传奇能治软塌之症,可见这醉心坊得有多少服了回春丹的老爷们日夜操劳,排泄物才能把这江水都融了回春丹的药效。

  “浣红,明袖,添翠,云香名满京都,四大花魁之首。”

  “四人合称红袖添香,是醉心坊的招牌,从来只有四人挑客,还没有见过客挑四人的历史。”

  陈明廷、欧举廉两个LSP为陈风介绍。

  三人早已二楼雅间就位,带悬内阳台设计的那种豪华包,醉心坊大堂一览无余。

  雅间内酒桌早已美酒佳肴摆上,伺候的小姐儿,人手一个,都不是凡俗物。

  软玉怀香,檀口温酒,好一番享受。

  正人君子陈十一KTV老手,新教的十五二十,只把身边的小姐儿灌得直呼受不住。

  “那红袖添香怎么不见,莫不是今日不出台?”

  “出台?”欧举廉搂着小姐儿香到人怀里,抬头望一眼陈风,擦着嘴角的胭脂,道:“陈兄弟妙人啊,出台这个词用得极为传神。”

  陈明廷推开身旁姐儿,咣咣干饭,闻言鼓着腮帮子插嘴道:“陈兄有所不知,这醉心坊的四大花魁是不站柱的,有独栋院子,每日出一人大堂献舞,想要做那入幕之宾,同样得献艺。”

  “玩得还挺文艺。”

  “可不是嘛,爷。”陈风身旁的姐儿给他酒杯添酒,嘟囔嘴道:“人家不仅琴棋书画样样拔尖,还有绝活呢。”

  “绝活?我还缠山找子龙呢。”陈风腰间比划个手势,在场中人秒懂。

  姐儿噗嗤一笑,嗔怒道:“你果真是个妙人,指不定能入四大花魁的眼。”

  陈风心说,那还稀罕说,我白嫖几首诗歌,信不信就能让尔等颅内高潮?

  在这大顺京都,以才气赢个许……不是,陈白嫖的花魁杀手名号出来,那还不是手到擒来。

  说话间,大堂就暗了下来。

  丝竹瑟叩、钟磬撩拨,乐色之下,轻歌曼舞。

  一群舞姬簇拥一薄纱帷幔飞出。

  帷幔之内,轻纱流水,红床暖阁,满身丝帛红绸的花魁之一,裸足伸出。

  单单这一出若隐若现的恰到好处,直接引来数不清的吞咽声。

  “浣红喜红,明袖喜白,添翠喜绿,云香喜蓝,今日是浣红献舞。”欧举廉眼神从未从那床榻上移开,喉头动静颇大,艰难给陈风做知识点普及。

  陈风却是另一番心思,这全红打扮一般人很难hold得住,还整道具花活,这浣红真就这么出类拔萃?咱前世可是阅女无数的硬盘侠。

  不过等浣红犹抱琵琶半遮面地扭出真容。

  陈风手上的酒杯倾泻下酒水,仍浑然不知。

  久经硬盘磨炼的陈大侠,看直愣了眼。

  怎么可能?好像我的梦中情人?

  陈风只觉一道激流闪电劈来,头皮发麻。

  但见床榻上轻歌曼舞的浣红。

  腕白肤红,指如削葱,杏眼横波眸剪秋水,鼻如悬胆色若琼瑶。

  轻施脂粉如朝霞映雪,形同满月有梨涡两点。

  唇红润美有芙蕖花香,齿如含贝而外郎内鲜。

  腰骨纤细,款摆杨柳,纤纤随风,盈盈一握。

  脐如朱丹,形状匀称。

  臀儿丰盈显翘,放酒樽而不落。

  绝代佳人不过如是。

  陈明廷也张着嘴,一脸哈巴狗的样子,直嘀咕,“看了多少次了,仍旧看不够,这是我的梦中情人啊。”

  欧举廉念念有词,颤抖吟唱,“只在梦中方可见,人间那得几回闻,是也是也,是我梦寐以求的女子也。”

  陈风嘬着牙花,牙龈上火,痛得厉害,怎么一个个的都是梦中情人,这明明是我的梦中情人好吗。

  嘶~!

  陈风内心一惊,这不对劲,每个人的梦中情人不可能是一样的。

  他遮眼看去,又是一惊,眨巴眨巴眼,眼前的浣红并无诡异,真真儿的如自己所见。

  “欧兄,你梦中情人是什么模样,给我说道说道。”

  “起开。”欧举廉拍掉陈风搭上来的手臂,眼神都不带拐弯的。

  “本家兄?”陈风捅了捅呆若木鸡,喃喃念叨的陈明廷,“本家兄,你裤子湿了。”

  “啊,啊,哪里,没有,不是我。”陈明廷往下一捂,面红耳赤,却发现是陈风这个坏胚子往他裤角泼了半杯酒。

  陈明廷长舒口气的同时,又不免有些做贼心虚,支支吾吾数落道:“本家兄,我这正兴头上,被你当头一棒吓得缩了三寸,往后若是雄风不在,定叫你好看。”

  三寸?岂不是才十厘米?

  陈风神色古怪往他湿裤一瞧,蔫坏地捂着手做喇叭状,小声喊道:“喂,你还在吗?”

  陈明廷当即羞得直拿手掐人。

  “本家兄,实话实话,你看这浣红什么模样,给我描述描述。”

  “你自己没长眼,不消自己看啊。”陈明廷瞪了一眼怼他一嘴,末了还是不情不愿道:“这个妞儿,倍儿美,我看着就想娶回家。”

  得,白说了,用词够直白。

  陈风只能指望有点墨水的欧举廉了。

  不过,看他一脸痴迷样,沉醉在自己世界YY不止,陈风心叫一声又没救了一个。

  男的不行,只能寄希望于女的。

  陈风正要找身旁姐儿说话。

  乐声停了,歌舞也落了下来。

  身旁的小姐姐,兴奋叫一嗓子,都破音了。

  “浣红姐姐的绝活要来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