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极乐不见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万念俱灰

极乐不见乐 汀拓拓 1875 2020.09.16 09:50

  一轮圆月高高地挂在天空,女子如猫儿般灵活地穿梭在房梁上,她的目的地是皇宫。

  她不相信,她要去皇宫找那人问个清楚。

  “百里策,你给我滚出来?”

  华阳宫,天启国皇帝的寝宫,夜乐此刻被一群守卫团团围住,他们手拿长枪对准夜乐。

  “陛下的名讳岂是你能直呼的!”一带头的守卫厉声呵斥。

  夜乐一个凌厉的眼神,那人吓得往后退了两步。

  大门打开,百里策从里面走了出来。

  “小姑娘,我有什么地方得罪你了吗?”说话的正是百里策,他桀骜不驯,满脸不屑。

  “你是没有得罪我,但你辜负了你的子民对你的信任,你枉为一国之君!”

  “小姑娘,话可不能乱说,现如今,风调雨顺,国泰民安,整个天启国在陛下的治理下越来越好。”

  百里策身旁的太监唯唯诺诺地歌颂者着百里策的功德。

  “如今的风调雨顺是多少人的命换来的!”

  “不知陛下可还记得夜九天?”

  “当然,他可是朕年轻时候的左膀右臂,可惜英年早逝!”

  “那你为何要置他于死地。”

  “放肆,你好大的胆子!”百里策发怒了,他可是一国之君,岂可让一个小姑娘像审犯人一样审问。

  “你做了什么你心里清楚!”

  “你究竟是谁?”难怪昨日晚宴上他就觉得此人有些面熟,心中的猜想正一步步被证实,如果他猜得没错。

  “你心里不是已经有答案了吗?”

  “你是夜家人?”

  夜乐不反驳。

  “不错,我今日只想为那惨死的一百二十口人讨个公道。”夜乐满脸杀意。

  “请陛下回答我,为何要对我将军府一门赶尽杀绝!”夜乐铿锵有力,字字诛心。

  “小姑娘,空口无凭,站在你面前的可是当今圣上!”讨人嫌的太监。

  “圣上又如何,难道圣上就可以罔顾他人的性命,把人命视做草芥?”

  “哈哈哈!哈哈哈!”

  百里策突然狂笑不止。

  “那是他自找的,你听过那首童谣吗?”

  童谣?夜乐想起来了。

  “啷里个啷,啷哩个啷,天启出了个大将军,他是百姓的大救星!”

  其实历来皇帝都生性多疑,忌讳臣子功高震主。

  君臣相处之道,自古以来就是一门讳深莫测的学问,高高在上的帝王既要臣子们的忠心耿耿、听话顺服,又需要臣子们的真才实学、过人能力。

  夜乐瘫倒在地,就因为一首童谣,这是什么道理。

  “起因竟是一首童谣,你的良心难道不会痛吗?”

  夜乐泪如雨下,声嘶力竭。

  “要怪只能怪他自己,不知收敛,他活该,哈哈哈,将军府的余孽,你今日也别想走?”

  “我杀了你这个昏君!”

  夜乐纵身朝百里策杀去,这些守卫岂是她的对手。

  剑刺进肉里的声音,怎么会,中剑的不是百里策。

  “阿夜,他即使再坏,也是我的父亲,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他死在你剑下!”百里晟一口鲜血喷出,夜乐不敢置信地把剑拔出。

  “百里!”夜乐惊呼。

  “晟儿!来人,快叫太医。”百里策快步上前扶住自己的儿子。

  “可你知道,我不会放过他,这是我活着的唯一信念。”夜乐绝望地看向百里晟。

  一个是他至亲之人,一个是他至爱之人,谁受伤都是他不希望看到的。

  百里晟挡在夜乐与百里策之间。

  “你让开,此事与你无关。”

  “阿夜,我知道我没资格劝你放下恨,但如果你非杀不可,我愿意用我的这条命换我父皇的命!”

  他怎么也没想到,凶手竟然是他的父皇,心中五味杂陈,但在看到夜乐的剑刺向他的那一瞬,他还是毫无顾忌的冲了上去。

  “敢伤我晟儿,今日你别想活着离开这里。”百里策愤怒到了极点。

  “暗枭何在!”

  天上地下一下子多出了十几人,他们都是统一穿着黑衣,蒙着面巾。

  夜乐处于绝对劣势。

  “父皇,你放她走吧。”

  “晟儿,如若我今日放走她,来日她便要来杀我。”

  “她不会,儿臣相信她。”

  “哼!”百里策一声冷哼。

  暗枭个个手拿弯月镰刀,十几人同时向夜乐发动进攻。

  他们下手狠辣,招招致命,一阵阴风扫过,夜乐腰部中了一刀,血汩汩地流出,夜乐撕下裙角简单地包扎了一下。

  “父皇,儿臣求你了,放过她吧。”

  百里晟抓住百里策的衣角,苦苦哀求。

  夜乐继续和暗枭纠缠着,腿上,肩上各中了一刀。

  “不要!”百里晟失声尖叫。

  差一点,只差一点,夜乐的脖颈出现一道细如铁丝的伤口。

  “来人,把太子带下去!”

  “父皇,父皇,儿子求你了,此生我从未求过你任何事,只此一回,以后你要我做什么我都答应你。”

  百里晟忍着剑伤不停地朝他的父皇瞌头。

  这女子竟有如此大的魅力,留下她将会成为我儿的负累。

  暗枭成员大多是亡命之徒,其中不乏魔域之人。

  百里晟被击晕,他被两名侍卫带走。

  “哈哈哈,哈哈哈!”

  夜乐杵在地上,绝美地笑了,人的一生就是个笑话,父亲为之付出一切的舍弃了他,这世界还有什么道理可言,她有些累了。

  “杀无赦!”

  “百里策,我诅咒你,死后下十八层地狱,不得好死。”

  她万念俱灰,举起剑放在自己脖颈上,她不会让这些人再杀她一次,决不!

  此时流华宫,玉笙寒胸口发慌,感觉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快失去。

  他手指微动,快速地盘算着。

  不好!

  玉笙寒一瞬就消失在原地,剑被弹飞,玉笙寒出现在夜乐身边。

  “我流华宫的人你们也敢动!”

  “你这又是何苦。”

  玉笙寒抱起夜乐,消失在原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