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我在镇魂司当称魂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六章 老丈和蟒妖的姻缘

我在镇魂司当称魂师 夏语楼 2250 2021.06.02 11:59

  老丈本名林恩达,家住苍州,从地势上看,与鸦鹊岭隔着一沧澜山脉。

  他老爹是个雕刻匠,专给人刻墓碑的。

  子承父业,这在旧时代,是规矩。

  但又有不成文的规矩。

  跟相声行当一样,跟师兄弟们交换收徒。

  老林收了王师弟的儿子小王当徒弟,王师弟收了小林当徒弟,林家在镇上,王家在山上村庄,两家隔着远,两家的孩子,一周才回自家一次,索性都是师兄弟的孩子,当儿徒养。

  儿徒跟普通徒弟可不一样,哪里不一样呢?

  就是打板子的家伙什不一样。

  字雕歪了?

  普通徒弟一顿竹板子,儿徒一顿扁担。

  小林有一天被老王打狠了,怀揣两鸡蛋赌气躲林子里玩离家出走。

  天下起从未见识过的瓢泼大雨。

  阴差阳错,救了正在渡劫的蟒妖。

  蟒妖报恩,守着小林长大,给他当了媳妇。

  学艺有成,小林长大成人,回了自家。

  小王从小在林家学手艺,看惯了镇子上的繁华,过惯了富裕的生活,那隔壁街的翠花眼瞅着就能亲上嘴了,这就要打回山旮旯了?

  小王心生歹计,想要弄死小林。

  结果,被蟒妖发现,吞了。

  小王消失不见,王家人不干,老王闹了起来。

  闹得不可开交,最后发展成林家和王家两个家族开始群殴。

  蟒妖一看,日子没法过了,既然事情因王家而起,那行,把王家全灭了也就消停了。

  蟒妖寻了鸦鹊岭一刚成事没多久的鸟妖。

  这鸟妖,就是彭员外家吃了舍利子开口说话的那只乌鸦。

  没错,就是它,后来给妖王办砸了事,被妖王拍死准备给弄镇魂司递话,还没成行,又反手被林小牧给卖了,结果被陈风称魂得了一捏骨术的那位倒霉蛋。

  这鸟妖这会才刚成事没多久,林小牧还没生。

  能化形的蟒妖找上门来,吓得小鸟妖直喊祖奶奶。

  蟒妖吩咐鸟妖,去把王家庄灭了,完事,给你一颗化形丹。

  鸟妖答应的好好的,转身就把差事交给了收来的小弟,小弟再转手,分包给了另外一山头的胡皮子,这手层层转包的手法玩得妙,也是因为这样,鸦鹊岭才暂时没被斩妖殿盯上。

  胡皮子是一出马仙,在外收了一众山贼当出马小弟。

  天刚撒黑,山贼就冲进王家庄,烧杀抢掠,把人整个村庄都屠了。

  人为的,自然就用不上斩妖殿、伏魔堂、镇魂司,官兵围剿,剿了个寂寞,山贼有出马仙当眼线,来去如风,根本不跟官兵打正面照,这事最后也不了了之。

  要说这山贼窝啊,后来的某一代贼子,还跟陈风前身有过牵扯,把前身掳了卖给鸦鹊岭的鸟妖,差点给裹面粉油炸。

  林家太平了,日子接着过。

  可惜,不完美。

  日子这么久,林家媳妇肚子不见大。

  能大吗,一个人,一条蛇,玩个蛇皮,基因不对等的。

  灭王家庄一事,蟒妖不是和鸟妖勾搭上了吗。

  蟒妖不仅给了鸟妖化形丹,还给鸟妖找了后台,也就是后来拍死鸟妖的大妖。

  鸟妖跟了大妖,得了任务。

  就是把鲲鹏遗蜕精华寻人间女子给怀上生下来。

  其中之一,不就是钱小舒吗。

  蟒妖正为怀不上林恩达孩子着急上火,鸟妖找上门来,把鲲鹏遗蜕精华送了一颗给蟒妖。

  蟒妖炼化掉鲲鹏遗蜕精华,疯狂跟林小伙造人,没过多久,真怀上了。

  数着日子,怀胎九月,哧溜,生了,二连发。

  老林两口子挤一块去瞧,妈妈耶,老二还好,纯正的男婴,老大是个啥啊,上半身是蛇,下半身就两条腿是人。

  老大生来就能说话,吐着开叉的舌头,嘻嘻一声“爷爷奶奶你们好”。

  蹦瞪蹦瞪两声响,老林两口子吓得直挺挺往后倒,眼睛一闭,撒手归西。

  喜事丧事赶一块,两老的死换来两孩子的出生,林恩达悲哀一阵也就想通了,权当父母的命在两孩子身上得到延续。

  林恩达有了这心态,自然把两孩子宝贝的不行。

  有了孩子得取名。

  姓林没得跑,老大是半兽人,就叫林莽,音同蟒,纪念两人的人妖恋。

  老二,是混血儿的纯人类,希望他长大了不会对蟒妖有成见,就叫林孝母,不过这样子太直接,林恩达索性也给来了个谐音,林孝母更为林……小……牧。

  林莽这长相,指定不能放家里养,蟒妖托给了鸦鹊岭。

  一晃,就是几十年。

  林恩达雕碑的技艺炉火纯青,远近闻名,但人老了,背也佝偻了,蟒妖还是娇滴滴的嫩出水。

  此时的蟒妖虽不是人,但比人有良心。

  为报答当年小正太林恩达躲避天雷救命之恩,守了他一辈子,也恩爱了一辈子。

  林恩达也算是好人有好报,最终寿终正寝。

  记住寿终正寝这四个字。

  蟒妖舍不得,吐纳本命精华为林恩达续命,还跟前来勾魂的南斗科称魂师大打出手。

  此时来勾魂的南斗科称魂师,不是别人,正是七杀二号。

  不打不相识,七杀二号路子野得很,说道,你不让我勾魂,也行,把你本命精华分我一半,我教你复活之法。

  蟒妖应了,果真分了一半本命精华。

  七杀二号依照承诺,给了复活之法:去杀一个阴艺六脉之一的掘穴工,在他发阴俸的日子,将你夫君的尸体和他的尸体埋在一处,记住了,棺材板一定要盖实,不听到动静,万不可掀开,否则就不灵了。

  为什么要找掘穴工呢,这阴艺六脉做死人活计,但凡阳人领阴职,那都是在用寿元干事。

  而且这掘穴工,掘的是阴脉,通的是阴阳,冥冥之中能阴阳连接。

  杀个掘穴工,在发阴俸的日子,就是生死墟向阳间开放的日子,两尸体裹一块,七杀二号能借掘穴工的阴阳道引林恩达的魂偷渡,再以掘穴工的魂去充数。

  说来简单,其实操作复杂。

  七杀二号收了好处,尽心尽力办事,林恩达不仅自个掀棺材板活了,手里还攥着一把泛蓝光的雕刀。

  七杀二号见了雕刀都愣了一下,支支吾吾说不透来路,反正眼中带有忌惮,他是大概知道但又不怎么确定。

  林恩达不仅活了,本身雕碑的手艺就已登峰造极,再有这雕刀那更是如虎添翼,雕什么活什么,要不是七杀二号临走前说不要乱用雕刀,否则寿元有损,林恩达还想把老父母给雕刻出来复活。

  林恩达复活,林莽远在鸦鹊岭,自然是不知道的,林小牧也是后来才知道,知道后才暗道一声坏了,我把老爹的死托一耗子精告诉老哥了,这会估计正往家奔丧。

  林莽孝顺,不仅自己奔丧,还带了一群朋友,引人回家吊唁。

  这朋友都是跟他差不多,道行不深的小妖,连人形都不会化。

  平时一个人回家还偷偷摸摸,这次这么多小妖出山,自然就藏不住。

  好死不死,又正赶上附近十里八乡的围猎节,到处都是赶山的猎人。

  这群小妖误入陷阱不说,还被无数条猎犬撵得满山跑,末了全被一网撸了。

  猎人们边喝酒边打趣,哟哟哟,这蛇人还会瞪人呢,来来来,递把刀子来,我切个蛇胆尝尝,听说能明目,看看味道是不是跟普通的不一样。

  我看咱这炊具也齐全,炖一锅蛇羹吧,听说这种半兽人,肉质鲜美,吃了能多活几年。

  屁呀,光炖蛇羹多浪费,瞧见没,这网里还有一狸猫呢,来来来,让我来,做个龙虎斗,吃了浑身都是劲,晚上好抱婆娘。

  林莽就这么被猎人吃了,被人给吃了。

  林恩达一家紧赶慢赶,闻讯赶来,已经迟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